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1034 期 2010-10-30
奇石有语
费 城 点击:5853
【字号 】 【 关闭
  在沿河的一家家奇石店铺面前,不断迎来购买奇石的游人。他们在展示的柜台上赏玩着店家从河床里打捞来的各类奇石,不断有人和店家砍价还价,挑选自己心仪的石头,成交,付钱出门,然后,再走进另一家铺面,继续讨价还价。
  在店铺陈列的琳琅满目的奇石集会面前,店主兴致勃勃地向顾客介绍各类奇石的质地和品相,其实真正叫人一见倾心的石头,我认为是不多的。虽然从科学的角度看,衡量美石价值的方法有很多种,或许很繁复,或许很简单,那买主和卖家比照出的,可能更多的是石头的商品价值和市场效益。
  黄昏时分,我和几位慕名前来采风的到码头低缓的浅滩上散步,我们倚靠在河边的巨石上畅谈,观望着河水的流向与岸边静静生长的石头。返回的时候,我从浅滩上捡回了一块被月光擦亮的卵石,它光洁、平整的造型,吸引了我的目光。在微弱的光线中,石头的表层隐约透射出淡淡的夜绿色的光芒。回到住地,我细细打量这块随手拾回的石块,它圆润的周身似乎有着一个不大显眼的缺口,更像是一个断口,仿佛是被一种力,硬生生地从巨大的石头上掰下的一个犄角,然后坠落河中,被无数的流水和沙石冲洗、打磨,最后幻化成现在的模样。
  那些流淌在石头身旁的时光多像一滴滴露水,在岁月漫长的旅程中,将那些粗糙无比、棱角分明的石头,逐一打磨成一块块圆润无比、光洁剔透、精美奇绝的卵石。最后,却被上帝之手抛出,滚落在人间,最后被潮汐搁浅在这片河滩浅淡的月色下。
  我甚至坚定地以为,拾回的这块石头与我的相遇是一种造化的缘份。无论它在别人眼里是如何的粗糙、古拙,抑或精美绝伦,我相信它的归宿和我始终存在着某种既定的机缘。
  石头的品相有很多种,赏石的眼光也有很多种。我以为石头的语言是一种花朵,它绽放在石头内部,有着石头一般坚硬质地的核心,它们永远痛苦、冷峻的内心,在感触和碰撞中迸溅出水样的火花。
  缄默的石头始终沉默不语,但我相信它们在我未知的某个地方唱着自己的歌。它们歌唱在季节之外,人群之外。会读石的人,一定是个命定的有缘人,他甚至能够读懂石头隐秘的语言和歌唱。在寂寥的夜的深渊,我看到河道低缓的浅滩上,一块块被河水洗净的卵石,它们在明亮的月色下唱着河流的歌谣。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