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  第 1030 期 2010-09-10
父亲二三事
叶蕴华 叶蓉华 叶梦华 点击:2462
【字号 】 【 关闭
  父亲离开我们25年了。在半个世纪的教育生涯中,他不但是一位几代学生都敬重的老师,也是一位有眼力识别学术发展方向和重视培养年轻人的带头人。是他和母亲抚育我们成长,把我们培养成才。他生前的许多事情如今回忆起来仍然历历在目。
  父亲的很多同辈人都敬佩父亲的学术眼力。他很早就注意到计算数学、计算机及计算机软件这些新兴领域的重要性。早在50年代末60年初父亲在我们小粉桥5-15号家里办了一个计算数学讨论班。他和当时数学系的其他几位同事把一两本英文的数值分析和有限元的书分头去读,各人读后再在讨论班上轮流讲解讨论。每星期聚一次。小粉桥5-15号客厅的墙是灰色的水泥表面。他们就把墙当黑板用。我们放学回家,常常见到墙上写满了数学表达式。回想起来,后来一度在国内高校处领先地位的南大计算数学专业就是从这面墙上起步的。
  我们常听父亲的学生和同事称赞父亲的书教得好。他讲课深入浅出,生动活泼。文革后期,父亲被“解放”后又有一次给工农兵学员上课的机会。听说他讲到欧拉公式时说,负数对只懂得正数的人来说简直是个魔鬼、无理数对有理数来说也是个魔鬼、虚数对只能接受实数的人来说更是个不折不扣的魔鬼。可是这三个魔鬼合在一起恰恰是一个最完美最基本的数子:壹,亦即-eiл=1学生们听得高兴地鼓起掌来。
  父亲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年轻人身上,他说新的研究领域主要靠年轻人,他非常重视培养年轻人。家中的常客都是一代一代的年轻人。在职称评定和升等晋级时,父亲总是积极向系和校学术委员会推荐提拔年轻教师,将资历不一定很长的,但有才能,有发展前途的年轻人晋升为副教授或教授,让他们挑重担。那时年轻人很少有出差的机会,父亲总是喜欢带着年轻人一起到北京开会或向教育部汇报工作,让他们有参与和见世面的机会。南大计算机科学系就是父亲带领着一批年轻人建立和发展起来的。
  父亲在我们子女求学过程中,虽然几乎没有教过我们姊弟四人,但给了我们一些原则性的引导,鼓励我们全面发展。蓉华和蒨华上大学后,常感慨地说,父亲给了我们子女三大法宝:好视力、好数学、和好英文。我们姊弟四人确实为此受益非浅。他还多次建议不太爱文学的蓉华和蒨华读三国演义和水浒传等中国古典名著。
  父亲是个儿女心很重的人。可是他坚持让子女们成人后离开家出去闯。蕴华刚满15岁就去参军。蕴华、蒨华和梦华都先后离开南京老家到了陌生的北方去求学。1978年梦华有了出国的机会时,有人问他舍得不舍得儿子出国。父亲那时年岁已高身体又十分不好,但坚决支持梦华出国留学。事实上,他内心的深处是十分不舍得的。
  1954年底,蕴华从部队复员后,父母鼓励她越过高中直接参加次年的高考。蕴华初中毕业即参军,高中课程没有学过。对此,父亲和母亲做了具体的安排。他们请南师附中的一位数学老师为蕴华补习高中的几门数学。父亲强调学好数学一定要多做习题,这样才能举一反三,熟能生巧。其它高考科目也作了踏实的准备。经过半年多的努力,蕴华终于考上第一志愿北京大学化学系。
  梦华在1978年准备出国留学时,父亲说,现在改革开放、发展市场经济,中国最需要的是懂西方经济学的人。梦华因为有点数学背景,就产生了学习数理经济的想法。可是当时没人知道数理经济是什么。图书馆里也没有这方面的书和资料。查当时最权威的辞海,发现数理经济被描述为“现代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派之一”。虽然如此,梦华最后还是选择了数理经济学这个方向。
  父亲是一个富有生活情趣的人。他的业余爱好广泛,爱好听音乐,自己也会吹箫、弹风琴、和吹口琴。父亲爱好大自然,常带我们去郊游。父亲喜爱集邮,家中曾有很多珍贵的邮票,包括清朝的大龙票,民国错印的“双圈”票,中国第一次发行航空票的首日封票以及1949年以来完整无缺的所有纪念邮票和特种邮票等。不幸的是所有集邮册在文革中被抄走后就没有下落了。
  在父亲百年诞辰之际,我们特写此短文纪念我们亲爱的父亲。

  作者简介:叶蕴华,叶南薰长女,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已退休;次女叶蓉华,南京大学物理系教授,已退休;儿子叶梦华,经济学博士,现任美国圣玛丽学院经济系系主任。小女叶蒨华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1972年不幸因公逝世。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