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  第 998 期 2009-04-20
我的仙林我的梦
学记团:陆啸(中文) 范文丽(哲学) 点击:79457
【字号 】 【 关闭
    眼前的仙林
    从仙林校区建设指挥部二楼的窗口望出去,远处正对的研究生公寓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中。视线左侧由近及远排布着尚待完工的杜夏图书馆、网络信息中心、学生活动中心,更远处是深灰色体型庞大的基础实验楼——由于外墙采用了统一模数的方窗与厚实墙体,在阳光的直射下营造出虚实对比、光影变幻的效果。目光右侧所及,是一脉披盖青衣、地势起伏的广阔山体。
    基建处副主任黄平告诉记者,五幢院落式、类W形本科生公寓能容纳一万名学生,全是四人标准间,空调、热水器位置均已预留。绝大多数房间朝南,少数房间东西向分布。学生宿舍与综合体育馆之间形成一条步行街,日后会引进银行、超市、商店等生活设施。宿舍底层将设有自行车库、开水房、洗衣房等。研究生公寓则是三室一厅一卫的单元式套房。
    业已完成的一期工程主要包括国际学院、公共教学楼、基础实验楼、综合体育馆、校医院、本科生公寓及主要基础设施。正在施工的二期工程涵盖了图书馆、学生活动中心、专业教学楼、行政办公楼、学术交流中心、专业实验楼等,预计今年秋季交付使用。
    届时这里将迎来2009级大一新生和浦口校区本科二、三年级学生。到2010年9月,各院系教学科研楼竣工启用,相关硕士、博士研究生也将陆续迁入。学校行政系统准备在2011年搬出鼓楼,预示新校区将正式作为南大主校区投入使用,以迎接2012年5月的110周年校庆。
    “对仙林校区的建设本身就出于南大的文化需求。”校党委书记洪银兴介绍说,“有一年霍普金斯大学校长参观浦口校区时提出:如果只有本科一、二年级学生,没有高年级和研究生,这还算一个大学吗?这对我震动很大。另外,目前老师大多住在市区,需要坐车横跨长江去浦口上课,上完课还要赶车返回市里,没法保持与本科生长时间的相处与互动,所以学校从2002年底就开始酝酿建设新校区的计划。”
    “主校区迁址仙林,可以看成70多年前老校长罗家伦未尽心愿的实现。”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王运来说,“为满足当时中央大学扩建的需要,罗校长1935年11月提议在市郊选址建设新校区,并在石子岗征得8000亩地,1936年11月破土动工。但不久后抗日战争爆发,新校园气魄恢宏的建设蓝图随即夭折。”
    南大校方形成这样一个共识:现代大学的发展,既要有大师,又要有大楼。从外部竞争角度看,和某些兄弟高校相比,南大在物质条件和发展空间上相对落后;从自身发展角度看,教学科研和学生住宿条件的改善等等,都已严重制约了学校的发展。仙林校区的确定并动工,目的就是要解决我校新的发展空间问题。
    规划专家认为,无论是从空间布局、配套条件、社会环境,还是从交通条件、用地计划、环境质量等方面看,选择仙林在当时和现在都是最佳选择。
    南大仙林校区占地约3000亩,地处仙林大道、九乡河湿地公园和长江四桥连接线高架之间,东濒仙林湖。除了新设专门的公交路线,地铁二号线也由此经过,计划于2010年5月开通。鼓楼医院仙林国际医院、金鹰国际复合商业街区正在开建中,附近还将配套建设相应的中小学、农贸市场和社区中心等。今年年底,学校对面将建成三千套教师用房。
    我校哲学系毕业、现供职于某省级机关的龚浔泽,去年出版了《江苏脉动——网络时代的区域新观察》一书。他在《南大,留守浦口抑或挺进仙林》一文中指出,“围墙之内、教室宿舍、实验室、图书馆不是大学生活的全部,乡村和人气寥寥显然不能托起培养现代社会精英的全部,这是浦口的悲哀所在。……高校不可能游离于社会之外,它太需要氛围。大学的群星荟萃总会比单个大学孤立进步来得容易,甚至还会有苦心经营都得不到的意外丰收。”
    目前仙林大学城的高校群已初具规模。这除了为各校学科互补、资源共享提供了机会,也对高校圈文化生态的形成起到了催化作用。
    3月25日下午,中共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朱善璐在给我校师生做专题报告时说:“南京大学将成为仙林大学城重要的名片和新的增长点。市委市政府将继续做好相关的建设服务,依托南京大学和附近高校,整合国内、国际资源向仙林聚集,着力将仙林大学城打造为南京东部板块城市中心和现代化知识经济示范区。”

    心中的文化
    大学并非建筑的堆砌,背后需有文化的累积。建设新校区,历史资源如何转化利用,是一个无法规避的问题。
    校领导认为,新校区的建设不能只有建筑没有文化。我们非常欢迎我们的同学作为南大的主人对仙林校区的建设——特别是文化方面,能够提出好的建议。新校区的建设应该包含哪些鼓楼校区南大的符号和元素?欢迎大家提出合理化的建议。
    理科强化班04级毕业生韩洋提议,南大地处江南,仙林校区可以在“水”字上做研究。鼓楼南园虽有几孔喷泉,却没有一方活水池沼。新校区体现现代风格的同时,应融入一些吴越的灵动。
    “仙林校区没有天然湖面,只有几块不足两百平方的小池塘。”建设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唐勇说,“我们准备搞人工水系——从杜夏图书馆开挖大型人工湖,以两湖一轴和两个公共开放空间架构周围的景观系统,并引山上活水形成小型内循环,最后排出校园流入九香河。”
    鼓楼校区品种繁多的花草树木不仅令漫步其间的行人感到贴近自然的亲切,又以一年四季层次多边、色彩斑斓的视景令来客流连。
    基建处绿化负责人称,仙林校区栽种了栾树、银杏、香樟、水杉、金桂、垂柳、枫杨、广玉兰、法国梧桐等大型树种,并引入了玉兰、桂花、梅花、樱花、海棠、木槿、紫金花、夹竹桃等数十种花卉植物。校友会还为此专门开通了绿化捐赠系统,募集资金后将由景观公司进行树种的布局规划与移植。“鼓楼这块地方,包括校史馆门前字迹已不完全的老校匾刻碑,它的分量在我们心中非常沉重。我们一定不能割裂历史,老校区那种情感积淀和人文气息非常重要。”研究生院副院长许钧说。
    百年南大不仅造就了一批批卓越的人才,还留下了为数众多的古建筑人文景观,包括北大楼、东大楼、西大楼、甲乙内丁戊已庚辛壬字楼、小礼堂……它们大多建于20世纪初,已被划入南京十大保护建筑群之列。老校的魅力在于渗透,这些饱经沧桑、沉静矗立的老建筑,镌刻着南京大学所曾经历的世纪风雨,是导引人们进入历史的最佳地图。这其中,北大楼的形象无疑成为最具代表性的连结学生与学校情感的纽带。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中心主任董健这样描述北大楼一带的景况:“苍翠欲滴的雪松,枝叶批展,层层如塔,掩映着大楼的飞檐;碧绿油光的草坪,似有源头活水不断流来的几亩方塘;优雅静谧之中能叫人闻到一股浓郁的文化气息。几十年来,这一景似乎成了我校的象征,一站到那儿我就不由产生一种说不出的神秘的自豪感。”
    小百合上有同学提议把北大楼复制到仙林校区去。对此,建筑学院副院长赵辰回应道:“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牵涉到建筑的形式能不能移植。它是扎根在地上而不是悬浮于空中的,因此换一种地理环境条件,能不能照搬,其实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鼓楼校区给人以古朴沉静的感受,这一点新校区绝对复制不来,也不用刻意复制。”哲学系研一的邵佳德说,“过度古旧难免显得迂腐,我想仙林校区走现代路线并没有错,但不能变得浮躁。大学的节奏一定不能太急躁,要缓慢宁静才好。”
    新校区的建设要充分考虑南大人文环境的延续,就得提防那种开疆辟土式的校园扩张带来地广人稀的冷漠感。董健教授认为新建校区存在“文化荒漠问题”,其根由主要还不在于建筑,而是其中文化氛围的缺失。
    医学院院长高千建议参照欧美著名大学创造一些街区,提供学生能够活跃交流的地方,加强生活气息和文化内容,不要把新校区建成一个缺乏人情味的“未来世界”棚景。
    王运来教授则认为应当改变学校建筑以学科或功能命名的做法。“像‘电子楼’、‘化学楼’这样的叫法,没法显示南大应有的文化内涵与学术魅力。”他说,“以桂、樱、松等特色花木为宿舍命名给武汉大学的校园增添了几许韵味。在麻省理工学院环顾达尔文楼、牛顿楼、阿基米德楼和伽利略馆,恰似一下子走近科学巨擘,顿生高山仰止之情。我们应该给学校建筑浇注一点文化。”

    仙林的建筑
    仙林校区一期工程的照片在小百合引发热议,不少同学批评这些“方方矮矮”的建筑缺乏高低错落的层次感。
    南大建筑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张雷解释说:“高低错落是一种美,就像上海浦东的高楼,造型各异、高低不同;但国庆阅兵的仪仗队,身高一致,装束协调,也有一种整齐划一的美感——这只是一种审美选择。而且仙林大学城有对建筑高度的整体控制——一般是20米左右,我们也是遵循区域法规。”
    楼高受限也是导致建筑密度较高的原因。按照原有规划,仙林校区的建筑密度还要更高。“很多老师表达了对建筑紧挨的担心,我们已在原来的基础上有所放宽了。”张雷教授说,“其实可以参照鼓楼的情况——密度也可以成为一种美,不但聚敛起更多的人气,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被压缩得更近。这是一个‘人’的尺度,用脚步来丈量,而不是驾车在楼群间穿梭。”
    从能源使用角度看,校园建筑多是应用于教学、办公、实验等类型,不像民用居所对采光有特定要求,所以建筑间相互接近也可以遮去部分阳光,在夏日能起到节约能源的效用。
    在小百合上,许多同学对没有见到大气磅礴、震撼心灵的标志性建筑感到失望。
    赵辰教授认为这是一种认识上的误区:“不要忽略长三角地区人多地少的现实。不要认为宏大气派、宫殿广场式的建筑格局就一定是好的。那对观光者来说能获得视觉的冲击与享受,但对校园的使用主体并不见得有利。”
    许钧教授表示,北大楼也并不气派宏伟,但它在南大人心目中代表了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度。南京大学的高大不是看物质形态上的大楼有多高,而应该是由一代代南大人在学校第二个百年、乃至更长的时间里去不断丰满它、提升它的形象,使南大的大楼与大师同在。
    还有许多同学认为建筑风格过于现代化,虽然线条明快硬朗,却没有文化意蕴,缺乏在中式建筑的妆点下,使人沉静、心存敬意的地方。有人提出应该借鉴民国风格。
    张雷教授对此并不认同:“耗资巨大的建筑不完全是一个样式问题。民国式样的大屋顶受限于那个时代的建筑材料和构造方式。如果用混凝土来模仿木结构体系,一是完全没必要,二是楼层尺度不一样——现在要盖20米高的房子,三是使用要求也不同——目前屋顶大多要安装管沟、排风、空调外机设备,根本没法做。”
    “人们喜欢怀旧,无非是因为时差带来的新奇感,但对待文化要用一个发展的眼光。” 赵辰教授补充说,“如果每个时代只是拷贝过去的文化,那再过几十年来看,这个时代就会留下历史的空白。我们生活在现代,一定要考虑建筑的实用价值,吻合时代的需求。” 
    “文化是一种自然的东西,强求不来。”出生于南京、现就读于剑桥大学哈默顿学院的葛文杰说,“今年是剑桥建校800周年,一直以来校园里到处弥漫着古老、庄重、典雅的气息,但当初建设的时候也没有刻意追求文化与古典,完全是当时的现代风格。如果能保持这样的建筑到一定年头,什么都变成文化和古典的了。”
    仙林校区的建筑能否像剑桥这样的老牌名校保存几个世纪?张雷教授回答说:“目前国家对使用年限的要求是50年,我相信我们的耐用度会更久。这个问题只能在特定社会经济条件和造价基础上来谈。为了让一栋建筑外观美、品质高、年限久,与投资大小很有关系。”
    此次颇具争议的焦点还集中于建筑的色彩上。许多同学看到沙尘满天的工地上矗立着深灰色建筑群,感到说不出的“压抑”、“沉闷”。
    张雷教授认为,南大有自己百年老校的气质。鼓楼校区建筑外墙大多是沉静的深灰色,构成南大的主色调,因此不应把新校区的建筑做得花里胡哨或者素白寡淡。“深灰色表墙被灰尘包裹还未清洗,地面还是裸露的黄土地,所以建筑色调和周围环境的对比效果没法显示。”他说,“等绿化完工后再来看,我相信会给人不同的感受。而且色调搭配上所使用的深灰、浅灰、红白色,都取自鼓楼校区的传统色调。”
    百余年来,南大的校园建筑从不追求咄咄逼人的气势、新颖奇特的外观或亮丽华美的色泽。同济大学中文系副主任张生在《哈佛红,南大灰》一文中,称南大的灰色基调“静穆而安详”,“有一种不为流俗所动的古典美”,并将这种由建筑透露的风格概括为“诚笃,谦和,低调,实在,但却方正,有力”。

    我们的家园
    少了北大楼的坐镇,仙林校区的标志性建筑会是什么?是庄严静穆的行政办公楼?还是造价不菲的杜夏图书馆?
    “恐怕大家都想不到,”张雷教授回答说,“是高40米的学生活动中心,坐落于由国际知名景观公司规划的校园中心区,是整个校区的制高点,我相信建成后在全国会是独一无二的。希望大家可以尽情享受年轻人休闲活动的乐趣,并激发出更多浪漫的故事。”
    由哈佛大学建筑学系主任亲自设计的大学生活动中心虽然还在施工中,但其出彩的建筑风格已被多家国外杂志报道。把最具特色的标志性建筑奉献给学生,是将“以学生为主体”的办学理念灌注进新百年主校区的规划蓝图。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南大北边的山西路,南面的新街口,东邻的珠江路,都在扩容。宁静的校园逐步被日渐喧闹和不断增高的建筑包围圈侵蚀成学术‘剩’地和高教孤岛。”龚浔泽说,“反推回去,金陵大学立校之初,鼓楼岗周边并不比南大浦口校区兴建前的龙王山人气更旺,甚至还更荒凉。读书于闹市,学问于商铺,太缺乏普遍意义。”
    历史系大二的沈双逸感到很多同学只热心关注新校区的硬件质量,而忽视了自身的问题:“我们应该多向仙林大学城的兄弟院校取经。浦口的大学确实太少,一切都显得冷清,没有生气。我们不要因为出身名校就固步自封,要有一种‘走出去’的精神。事实上,在很多学生活动上,我们已经落后于其他院校了。”
    首批入住新校区的学生难免要承担初期发展的成本,因而更需要发扬筚路蓝缕的开创精神。世界上有许多大学最初建在人烟荒渺的地方,但并不妨碍它们达到世界一流的水平。
    王运来教授把首批进驻新校区的学生命名为“仙林一代”。“年轻人要有雄心壮志,并不是每代人都有机会参与创业。”他说,“作为南大新的发展机遇里第一批历史的书写者,应该有几分‘而今迈步从头越’的豪迈。等教师入住、院系迁移完成后,空荡的校园里很快会形成新的学术气场。” “现在还是会想起在浦口背着书包横冲直撞的日子,”文学院研一的沈艳说,“住在鼓楼的同学都会留下对浦口挥之不去的记忆,毕竟那儿记载着自己的青涩岁月。我想仙林校区也会留给我们美好的回忆。无关建筑,无关风光,只关乎那里迎来送往的每一个清晨与黄昏。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