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1044 期 2011-03-20
奎湖春水
陈满意 点击:2720
【字号 】 【 关闭
  和暖的阳光,透明的空气,当带着些微寒意的风吹皱奎湖的春水时,每个人的心情都会在这春风和煦的时节,变得蠢蠢欲动。节后的暖阳下万物带着复苏的萌动,整个生命都在奎湖边张扬成了一片吃风的帆。
  带我们去奎湖的一个读高二的孩子,带着几分稚气,有些腼腆但却彬彬有礼。他带着我们穿过马路和小镇上一条热闹非凡的街道,眼前豁然开朗的刹那,看到的是一片浩淼的湖水。湖边有一个弃置的独木舟,一半沉浸在水中,周身带着一些浓浓的绿苔,是在水中置放很久的缘故。距离独木舟不远处是一些泛黄的水草,在初春的湖面上依旧浮荡着。湖边是举手抬足间风流万种的浣衣女子,白莲似的手儿抚琴般地把湖水拨得潺潺而歌,再找根竹竿把衣物晾起,河风起时,衣袂飘然……这是江南有湖泊沟汊的地方都会传承来风景。
  我们的向导显然对这个湖泊不是十分了解,对湖面上的亭台楼榭、曲桥围廊不能说出个所以然,对眼前的景物也语焉不详,一切都在这个理科生的脑海中省略为符号,眼前的美景也只好由自己细细品味了。原来泱泱万亩的奎湖是芜湖市第一大湖泊,奎湖又名奎潭湖。湖中有莼墩、荷花墩、妻鹭墩、龙墩、鱼墩、龟嘴墩、芰荷墩等七个岛状土墩,因它们在奎潭湖中对应天上北斗七星,故得名奎潭湖。这个湖泊曾是南陵首任县令周瑜训练水师的重要场所,东吴名将黄盖之墓位于湖侧,其人文景观丰富由此可见一斑。
  奎湖有着江南春水的温情,秋水的清明,那些水总是柔柔的,触之如手间滑落的绸缎,妙不可言。朱自清在他优美的散文里会将湖比作充满迷人味道的少女,比作一块诱人的祖母绿。梭罗也在他的《瓦尔登湖》中写道:“一个湖是风景中最美丽、最富于表情的姿容。它是大地的眼睛。观看着它的人同时也可衡量着他自身天性的深度。湖边的河生树是这眼睛边上的睫毛,而四周树木郁郁葱葱的群山和悬崖,则是悬在眼睛上的眉毛。”
  奎湖深蓝的水面折射着阳光,一掬清芬,我分明触及了水的精灵,水波一圈圈传播着绿的消息。岸边的垂柳泛出鹅黄般的嫩绿柳芽,如同擦身而过身材修长少女,青春的气息带着心的律动。垂柳无语,白云能读懂,清风能会意,奎湖里的草木虫鱼都能相互明了。风信子在湖面的空气中传播着每一个关于风带来的故事。湖里时不时跳起一条透气的不知名的鱼,将湖水溅在横在湖面的小木舟船弦舟楫上,更将沉醉于此的游人从沉沉的思想中惊醒。走在奎潭湖畔,隐约的吴语牵连起昨日经典的故事,群飞的白鹭打动了沉寂已久的心境。我如此强烈地感受到,逝去的日子和从前的生活,如水一般律动。江南天暖,湖边不远处的黄色腊梅开得极好,香气漫溢。阳光盛在奎湖岸边远近楼宇的每一处罅隙间,荡漾摇曳。
  东风拂过湖面,碧波随风荡漾,一群白鹅用红掌在湖中心轻轻划出一道漂亮的水纹,久久不散,它们是何时从远方飞来,被这一湖碧波留栖?湖水汪汪蓝澈如空气,一尾尾悠游的鱼儿相戏水草之中,当人一靠近,倏溜就不见了踪影。湖边是鹅卵石铺就的甬道,每逢清晨、午后,可携伊人之手,与其并肩漫步其上,低眉细语也罢,笑声串串也罢,别样生活感觉油然而生……
  随后赶往奎湖的一侧黄盖墓,朝拜心目中的老英雄,这位曾经指挥千军万马、叱诧风云的将军,而今却化成一掬黄土,任后人探寻,凭吊。经过千年风雨历练之后,所谓的遗迹不过只是黄土旁的牌碑,所谓的怀古不过是默读着记载的文书,遥想曾经的辉煌罢了。对于只用眼睛来吸收思考的我,内心里也不免对眼前的情景有些失落。张爱玲说:“隔着三十年的辛苦路往回望,再美的月亮也不免带点凄凉。”看到多少名垂青史的风流人物最后还是在一掬黄土里结束,当数十年的风沙吹平那一堆土,一切又是那么的风平浪静,一切的风流与名流都是一地平川,悲凉从心底而生。
  强烈的目的性一直伤害着人生联想的完美,在风景面前,看景的欲望总是萎靡或者打折。美,有时不是来自于走近,而是远离,它会在时空中、距离里滋生着永恒的美丽。记得有人说禅是一种放下的智慧,没有零零碎碎的挂碍,人生才能进入畅达自由的境界,原来,赏景也是如此。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