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  第 1034 期 2010-10-30
爱国恤民 百世可风
纪念翁同龢诞辰180周年
朱宝琴 点击:3658
【字号 】 【 关闭
  在纪念翁同龢诞辰180周年之际,重温翁同龢忧心国事、谋求变法、奋力图强的爱国故事,特别是重温翁同龢遭黜逐开缺回籍仍忧国恤民的诗词,总会让人感到一种心灵的撼动和自省。
  翁同龢是晚清朝廷的重臣。荣任两朝帝师,历任户部侍郎、左都御史、刑部尚书、工部尚书、户部尚书。先后入军机处,兼总理各国事务。这位笃信旧学、受传统教育的老臣,参与了晚清年间的许多重大朝政活动和社会变革,是我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政治家。甲午战败后,翁同龢“深以旧法实不足恃”,全力支持光绪皇帝,促成维新变法的开展。与当时梁启超所抨击的那些坚决反对改革的守旧大臣的作派大相径庭。翁同龢不仅向光绪皇帝密荐康有为,援引维新派,还奉旨代拟宣布变法的“国是诏”,故康有为誉其为“艰难救国民”“中国维新业”第一人。
  缅怀先贤,后人对翁同龢的敬仰,主要原因还在于他赤城无私的爱国之情。1879年,清政府派遣昏馈的主和派崇厚前往俄国交涉收回伊犁事宜,时任工部尚书的翁同龢极力反对,“屡言其必偾事”,结果“崇厚果擅许俄国陆路通商十八条。”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星瓦几亚条约》。当时俄国以“十八条要挟”,又在伊犁四周集结军队,并调派军舰在中国领海游弋,恃武力相胁。清朝统治集团内部“诸臣持两端,唯恭邸言战不足恃,不敢作孤注一掷。”表现出和战不决。廷论中翁同龢力主“废约、备战、重开谈判”。1880年8月,在两宫皇太后召见时,翁同龢又提出:“言战非难,必皇太后先定主意,枢臣及诸臣一心则可,若旋战即和,贻误更大。”力主朝廷早定方针,作好备战。
  翁同龢主张抗击外来侵略,反对妥协求和的思想还表现在拒割台湾捍卫国家领土完整的严正立场和行为。甲午战争爆发时,身为军机大臣、户部尚书的翁同龢,对清朝军事战场的形势忧心忡忡,“自念以菲才而当枢要,外患日迫,内政未修,每中夜彷徨,憾不自毙”。他虽花甲之年,疾病缠身,仍以拳拳报国之心,操劳不已。他一面奏请加强台湾的防御力量;一面竭力增拨济助,力挽台湾御敌危局。甲午战败,马关议和,日本意欲中国割地、赔款。以西太后、李鸿章为首的求和派,媚外卖国不顾国家民族利益一味妥协退让。翁同龢据理力争,旗帜鲜明地反对割台。为此,他时而据理廷争强调“台湾万无议及之理。”时而屈尊登门拜见议和大臣李鸿章,要李在谈判中对台湾问题务必“坚持”。当时翁同龢虽洞察西方列强与日本沆瀣一气助倭为虐,但仍抱着拯救台湾的一线希望,希冀通过挽请各国助华保台的活动,迫令日本放弃对台湾的要求。由于列强无意帮助中国,翁同龢利用列强助华保台的目的最终未能实现。当李鸿章将《马关条约》的内容电达清廷时,翁同龢与同僚李兰荪“相对流涕”悲愤不已。作为光绪帝的老师,翁同龢在光绪因战败下“罪已诏”后,也自拟了《自请为甲午战败罢职疏》。疏中自责不已说:
  “奏为微臣奉职无状,上累圣明,丞请罢斥,以明黜陟事。……时值倭奴逞志,愈胜愈骄,臣于敌势军情瞢然不识,遂致全权之使再出,而和议于是遂成。割地偿款为从古所未有,既不能力争于未划押之前,又不能挽回于未批准之际,依违淟涊,偃卧泛滥,此等情形,直同已死。今者条款已到,御押已签,条约已定,皇上当下哀通之诏,作舍旧之谋,奋发有为,以雪斯耻。臣之衰残庸懦,自揣万不足以仰赞朝谟,若再久典朝班,是谓进退失据。缘此沥诚吁请将臣一切职事悉行革退,俾归田里,以尽余年,则皇上再造之恩隆天厚地,臣当衔接永永不忘矣。谨缮陈奏,仍席藁待罪不胜感激恳款之至。”疏中不难看出受儒家传统教育的封建君臣观,但忠君爱国的真情实感跃然纸上,令人过目难忘。
  两朝帝师翁同龢不仅教导同治、光绪要爱民、恤民弘扬帝德,自己在户部、工部任上,甚至开缺回籍,其爱民、恤民的思想和行为也是值得称道的。
  1874年(同治十三年),谕旨为后宫大修圆明园。当时国库匮乏,民力维艰,翁同龢在同治帝和两宫皇太后召见他时,“具陈民生艰苦、众怒沸腾,”“请停圆明园工”。由于他的直谏和同僚的附和,同治帝“是日有旨停园工”。
  光绪年间,北方水灾频发,每年水患总有大批灾民,避难涌入京城。一到冬天,冻馁饿毙者不计其数。特别是1893年水患期间,仅京城内外倒塌房屋即达数万家,死伤不下2万余人。翁同龢不顾年迈“腿疾时作”,亲往灾区察视灾情,同时“拨义仓谷百石交西城、银五千往通州办急赈”。为解燃眉之急,翁同龢与同僚至好“徐荫轩、李兰荪联名募捐急赈”,并带头“首捐三百”。随后“与徐荫轩联衔请发通仓米二万,又定分三路发赈”。就像清代方大湜官箴之书《平平言》所说“民生休戚,肠不可不热。肠不热,则百姓之休戚,如秦越肥瘠,漠不相关矣”。
  1898年翁同龢被开缺回籍,他两袖清风,贫病交积,过了六年忧馋畏讥的幽居生活。吟读其晚年瓶隐庐留下的诗词,其“居庙堂之高则忧其君,处江湖之远则忧其民”的中国传统士大夫的气节至今令人敬仰。
  翁同龢临终前不久留下一首《有逐余舟呼冤者纪之以诗》集中体现了他悯民穷、恤民灾、除民害的理念。全文如下:正月二十六日,乘舟过西门,靖江人卜氏兄弟随舟呼冤。询之,家在谢家桥,距靖江城二十五里,哨弁罗、张二人,以称贷不应,袒其妇而挞其姑,并杖其兄弟数百,冤莫伸也。解慰之,助以归资。诗云:
  冤愤塞天地,蹈海亦其常。哀哉有老母,回顾增彷徨。路遇白发叟,拄杖来何方。导我叩公门,令我陈衷肠。嗟余无斧柯,安能戢豪强。赠汝以一言,至柔能克刚。叩头谢老兵,黽免供酒浆。毋为妄号诉,天意终苍茫。 
  诗中暴露了地方兵痞对百姓欺压凌辱,百姓申诉无门的严酷现实。也道出了翁同龢有为民除害的意念,但以待罪之身不能兴利除弊的苦闷。但他“解慰之,助以归资”的善举是难能可贵的。
  翁同龢逝世已经100余年了,但他勤政爱民、清廉为官,不仅为世所重,也不失为中国传统政治文明中珍贵历史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翁同龢爱国爱民,他在施政善举中,特别是皇家待师傅刻薄寡恩的逆境中,一如既往地悯民穷、恤民灾、询民瘼的情怀,对我们今天建设和谐社会、倡导清明政治、重视民生不无积极作用。
(作者为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