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第 961 期 2007-11-20
大型词总集编纂的新突破
谈《全清词》的编纂
张宏生 点击:3149
【字号 】 【 关闭
  词兴起于唐五代,大盛于两宋,衰微于元明,又在清代得到复兴。在中国文学史上,清词有着非常重要的价值。与前代相比,作家群更为庞大,境界更为开阔,风格更为多样,词派更为繁多,理论更加繁荣,境界更加深化,所以,虽然文学史上习称“唐诗宋词”,清词实际上在许多方面的成就都已经超过宋词。虽然清词之具有独特价值已成为学界公论,但长期以来,具体的文献支撑仍然不足,《全清词》的陆续编纂出版正可以填补这一空白,从而更清楚地揭示文学史发展的逻辑。
  2002年5月,《全清词》“顺康卷”由中华书局出版,凡20册,810万字,使得这一薄弱环节初步得到了弥补,而词这一文学样式,也就继《全唐五代词》、《全宋词》、《全金元词》等之后,开始有了一部新纂的、同时也是最大的断代总集,对中国文学史的研究特别是词史研究的进一步深入展开,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时隔5年,此次由南京大学文学院、南京大学出版社携手合作,共同出版《全清词》的后续部分,承载着学术界的共同期盼。南京大学文学院和南京大学出版社长期以来都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双方必将精诚协力,完成这一大型文化工程的编纂整理出版工作。 
  《全清词》“顺康卷”出版后,南京大学《全清词》编纂研究室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原有的基础上,进一步广泛深入的搜集资料,仍然坚持实地调查采访的原则,对全国各大省市的图书馆进行普访。从事古籍整理的人都知道,时代越接近,材料就越分散,收藏情况也非常复杂,搜集起来往往有很大的难度,这些,都给编纂工作带来很大的困难。让我们非常高兴的是,本着对文化事业负责的精神,许多图书馆都非常配合,不仅完整地提供馆藏清词目录,而且,有关善本、稿本、钞本也也能贡献出来,使得许多稀世之珍能借此机会公之于世。尤其值得提出的是,清代不少作家的诗文别集在目录上并未说明是否附有词,而将这些著作一一调出查找很不现实,这也大多是在图书馆的有关人员协助下才得以完成的。
  同时,在搜集材料时广开各种渠道。清代的书除了散见于各图书馆外,还散见于有关藏书家和民间人士之手,对此,我们给予了充分估计,也得到了巨大的帮助。如已故陆维钊先生珍藏叶氏编撰《全清词钞》所依据的词集六百多种,已由其家属悉以捐赠南京大学。更有不少老学者、老专家和若干爱好词学的中小学教师、工程技术人员、工人,或主动上门提供其祖上所藏词集,或热情为我们提供线索,显示出对这一工作的普遍的关心。
  清代资料浩如烟海,需要细致的爬梳整理,词作的辑佚、校勘、标点、词人的编次、小传的撰写等工作也都需要投入很大的精力。清代词人众多,且大都没有受到充分注意,有关个人情况往往不够清楚,所以在编次方面,我们固然主要是根据词人的生卒年,倘生卒年不详,则考察其科第、交游等,以定先后。但也有一些作家世次无考,或者有些无名氏之作,就一并列于编末。清词量大面广,情况复杂,有些词人有专集,更多词人没有专集;同时,有些词人原有专集,后来却散佚了。而有些词人写完以后,并未留心保存,资料散见多处。因此,我们在编纂时,广泛利用了一些总集、选集和手边的其他材料。对于原有专集而集外尚多者,我们广事辑佚;对于原有专集而可能已佚,我们则尽最大可能把其词作搜集齐全,力求恢复作家创作的原貌。《全清词》沿《全宋词》之例,编纂中也进行了校勘。不过,由于清代多数词人的集子都没有副本,偶有异文,主要出现于选本所选诸作,或其本集因刊刻的先后和在传钞的过程中发生的歧异,其中文字,有的属于改动,有的则属误刻,因此,《全清词》对所有衍倒讹脱者都慎加校订,而明显错讹者则径行改正。清代前期的词集由于种种原因,每多删改,为保存原貌,我们均用同时代的别集、总集、选集等细作校勘,并出校记。
  基于以上思路及实践,在南京大学文学院和南京大学出版社的协力合作下,《全清词》“顺康卷补编”200万字即将推出,“雍乾卷”700万字也已处于紧锣密鼓的编纂中,《全清词》家族将再添新成员,《全清词》的重要学术价值也将得到进一步体现。我们相信,《全清词》的陆续出版必将使清词的整体风貌得到全面的展示,填补词总集出版的空白,不仅可以促进词学研究的发展,而且对清代文学史乃至整个中国文学史的研究,都将有着重要的推动作用。
  《全清词》的编纂与出版,承载着整个学界的共同期盼,任重而道远,为此我们正在努力,并将一直努力下去。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在人虽晚达,于树似冬青 5858 次
书,也有希望与忧伤 5325 次
百里杜鹃赋 4649 次
秋日的荠菜花 4365 次
外院召开“陈嘉先生百年诞辰纪念会” 4265 次
美国高教专家阿特巴赫论教育全球化 4181 次
中国语言战略研究中心揭牌 4105 次
大型古籍整理文化工程《全清词》出... 4078 次
青协义工赴高淳服务聋儿 4049 次
“分析化学前沿研讨会”在我校召开 3949 次
中国语言战略研究中心揭牌 3925 次
秋天的人生 3889 次
我校加强辅导员心理健康工作能力 3650 次
我校钱存训图书馆开馆 3615 次
首届南京大学“天然奖助学金”颁奖 3583 次
建辉博士 3535 次
回忆我的读书之旅 3398 次
我校大学生暑期社会实践做大做强 3326 次
我校着力开创“大海外教育”新局面 3306 次
建辉博士 3260 次
图片新闻 3189 次
法鼓人文讲座——“儒家的艺术精神” 3153 次
大型词总集编纂的新突破 3149 次
教育部副部长赵沁平作客我校第14期... 3124 次
哲学系“博士论坛”力促学术创新 3112 次
洪书记对研究生思政工作提出“三个... 3075 次
我的父亲 3048 次
第五届全国MPA论坛在我校举行 3030 次
我校召开劳动用工及合同规范化管理... 3018 次
新书推荐 3010 次
我校迎评完成第一轮院系自评检查工作 2996 次
紫色的普罗旺斯 2969 次
第五届全国MPA论坛在我校举行 2936 次
第五届全国MPA论坛在我校举行 2915 次
我校现代远程教育工作会议在嘉兴召开 2904 次
校党委就我校学习贯彻党的十七大精... 2847 次
我校迎评完成第一轮院系自评检查工作 2720 次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