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  第 1030 期 2010-09-10
静夜追思叶南薰
王绪宜 点击:2674
【字号 】 【 关闭
  今年是叶南薰先生诞辰100周年。回忆起来,从我1955年考入南大,到1985年叶先生逝世,整整30年,他作为老师和系领导是对我人生道路影响最大的人。
  如今我已年逾古稀,颐养天年。半个多世纪的往事浩如烟海,但在静夜灯下,凝神追忆,叶先生的音容笑貌像幻灯片一样浮现在眼前。
  1955年9月,在新生入学仪式上,叶先生作为系领导对新生进行入学教育。那时叶先生45岁,年富力强,风华正茂。记得当时他穿的是西装吊带裤,因为天热未着西装上衣,但系着鲜艳的领带,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真所谓仪表堂堂;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抑扬顿挫,一下就把大家吸引住了。他开场就说,同学们,你们将是我国未来的又红又专的数学家。一句话使在场的年青人内心里充满自信和自豪。
  1957年秋,叶先生为三年级开复变函数课。数学系的资深教授讲课都有其特点,听他们讲课是一种享受。叶先生的特点是,讲课内容熟记于心,很少看讲稿,语言简练,逻辑性强,没有虚词废字。当时教学上提倡“少而精,学到手”,他是身体力行的。
  1958年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年代。尽管现时对其非议甚多,但在那个时代精神鼓舞下,树立起雄心壮志的中国人民使很多看似不可能的事成为可能。中国的许多尖端技术,就是通过艰苦创业,白手起家,从无到有逐渐发展起来的。我校的计算机系就是经历了这个过程而逐步发展成为全国高校中实力最强的院系之一。
  电子计算机从诞生到1958年,只有12年,当时属于尖端技术,国内只中科院有一台仿苏的“八一型”。高校内都是既无师资,又无设备,这在建国初期,西方封锁的情况下不足为奇。可贵的是,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有远见卓识,敢于创业。1958年秋,中科院计算所举办大型培训班,系领导从四年级选出10个学生参加(我在其中)。临行前,叶先生谆谆叮嘱大家刻苦学习,回来创办我系的计算技术专业。可是,一年以后学成返校时,遇上了国家的调整时期,许多学校下马,并把学员按原专业分配工作。而叶先生和副主任张元继先生则坚持把这批人保留下来,并创造条件继续培训。同时不断扩充编制,包括软件人员。叶先生等人的这种真抓实干、锲而不舍的精神,很快就取得实效。1962年我校调试成功教育部直属高校第一台计算机,1963年3月部直属高校在我校召开现场会和学术研讨会,接着,我系研发成功国产机第一个编译系统。
  1966年文革初期,叶南薰先生被造反派作为党内走资派和反动学术权威“双料牛鬼蛇神”编入数学系的“劳改队”里,我也在劫难逃。徐家福先生自然也逃不过,并被指派为“队长”,其职责就是每天上午带大家打扫学生宿舍厕所,然后在校园找个角落坐下来学习《毛主席语录》。这段日子大约四个月,过得相对平静甚至安逸。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时间一长也就无所谓了。这时的叶先生也只有56岁,但已和十年前的仪表堂堂大相径庭。形容苍老,体态臃肿,常有忧患之色。有一次,叶先生一句似不经意的话,却使我谨记在心。他说,你们年青人千万不要荒废了业务。在那个年代,那个处境,这句看似平常的话确实震动了我,因为当时我确实在荒废业务,岂止荒废,我甚至想放弃,找一个优于打扫厕所的活,了此终生。
  几年后,当学校恢复上课,招收工农兵学员,可以搞业务时,我每每裹着棉大衣,坐在冰冷的朝北房间里不到深夜12点绝不上床的漫长岁月里,心中时常萦绕的就是老师的谆谆教诲,发誓要追回逝去的时光。
  文革后期,计算机专业师资和技术力量不断扩大,不仅培养了多届工农兵大学生,而且还与兄弟单位联合研制出多台大型计算机并取得多项国家科技奖。所以文革一结束,人才和基础条件都已具备,于1978年计算机系宣告成立,并很快成为最热门的系。叶南薰先生在计算机系成立后继续担任系主任,退休后担任荣誉系主任。
  改革开放后,叶先生已年逾古稀,身体多病,“三高”缠身,1985年一天要和夫人陪孙女去校园拍照,临出门系鞋带时,不慎跌下,心灵定格在欢乐上。听说,在天堂里,上帝特别眷顾欢乐的灵魂。而在人间,人们时常怀念叶南薰先生,他曾以其远见卓识和真抓实干、锲而不舍的精神,为南大计算机系的创建和发展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注:本文作者王绪宜教授在1962年被匡亚明校长树立为年轻教师标兵,破格提升为讲师。)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