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1034 期 2010-10-30
我在国际学院这四年
伏 潇 点击:3304
【字号 】 【 关闭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毕业时看着即将离校的同学手里拎着行李、脸上流露着不舍———然而我却感受不到强烈的离愁别绪,像是一个不和谐的人走在校园浓郁别离的情绪里。但是,我确信,在南大国际学院四年的学习生活将会成为我人生最重要的回忆。
  当初决定加入国际学院中加项目时候,我就清楚和南大同学之间的感情会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巩固而冷淡。情谊的培养是需要时间的,而两年明显太短了。因而参加毕业旅行时同学们会对我过于礼貌,以至于让我觉得疏远;因而当我坐在最后一次班级聚餐的餐桌上,看着大家哭成一团,我却呆呆的不知所措;因而当我和同学们告别、他们一个个和我拥抱时我会觉得多多少少有些勉强。从某种意义上说,我的大学生涯是不完整的,我没有完整走过和同学们“相遇—相知—惜别”的过程,刚开始“相知”便突然离场,待我回来时已经跳到了“惜别”。
  在南大的前两年,为了替异国的学习生活做好准备,我将几乎所有的时间花在了学习上。一些同学为了社团或学生活动而奔走,一些同学在运动场挥汗如雨时,而我却始终静静地坐在自习教室。待我领悟到“比之一味的静,动静皆宜才是更高的境界”,待我发觉我完全可以让自己的大学生过得更精彩,我已经置身加拿大了。过重的学业让我无心顾及其他,在滑铁卢大学的两年生活学习依旧是绝对的中心。因而从滑铁卢毕业回到南大,我努力让自己“动”起来———去敬老院陪老人聊天散步、参加红十字协会的培训、参与各种版聚、去公司实习、做国际学院的助理———像是为了把握最后的机会来弥补一下大学四年的“静”。
  在国际学院四年的学习扩充了我的知识储备,提高了我的学术水平;加拿大两年的学习生活开阔了我的视野,增强了我的适应能力。回望过去的四年———炎热的夏天躲在浦口思源图书馆靠窗的小桌边翻阅图书,在教学楼一区教室自习的间隙和朋友在大平台吹着晚风散步聊天,夏天西平教室外隐约的蝉鸣,滑大Davis li-brary地下室的quite study room里的挑灯夜战,夜晚从Dana Porter library回宿舍的路上MP3里播放的轻快音乐———我很确定那些时刻的我是幸福而满足的。
  我留恋四年南大国际学院生活,有太多太多的记忆点滴,满盈盈地充填在心间。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们会不期而至地在我的脑海浮现,那是这四年为以后预存的甜美怀念。
编后:2010年,国际学院双学位国际交流生项目送走了第一届毕业生,伏潇就是其中的一员。伏潇同学是南大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资源环境与城乡规划管理专业2006级本科生,2008年赴滑铁卢大学环境学院就读,2010年获得南大与滑铁卢大学本科双学位,现在加拿大名校UBC(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全额奖学金攻读硕士学位。本刊选登此文,希望能为南大师生们打开一扇了解国际学院的“窗口”。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