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1033 期 2010-10-20
“雨僧讲台”续雨僧
李庆余 点击:3051
【字号 】 【 关闭
  今年四月中旬,我应重庆西南大学邀请,为西南大学学生作一次演讲。西南大学十分重视对学生进行人文素质的教育,建立了“国家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该基地专门开辟一个“雨僧讲台”,由校内外学者登台开讲。
  全校学生可按自己的兴趣择从听讲。这项工程历经数年,已取得显著成效。
  之所以要以“雨僧”命名,是为了缅怀曾在西南大学(时称西南师大)工作三十年的文化大师吴宓,立志弘扬这位大师的事业。吴宓字雨僧,故命名“雨僧讲台”。“雨僧讲台”续雨僧,便是其宗旨所在。吴宓的名字,不但在西南大学,也在南京大学校史上熠熠生辉。作为“五四”后一个重要的思想流派———“学衡”派的主将,他曾在南大前身东南大学任教三年。时间不长,却是吴宓学术生涯中一段重要时期。他在这里编撰《学衡》杂志,形成了他的文化主场与理念。
  吴宓在自编年谱中写道:“宓偿谓1921-1924三年中,为宓一生中最精勤之时期者,不仅以宓编撰之《学衡》杂志能每月按定期出版,亦以宓在东南大学之教课,积极预备,多读书,充实内容,使所讲恒有精彩。……故声誉鹊起也。”(《吴宓编年谱》,三联书店1998年版,第224页)
  《学衡》派一直被认为是反对新文化运动,反对新思潮的保守派,遭到批判与压制,吴宓这文化大师与中西比较文学的先驱也被作为典型的保守人物被歧视,终于在批判与迫害中结束了他那积淀文化的生命。他的学生,已故的南大中文系赵瑞蕻教授在追念恩师之文章里,为其恩师一生遇到不公平待遇与在文化大革命的惨遭迫害发出了震憾人心的控诉。
  时过境迁,吴宓被重新认识,他那文化大师的地位重新确认,“雨僧讲台”即是证明。当我被二位学生引领至报告厅,踏上讲台时,我真有一种接近大师、聆听大师的感觉,有一种至今尚未消失的自豪感。
  我的演讲题目是《奥巴马当选与美国文化取向》。顾名思义是一个文化论题。奥巴马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非裔总统,一般地都把奥巴马当选视为美国政治史上的大事。我的演讲从文化的角度来解读奥巴马当选。美国是一个“移民之国”,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新教徒(WASP)是北美第一批移民。非洲移民几乎是与白人同时到达的移民。其后,亚裔、东南欧裔、拉美裔先后来到美国,使美国成为一个容纳世界诸民族及其后代的大熔炉。但由于来自西欧北欧的白人先期到达,是强势种族,英语又成为北美的的通用语言与交往工具,WASP文化很自然地统领了整个美国,成为今日美国的传统文化。这是历史的产物,抹煞它否认它是荒唐的,也是不可能的,对于这样一个传统文化,真正需要的是让它与时俱进,随着时代的进步而不断革新,“移民之邦”这一国情更要求传统文化认同多族裔的母国文化,汲取其它各族裔的优秀品质,使由白人主宰的传统文化获取新鲜血液,永葆其主流文化的活力与地位。观察家与学者注意到,以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民权运动为标志,美国主流文化开始丧失其控制地位,一个新的文化取向正在悄悄地兴起,这就是相当多的白人精英与WASP取开放的心态,主张在平等的基础上实行种族融合,而非裔与其它诸族裔正渐渐融入主流社会,认同主流文化,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他们的母国文化因子与把这些异族因子掺入美国社会,丰富美国生活方式。这个文化现象被称之为“双重认同”。近半个世纪以来,美国文化取向的基本特征就是在认可传统文化之前提下,实现“双重认同”。
  直到大选胜负揭晓的前一天,中国乃至西方世界对奥巴马当选还持怀疑态度。然而,奥巴马迅雷不及掩耳地羸得大选,使我们不能不重新审视美国,探究这位非裔美国人取胜的缘由。缘由就在于上述近半个世纪以来美国之变化,这是美国诞生第一个非裔总统的深刻的文化背景。政治往往具有表面性短暂性,惟文化是影响历史进程的长远的相对稳定的因素。重大的历史事件都可视为文化现象,从文化角度做出解释。奥巴马当选反映了一个重大的文化现象,就是美国社会正在走向种族和谐。像整个人类的历史发展一样,和谐也是当今美国发展的主旋律。
  在走向社会进步与和谐的进程中,一个重要的不可回避的问题是怎样对待传统文化。“五四”以来直到今天,中国文化界思想界都在讨论这个问题。当年吴宓与“学衡”派就这一问题提出了他们的主张。他们更强调要尊重传统,在这一基础上对它进行渐进的改造。从长远看,“学衡”派的主张是有其合理的可取的一面。他们在正确对待传统文化这个问题大问题上有独到的观解,作出了重要贡献,即使在今天,仍有其存在与参照的价值。
  美国半个世纪变化也表明,如何正确对待传统文化成了美国发展中一个重大问题。产生了两个极端:一个白人极端分子,他们原封不动保留传统文化,坚持“白人种族优越论”,因此,被称作原教旨主义者。另一端是少数的非裔美国人,他们试图否认非裔已置身两百年的美国社会与美国传统文化,宣扬“黑色优越论”,唯独黑色是美丽的。还有人主张脱离美国,建立黑人独立国。奥巴马当选表明美国选民对这两个极端的摒弃,是一种美国的族裔走向认同与和谐的“证书”。
  据说,我是“雨僧讲坛”的第一位讲西方文化的演讲者。作为一个美国历史与文化学者,我想,向学生介绍一些西方文化是必要的。有助于学生进行中西文化比较,这不正是吴宓大师毕生从事与倡导的事业?
  我的讲演像是在向吴宓大师交一份学习心得,藉此同他对话。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