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  第 1030 期 2010-09-10
千年传承的金陵绘画艺术
韩文宁 点击:2528
【字号 】 【 关闭
  南京是中国近现代美术重镇,名家辈出,大师云集;新中国成立后,“新金陵画派”再续辉煌。追根溯源,与这座城市千年流传的绘画艺术“一脉相承”。金陵的绘画艺术历史悠远,成就斐然,诞生了许多标志性人物和传世之作。从六朝肇始,中经南唐,再到明末清初,是江山代有才人出。这种良好的文化传统,得到不断的传承和发展,使南京始终充满了浓厚的艺术氛围,让人感受到一种勃发的生命张力。
“六朝三杰”俱风流
  随着晋室南迁建康(今南京),江南地区得到进一步开发,文化中心的南移,开创了一个文艺的“江左风流”时代。六朝时期的顾恺之、陆探微和张僧繇,就是三位最重要的画家,时称“六朝三杰”。
  1600多年前,一幅画轰动了东晋都城建康(今南京),引得万人空巷,争相观赏,这幅画就是顾恺之所作的《维摩诘居士像》。兴宁二年(364),高僧慧力在都城南修建瓦官寺,顾恺之绘制了这幅壁画,光彩耀目,是轰动一时。
  顾恺之(约344~405),字长康,小字虎头。东晋人。诗、赋,画无一不精,有才绝、画绝、痴绝“三绝”之称。善画人物,但往往画成数年却不点睛,使人不解。顾恺之则自谓:“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故不轻易下笔。东晋名臣谢安曾赞叹他的画是“自有苍生以来未曾有”的传神之作。
  顾恺之作画力求以形写神、神形兼备,后人评论其画是“意存笔先,画尽意在”。他的画风独特,被称为“顾家样”,所谓“秀骨清像”,线条流畅,谓之“春蚕吐丝”。著有《画论》等三本绘画理论书籍,以及《秋江晴嶂图》、《雪霁望五老峰图》等名作,其中后者被推崇为山水画开创之作。
  顾恺之的传世作品,可考的有六十余件,现存《女史箴图》、《洛神赋图》等均为后代摹本,但从中仍可看出他如行云流水的笔意。
  《女史箴图》长卷是根据西晋诗人张华的赋创作而成,包含九个古代宫廷女人的“模范”故事,每段前有其抄录张华的一段赋。原作盖满了从8世纪起历代收藏家和皇帝的印章,画后有顾恺之题名。《女史箴图》于1900年被八国联军掠走,现藏于伦敦大英博物馆。 
  《洛神赋》缘于曹植的名篇《洛神赋》,顾恺之把原著的绝妙文字用线条再现于画纸之上。原作已佚,先存为宋摹本,但千载之下,亦可遥窥其笔墨神情。在中国绘画史上影响深远。
  陆探微,生卒年不详,江苏吴中(今苏州)人,活跃于刘宋时期,是名重一时。
  陆探微作画笔迹周密,号称“密体”,与南朝梁张僧繇和唐代吴道子的“疏体”有别。他在绘画中运用锐利挺拔、刚劲有力的线条,被后人誉为“笔迹劲利,如锥刀焉”,所画人物“极其妙绝”,“秀骨清像,似觉生动,令人凛凛若对神明”,具有极强的感染力。南齐著名绘画评论家谢赫在《古画品录》中,给予他极高的评价,将其列为第一品第一人。
  陆探微吸收王献之书法用笔,根据书画同源的道理揣摩探索,使用一种连绵不断的线条,创造了一种“包前孕后、古今独立”的“一笔画”法,整幅画一笔呵成,传神微妙,令人赞不绝口。
  宋代著名美术史论家郭若虚在论他的一笔画时述及特点:“乃是自始至终,笔有朝揖,连绵相属,气脉不断,所以意存笔先,笔周意内,画尽意在,象应神全。”可见,一笔画下笔前必须先置阵布势,像写文章前的打腹稿,线条的方、圆、粗、细,笔墨的躁、湿、浓、淡一往流利,不做顿挫,有如“兔起鹘落”,一气呵成,显示了扎实的功底和娴熟的技巧。
  “画龙点睛”这一成语为人熟知,那出神入化的点睛者便是张僧繇。张僧繇是江苏吴中(今苏州)人,生活在南朝萧梁时代,绘画自成一家,有独特创造。
  相传金陵安乐寺请张僧繇去画寺壁,张氏在墙上画了四条白龙后即告辞。有观者说,龙画得好,为何不点睛?张氏说,不可点睛,如点龙即会飞去。众人不信,恳请张氏补点。张推辞不过,只好给两条白龙落笔点睛。霎时,雷电大作,这两条白龙破壁腾空而去,众人皆惊呼。
  张僧繇画山水,不以笔墨勾勒,全用色彩画成,史称“没骨山水”。一改顾陆以来瘦削型的形象,而以丰腴见长。他在画技上独辟蹊径,创造了独具风格的“疏体画”,所谓“笔才一二,像已应焉”。他注重绘画的阴影与透视,对后世的画风影响很大。他创立的佛像绘画及雕刻中的“张家样”,是唐朝吴道子出现以前最广泛流行的中国画风。
  张僧繇画迹有《十八宿神形图》《梁武帝像》《汉武射蛟图》《吴王格武图》《行道天王图》《清溪宫水怪图》《摩纳仙人图》等,分别著录于《宣和画谱》《历代名画记》等。传世作品有《雪山红树图》等。
  唐代张彦远的名著《历代名画记》在评价“六朝三杰”时说:张僧繇得画风,画意之血肉,陆探微得其筋骨,而顾恺之得其神韵。
南唐画院群星聚
  宫廷画院始于五代,盛于两宋。五代的西蜀和南唐,都设有宫廷画院,后蜀明德二年(935),蜀主孟昶创立翰林图画院。南唐中主李璟,也在宫中设立翰林图画院,集中了一大批有成就的画家,顾闳中、周文矩、董源、卫贤等都曾在这里供职。
  南唐画院,是一个艺术的殿堂,令人神往,一时汇聚众多丹青高手,他们各有所长,共同成就了一个缤纷瑰丽的南唐画坛。
  曹仲玄的宗教画,被认为是江南第一。他游离于当时最流行的吴道子的绘画传统,自成一格,别创细密画风。另一个宗教画家陆晃擅长“田家人物”,画农村的活动和生活,其选取的新题材曾引起重视。
  周文矩是重要的仕女画家,现存的《宫中图卷》是他的《唐宫春晓图卷》摹本,通过画像、扑蝴蝶、奏乐、嬉婴、簪花、弄狗、浴罢、少女梳头、观画等十二节,真实生动地表现了幽闭在深宫中的妇女们生活琐节,平凡而快乐的小事和她们的神态。构图洗练,技巧纯熟,凸现人物精神面貌。构图是相当的洗炼。他的肖像画也有一定成就,现存的《重屏会棋图》中南唐中主李璟的肖像,是人物画中精品。
  南唐人物画家王齐翰虽然作品留存不多,但一幅《勘书图》就足以扬名,画中人物神情闲适,细腻传神,技法娴熟,为传世之作。
  说到南唐画家,就不能不提顾闳中,他的《韩熙载夜宴图》,是我国绘画史上的珍品。韩熙载为南唐名臣,志向高远,但与后主的治国方针不符,郁郁不得志的他只好在排遣中消磨岁月。后主放心不下,遣顾闳中前去察看,回宫后他用绘画表达出。这幅画在艺术技巧上获得很大成功,描绘了韩熙载个性化的外貌,又围绕夜宴表现了奏乐、舞蹈、男女酬应等其他活动,再现了显贵的宴乐生活。通过细节的渲染,不仅人物传神,仿佛声韵亦能传出画外。
  南唐花鸟画家中最受重视的是徐熙。他的作品主要取材于江湖田野的景物,如汀花、野竹、水鸟、渊鱼等,形象逼真。他画的雁、鹭鹚、蒲、藻、虾、鱼、丛艳、折枝、园蔬、药苗之类,在北宋时期被认为是一种典范。在技法上也有自己的特点,并创造了“舖殿花”和“装堂花”两种以装饰为目的的构图样式。
  在中国画史上,有“荆浩、关同、董源、巨然”五代“四大家”之说,其中董、巨二人即为南唐画院画家。明王世贞在评说二人之特色时说:董源之画下笔雄伟,有崭绝峥嵘之势;巨然之画趋于庄重朴实而沉静。
  南唐的山水画家以董源最有名,他画水墨山水,也画着色山水。他的山水能表现出风雨变化,构图也很丰富,“千岩万壑,重汀绝岸”。他的作品如《潇湘图》和《夏景山口待渡图》描绘多土、草木茂盛的丘陵,阳光下濛濛一片。《平林霁色图卷》,画出山势突亢,江岸开阔,晨雾乍散,近处村落和高亢的山头的景象,艺术上极为成功。
  董源的学生巨然和尚,师承画风,也以擅长画草木茂盛的江南山水著称。他的传世之作《秋山问道图轴》,表现了秋高气爽的景色。相传他的作品《溪山兰若图卷》,描绘了夏季空气湿重、生意郁勃的自然景象。南唐亡国后,巨然随后主李煜一同来到汴京(今开封),南唐画风也随之入宋。南北绘画流派的融合,使绘画在宋朝达到了一个高峰。董源与巨然在作品中使用的“披麻皴”画技,为元明以来山水画家不断摹仿。
  山水画家赵幹和擅画楼阁的卫贤,都以其独特的画风,在南唐画坛占有一席之地。赵斡的《江行初雪图卷》,充分表现了秋冬之际江上叶落风寒的萧索风光。卫贤的《高士图》以人物为主题,以山石树木为背景,在技法有新的成就。
  南唐画院的成就有目共睹,它起到了承上启下的历史作用,所产生的深远影响,一直延续到后世画坛而经久不衰。
“金陵八家”竞风采
  明末清初,活跃于古都金陵有八位画家,他们或生长或寄居于此。清初,周亮工最早将他们并列,张庚《国朝画征录》始称“金陵八家”。
  “金陵八家”是在动荡不安的明清交替之际萌生,面对当时尖锐而复杂的社会矛盾,他们遁迹草野,隐居不仕,洁身自好,以书画为生,通过作品表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和艺术主张。相似的人生经历,使他们时而相聚,以诗文书画自娱,艺术上也相互影响。
  “金陵八家”师承不同,但均不为泥古不化或门户之见所囿,广泛吸取“南”、“北”两宗之长,融汇贯通,自成面貌。强调艺术实践和主张源于生活,作品的写实性较强,在形式和技法上亦有不同程度的创新。他们的山水题材多取自金陵及江南一带实景,通过扎实的笔墨功力和法度,以细劲的直线和短密的皴法与苔点,并辅以水墨渲染和变化的色彩,表现葱郁秀润的江南山水之美。
  在“金陵八家”中,以龚贤笔墨技法风格独具,成就最高,影响也最大,为“金陵八家”之首。龚贤,字半千,昆山人。早年在外飘泊,晚年隐居金陵城西清凉山,自嘲“扫叶僧”,以卖画课徒为生,生活清苦,最后死于贫病。他工于山水,着意表现丰饶明丽的湖光山色,追求一种奇而安的境界。
  在绘画上,龚贤注重写实手法,主张绘画与“造化同根,阴阳同候”。善用用墨,继承和发展了宋人的“积墨法”,常有奇趣,以韵胜,不以力雄。
  龚贤的绘画作品有“白龚”“灰龚”与“黑龚”之说。以简取胜,纯用干笔淡墨,仅加少量浓色和苔点,显得清秀、淡雅的被称为“白龚”;还有一些作品用墨清淡,景物有一种迷蒙之感,即所谓“灰龚”。数量最多的,当属“黑龚”。山石树木,用墨反复积染、皴擦,使墨色由淡而浓,层层烘染,具有极强的层次感,使山川轮廓与皴染浑为一体,形成浑厚苍郁的艺术风格;同时又利用浓淡虚实、黑白对比,显示出光的质感,如南京博物院藏《千岩万壑图》卷。他开创了新的山水画风,对金陵地区和后世画家都有很大影响。
  樊圻,字会公,金陵人。擅长山水,兼能花卉、人物。山水取法董、巨、黄、王及刘松年诸家,用笔工细,皴法细密,画风清雅。传世之作有故宫博物院藏《柳村渔乐图》卷等。
  高岑,字蔚生,杭州人,居金陵。工山水、花卉。山水有粗、细两种,粗笔近沈周,如故宫博物院藏《山水》卷;细笔从宋元入手,兼学文徵明、唐寅,线条细劲峭利,皴法繁密清淡,如故宫博物院藏《青绿山水图》轴等。他的山水画独辟蹊径,如《江山万里图》,用粗犷的笔墨勾画出石头整体,然后用浓重的墨点苔,给人以大气雄浑之感。
  邹喆,字方鲁,吴县人,客居金陵,善山水、花卉。画史记载其画“简淡超逸”,但传世作品却以凝重苍劲取胜,具“北地沉雄之气”,如南京博物院藏《松林僧话图》轴,用笔粗健,气势不凡。
  吴宏,字远度,号西江外史,原籍江西金溪,客居金陵。山水宗法宋元,笔墨劲逸,气势雄阔,画风粗放,意蕴深远,有较多的创新。故宫博物院藏《江山行旅图》卷等,是他的传世代表作。 
  叶欣,字荣木,华亭(今上海市松江县)人,寓金陵。山水以布局见长,风格在金陵八家中最为精细秀淡。故宫博物院藏有其《锺山图》卷,山峰疏密相间,远近结合,虚实相宜,非常幽雅。另有《山水》册等。 
  胡慥,字石公,金陵人。工山水、花鸟。山水苍茫浑厚,有超然尘世之感,如《溪山隐逸图》,景色安逸平和,画面点染随意。花鸟则较工整,有宋人意。传世作品较少,故宫博物院藏有《草虫册页》,上海博物馆藏有《溪山隐逸图》扇等。
  谢荪,字缃西,溧水人,居金陵。工山水、花卉。山水多江南遗韵,山势奇险,用笔细秀,如故宫博物院藏《青绿山水》轴,非常工细,却显雄润。花卉则受陆治影响,多清新典雅,代表作有《荷花》册页,为故宫博物院收藏。
  “金陵八家”的艺术成就对后世有很大影响,许多绘画大师继承和弘扬了他们的画法,使水墨画得以长足发展。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