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1044 期 2011-03-20
行春漫游
洪 玲 点击:2400
【字号 】 【 关闭
  一声炮响在清晨中炸开睡梦,因守岁还残留的浓浓倦意,让人顷刻间还无法清醒。但是没多久已然着装整齐的父亲便口中叨念着“初一早,初二早,初三困到饱”的俗谚,起劲儿地催促依然恋栈梦乡的我们快快起床。前一晚上,父亲即翻检了日历,确认了今年出行最吉祥的方位和时辰,在拜过祖先神明、用过早饭之后,父母亲就领着我们姐弟四人浩浩荡荡地出发。
  每年新春,“行春”是父亲坚持一定要全员到齐的仪式。除夕夜送走了功成身退的一整年,不管顺逆,在新年来临的第一个早晨,全家人一起用崭新的心情和眼光迎新去旧,用亲身履踏刻划乡土人情的温润记忆。
  一路上,我们随兴地玩赏平常已经相当熟稔,但是当下却显的别具新趣的小镇风光。大多数的商店都还紧闭大门,唯一显得喜气的是,刚燃放过还来不及扫去满地的炮竹灰屑和仍然散翳不去的火药味儿。父亲特别注意家家户户张贴的崭新春联,看见比较有意思的联句,总会停下来指给我们看。还有不少粗心上下联贴反的,也成为我们打趣的对象。路上偶尔也遇见和我们一样衣履整齐全家出游的其他人,见了面,就算是不认识的,也都微笑互道恭喜新年好;如果是旧识,那份欢喜就更加亲切热烈了。
  如果顺路的话,父亲也趁行春的机会带我们走访亲友。或是久未谋面的老友,或是他那八十几岁的启蒙先生。在尚未实施九年义务教育的年代,父亲因为家贫,未能升读初中,一心向学的他自学之余还到私塾里进修四书五经、吟诗作对,一年之后,先生升他当了助教,以免除束修的负担。那位被推崇为宿儒的老师,对当年一个瘦弱多病、矮小不起眼,却又坚毅好学不服输的十几岁穷孩子来说,真算是一辈子最重要的贵人了。有好几年的时间,父亲总是在新春的第一天带着一家大小登门拜年,先生端坐在不知教育薰陶过多少学子的学堂当中,他精神奕奕的形貌,到现在都还深刻地留在我的脑海里。
  最后一站照例是镇郊的土地公庙。这土地公庙打我有记忆以来就在这儿了。凡是做生意的商家每个月逢初二、十六都要拜拜土地公以祈求生意兴隆,每年大年初二是当年第一次拜祭。为抢得“头牙”的好兆头,许多人在初一晚上十一点,一交了子时,就赶忙备妥三牲四礼,燃香祝祷。初一早上这里虽然不如抢作“头牙”时的人山人海,却也挤满了镇上大部分相熟的人。而我们这些小孩子最快乐的时刻,就是当拜完土地公之后,分食那些香甜的饼干糖果。因为如此,每年例行的“行春”之旅也就都留下了甜甜蜜蜜的余韵。
  我美丽的故乡黄河故道在几年之前因为一场大地震而顿失血色,靠勇气重新站起来的她,在迈入中年的我看来,却已经有一点儿陌生。各嫁一方的姐妹们各有各的悲喜人生,翻看几乎要泛黄的陈年旧照,那穿着新衣新鞋,瘦瘦的、短发的少女的我,让人不免有些感伤。一直到我出嫁不在家过年为止,算算有也三十个年头,陪伴着家人一起度过新年。父亲已经不在好几年了,母亲如今也略显老态,现在回想起来,那清新的春意和扑鼻的鞭炮味道,是弥足珍贵却已经不可返回的幸福,只是当时的我并不真的知道……
  “行春”这样的传统民俗,到后来竟然演变成我生活中不可少的活动,不同的是我对时间和方向的掌握不是那么讲究精确,它对我的意义比较像是“即兴漫游”。带着好奇的心灵和自由的身躯,不管是往那个方向出发,何时出发,几时回程?都是兴之所至。而且奇妙的是,不管我游荡得再远,终究我还是会走向“家”的方向。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