特别报道】  第 961 期 2007-11-20
回忆我的读书之旅
朱光磊 点击:3472
【字号 】 【 关闭
  书不可不读,也不多读。古人有云:“读万里书,行万里路。”就是说多读书后还需要与实际的世界相结合。然而对于我辈无盘缠行旅天下之徒,只可在淘书上获得非凡的乐趣。
  我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从老房子搬到新公房,少了玩伴,像锁在笼里的鸟儿。幸好楼下不远处有个书摊,我唯一的乐趣就是放学后在书摊上翻阅小人书,一本接着一本看。书摊老伯是个驼背,对不花钱白看书的人很是愤恨,说:“翻书不得超过五分钟。”然而奇怪的是他从来不赶我,害得同学疑心我是他远方亲戚。我每次都可以尽情得看,直到老板直起嗓门吆喝道:“收摊喽!”于是我就默默地立在一旁,悄悄地看他将我看到一半的那本书搁在哪堆书里,这样明日就不用费力找书。
  我母亲很疼我,经常给我零钱嘱咐我放学后买“条头糕”吃。我要买书,她总是不答应,以为书虽多,都是字典里的字反复组合而成的东西,有一本字典也就够了,犯不上买了又买。母亲的逻辑是挺奇怪的,何况气势又咄咄逼人,我知道哭闹不管事,就只好将糕点钱挪作它用了。为了不让母亲知道,将书藏在了床底下,趁父母不在的时候拿出来看。终于母亲在换季大扫除的时候发现了我的秘密,结果是挨了一顿骂,又取消了糕点钱。买糕点不许我经手,由母亲买好后给我。
  我仍然留心积攒零钱买书。尤其是每周日去外婆家,外婆常常给我零钱,于是周一下午就是我进行采购的时刻。不久看遍了书摊上的所有小人书,比如戴敦邦的《红楼梦》,王淑晖的《西厢记》等等,现在这些都成了收藏的名品,我那时也可算作开始了中国画的初步鉴赏,这也或许是我久久不能接受日本漫画的根由吧!当时分明感叹画得很美,并且将上面的故事告诉同学听。
  后来年级渐渐高了,字也认识了好多。我逐渐看起全是字的书,初看不甚习惯,后来觉得虽然没有插图,但是比小人书描写得更为细致,内容也更丰富。我迷上了看古典演义小说,当时不知道这是野史,只当古代真是如此的,发誓要将历朝历代的演义看完,以为自己就能通古今了。于是一有时间就看书,放学的路上需要半个小时,我觉得浪费了太可惜,练就了一边走路一边看书的本领。有时看得起劲,就坐在河边的石凳上看。彩霞夕照的时分,被焦急的母亲一把耳朵拎回家。上课的时候,书放在书桌洞里,我胆子比较小,趁老师转身板书的时候,抽空瞅上几行,随后又装作听课样,心里盼着老师再一次板书。学校看书防老师,回家看书防父母。我的房间在他们房间旁,晚上看书看晚了,他们就会敲着门说:“可以关灯睡了!”我拉了灯,过了十分钟,肯定他们睡着了,又开灯看书。但是有时他们并没睡着,隔着门上的气窗看见微光,仍然会强制命令我睡觉。我不是没试过蒙在被窝里看书,但实在透不过气来,只好作罢。于是将几层旧报纸叠起来,用胶带纸糊在气窗上,外面看起来黑咕隆咚,实际上我正捧着书看得津津有味。
  大家知道我读书很多,就是作文写不好。其实我心里很鄙视作文拿高分的女生,只会一套叠加形容词的把戏。《优秀作文选》等类似的书,或者是教学辅导书我是从来不愿意看的。我几乎认为这些都不是书,真正的书能让人快乐,能让人思考,而这些书只是令我一个脑袋八个大。除此之外,我基本上什么书都看,武侠和言情因为有段时间大家都看,所以我就不看,以显示自己的不同。现在想想,有几分遗憾,但好在还看过一些侦探小说、科幻小说以及鬼故事等属于文学殿堂旮旯里的书,比起那些纯看武侠言情的同学,略胜一筹。后来又有一段时间迷恋外国文学,特别是屠格涅夫的作品,颇感亲切。
  当时以为自己应该是模范的文学青年了,然而改变我的是林语堂先生的《吾国与吾民》。语堂先生这本为美国人介绍中国文化的书也成为我了解祖国文化的入门读物。性灵文学使我接近了道家思想,当我经过语堂先生的跳板,从而手执《庄子》翻开逍遥游的那一篇开始,我知道人类智慧殿堂的大门在我面前敞开了。我无法满足作为一个文学青年,我需要哲学思维来滋养我。于是开始看先秦诸子,以及儒释道三教的代表书籍,进而开始啃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西方哲学著作。我认为哲学是橘子粉,文学是橘子汁。一点橘子粉,就能泡开一大杯橘子汁。
  以前不理解五柳先生“读书不求甚解”的话,想想小说书有什么不能解的,现在才知道陶先生所指是需要生活体悟的古代经籍。哲学书的世界完全是思维的海洋,波谲云诡,匪夷所思。我遗憾地发现旧日很要好的文学青年朋友与我谈话中隔阂起来,真不知道是自己变了还是他们太感情化了。想起禅宗里的语录:“出世间法不离世间法”,才知道还有更高的境界待我去攀登。
  我现在假期回家,仍很怀念小时读书的时光。只是书摊没了,学校也变更了。父母亲尊重我选择的哲学专业,也不再拦我买书。现在去书店基本上不再光顾文学柜台了,购书也只是选择“商务印书馆”和“中华书局”的书。学术搞得很紧张,却少了读闲书的惬意。我坐在河边的石凳上,河水依然清澈流淌。我望着河底的倒影,被波光荡漾得几分凌乱,少年时代蕴藏在垂影里如水波一去不返了。
  我发现水里的影子多了一位弯曲的形象。那身影是如此熟悉,却又记不分明。扭头看去,尽是小时的书摊老伯,岁月在他额前刻下了了几道皱纹,脸颊瘦了些,由于腰弯人显得更驼了。他竟然记得我,问明我在南大读书后,他说:“你小时候就知道是读书苗子!”我说:“不好意思,经常来白看书。”他大笑,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不赶你吗?你第一次来看书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将书里的折页翻平,卷角捋直。你是爱书的孩子,你将书当作了宝贝,我怎么忍心赶你走呢?”
  我这才知道他也是个爱书的人,他赶别人走,不是为了别人白看书,而是心疼书被人糟蹋。书应该属于珍惜它的人,这估计是所有读书人的心愿罢!我想,在书海之中,也许我有一席之地了。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在人虽晚达,于树似冬青 5948 次
书,也有希望与忧伤 5399 次
百里杜鹃赋 4718 次
秋日的荠菜花 4421 次
外院召开“陈嘉先生百年诞辰纪念会” 4332 次
美国高教专家阿特巴赫论教育全球化 4240 次
中国语言战略研究中心揭牌 4169 次
大型古籍整理文化工程《全清词》出... 4145 次
青协义工赴高淳服务聋儿 4112 次
“分析化学前沿研讨会”在我校召开 4013 次
中国语言战略研究中心揭牌 3968 次
秋天的人生 3936 次
我校加强辅导员心理健康工作能力 3702 次
我校钱存训图书馆开馆 3683 次
首届南京大学“天然奖助学金”颁奖 3647 次
建辉博士 3584 次
回忆我的读书之旅 3472 次
我校大学生暑期社会实践做大做强 3381 次
我校着力开创“大海外教育”新局面 3370 次
建辉博士 3319 次
图片新闻 3257 次
大型词总集编纂的新突破 3235 次
法鼓人文讲座——“儒家的艺术精神” 3209 次
教育部副部长赵沁平作客我校第14期... 3185 次
哲学系“博士论坛”力促学术创新 3166 次
我的父亲 3155 次
洪书记对研究生思政工作提出“三个... 3136 次
第五届全国MPA论坛在我校举行 3085 次
我校召开劳动用工及合同规范化管理... 3074 次
新书推荐 3063 次
我校迎评完成第一轮院系自评检查工作 3044 次
紫色的普罗旺斯 3026 次
第五届全国MPA论坛在我校举行 2994 次
第五届全国MPA论坛在我校举行 2971 次
我校现代远程教育工作会议在嘉兴召开 2948 次
校党委就我校学习贯彻党的十七大精... 2909 次
我校迎评完成第一轮院系自评检查工作 2781 次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