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生活】  第 1053 期 2011-06-20
拍南大人自己的电影
侯印国 唐寒玉 倪宁宁 点击:8051
【字号 】 【 关闭
  南大校园剧的氛围向来很浓厚,独立DV短剧在南大校园并不罕见,只不过以往公映的不多,往往都是上传网络或者个人收藏。而近一年来,自制DV剧并公映的风潮在南大的仙林校区悄然流行,让我们随着记者的探访,一起走近这其中的精彩:

一个人的南京以南:《城南旧事》by潘梦旭
  去年一个普通的傍晚,南大仙林校区的“黑匣子”剧场,文学院学生潘梦旭的DV片《城南旧事》放映结束后,观众沉默了有半分钟之久,然后是一阵时间持续更久的掌声。《城南旧事》曾经在南大进行过两次放映,今年还应邀参加了在香港举办的国际大学生电影展的展映活动。
  “这个评事街,就是淘气啊吵嘴啊,都到这块儿调解评理的地方。”这是《城南旧事》的开场白,出自一位60岁左右大妈的口。与这部纪录片出现的所有“台词”一样,它是一句纯正的老南京话(城南话)。《城南旧事》集中拍摄了生活在评事街及周边街巷四户人家的事情:年迈的理发师、经营着一个简陋报刊亭的9口之家、寡居的老太太、反对拆迁的中年男人。“拆迁只是一个背景。”在潘梦旭看来,老城南人的衣食住行才是这部电影所要着力呈现的内容。
  拍纪录片不是件容易的事,首先要和被拍摄对象沟通。“我首先会观察我需要什么,其在整部电影中可能的位置,当我觉得他有可能成为我的拍摄对象后,我就会主动去与他聊天、沟通。”潘梦旭说,她的方式很直接,会直接告诉对方自己是南大的学生,不是记者,并主动拿出学生证。“我会对他们说自己对老城南感兴趣,想把一些事情通过摄像机记录下来。”如果他们觉得面对镜头感到不便,可以随时喊停。“我必须停下来,这涉及到纪录片伦理。”不过在潘梦旭看来,老城南人都很通情达理。她第一次接触“9口之家”时,老太太正在报刊亭卖报,“老人家不仅和我聊天,还拿出水果给我吃。”
  整部电影,没有任何画外音,有的只是场景的客观呈现和一些纯客观介绍的文字。“我不是没有话说,我的话都在镜头里了。”潘梦旭说她不想用一篇“论文”来论述老城南,“老城南是活生生的,我能听见它的心跳。”这部30分钟的电影的前27分钟,除了人物说话之外,没有任何画外音,也没有任何配乐,最大限度显现了一种纯客观的姿态,这也是一种典型的纪录片风格。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城南旧事》从第27分钟开始,突然出现了一段音调由弱渐强的钢琴曲,与这段不失优美的音乐相配合的是评事街的一些长镜头:斑驳的墙壁,长长的巷子,迎着镜头走来的行人,风中摇晃的衣架,晾晒的冬菇,房间里幽暗的灯光,正在工作的理发师,简陋的小报亭,等待儿女的老太太……画面非常精致,如果前面的27分钟是一篇纪实散文的话,这后三分钟似乎变成了一首诗。但是潘梦旭不认为最后3分钟的片子体现了多少情感因素。“前面太硬了,太有棱角了。我想把它变得舒缓下来,回到生活本身。”她说,在老城南人看来,无论发生什么变故,生活还是会继续下去,必须继续下去。

女生的悄悄话:《相思币》by李方甜
  2011年3月15日晚《相思币》在南大仙林校区正式上映,反响颇佳。而该剧的主演、编辑、导演甚至剪辑师都是一个名叫李方甜的女孩,在南大历史系读大三。
  《相思币》讲述的是一个由于玩暧昧而引发的校园爱情故事。女主角杜薇(李方甜饰)是一个温柔却执拗的女孩,喜欢从老旧的卡带随身听里传出的旋律,爱看张小娴细腻真挚的情感文字。她的生活本来是平淡如水的,然而却因为一次偶然的换零钱风波,在校园里邂逅了烈阳般热情的风云人物———尹天浩(吴桐饰)。缘分使然,两人渐渐走进了对方的生活,但是杜薇越来越觉得不安,因为她发现,她能与他谈笑、玩闹,却始终走不进他的心。匆匆两年过去,在不得不选择的十字路口,杜薇终于放弃了这份虚无的感情,从而邂逅了人生另外一段幸福。这个剧本的想法最初源于几个女生的悄悄话,一个闺密为若即若离的小暧昧而大吐苦水,结果却发现几乎每个人都曾经遇到一个暧昧的“他”。“可能是因为这个时代的速度太快,人心也越来越浮躁了,谈一段认真的感情实在要背负太多的责任和义务,而玩暧昧的话就简单得多。当这种感情态度在大学里蔓延的时候,付出真心的那个人反而是在感情中受到伤害最大的那一个,”李方甜对暧昧有自己独到的理解,并因此萌发了写剧的想法,“把这个情况拍成DV剧,虽然不能起到扭转局面的作用,但起码能够表达一下我们心中的呼吁。现在大学生心中是多么呼唤真实的情感”。整个剧本前前后后也算是“增删数次,批阅三旬”,才最后成型。
  非科班的李方甜有说拍就拍的底气,是因为在大一的时候和朋友们拍摄过一部DV剧《迷失教学楼》,学到了不少拍戏的专业知识,如何写分镜头剧本,剪片时如何断、如何接,如何保持悬念和引导观众,如何制作字幕特效等都有了自己的独到心得。所以这次又与当时剧组的原班人马一拍即合,很快就开始了剧本的创作和拍摄。“整个剧组,没有一个是学影视制作专业的,都是凭悟性和自学来演戏的,大家利用课余时间完成了拍摄。”执行导演李思洋在拍摄过程中展现出出众的领导能力,指导各部门调度都非常顺畅。摄像蒋欧悦和车旭东为了处理好剧中的镜头,专门向北影的同学讨教了摄像拍摄技术,并且有一定的美术功底,对摄像也很有感觉,“所以整部《相思币》拍出的镜头都很唯美”。这个由一群外行人组建起来的剧组课余时间往返仙林鼓楼两地,还跑到栖霞山取景。整个拍摄过程很辛苦却也充满了欢乐,“就像一次次的旅行,在旅行中加深彼此的友谊”。另外她还请到了南大历史系小有名气的“情歌小王子”席天士。“他很有音乐天分,会自己填词作曲,”席同学热情地答应了李方甜的邀请,为《相思币》创作了主题曲《听说》。“我听说二十岁的年纪如花一朵/青春像个转不停的陀螺/我听说你侬我侬只是流云散落/敌不过/时间戳破。”席天士的这首曲调非常清新,细腻的歌词里透着隐隐的忧伤,充分表达出了在暧昧中挣扎的人们的那种心态,跟《相思币》非常搭调。
  由于是在3月15日首映,因此本剧的宣传语是“邀你在3·15为爱情打假”,别出心裁又十分贴切。首映反响极佳,学校老师观看后立即推荐了《相思币》参加深圳的DV大赛。

明天要趁早:《趁早》by刘栩嘉
  4月15日,徐争一在几个音乐发烧友简陋的私人设备支持下录下了可能是他在仙林留下的最后一首歌,《趁早》。17号,刘栩嘉和花生鱼子酱小组(成员:姚远、谭小雪、蔡玲、史瑞、沈舒舒)在体育馆草地前开始了《趁早》MV拍摄合作之路,三日后凌晨4点,分镜头脚本终稿敲定。28日,他们向第二届仙林大学生电影节组委会提交了参赛作品,“只是试一试”。而就在6个人正渐渐淡忘这件事时,他们突然被告知《趁早》获得了第一名。5月,这部电影在仙林校区图书馆公映。 
  粗线条的女生和刻意寻求感情回报的男生,一个冷淡自我、一个温厚却敏感。在男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冷处理报复里,双方最终发现谁也没有真正在爱谁,而离开才是最好的结局。这,就是《趁早》所讲述的故事。 
  当张宇沧桑的声线转为年轻的嗓音,成年男女彻彻底底的撕心裂肺也演变成青年恋人的意气、后悔与无奈,感情相对稚嫩,却也更贴合如今年轻人的生活。“我们意图把MV的剧情分为现实和回忆两大部分,分别通过灰色、旧照片黄色两种不同色调加以区分,从而充分表现男主角心境。”由此,男主角演员选定便成了MV的关键,而宋宇韬却可以说是众望所归之人选。刘栩嘉曾和他合作过根据小百合BBS里HomoSky版热帖《念一郎》改编的同志影片《健一》,“当时就觉得宋的表演可圈可点,节奏和度把握得很不错”,他的这点看法刚好与制片姚远不谋而合。 
  演员敲定,画面就成为重中之重。“可以说每一组画面都是按照我对于歌词的理解和音乐的感悟精心设计的”,开头没出歌词的那几组镜头和片尾的结局式镜头、KTV里女生被疯狂灌酒、男生在空旷马路上发泄般奔跑、背醉酒的女生回学校……“在编剧的时候就在脑海里过电影过了无数次”,付出总会有收获,在成品MV里,这些几经推敲的段落已然成为全片的亮点。值得一提的是,女主角扮演者帅梦婷在拍摄KTV被灌酒一段时是真的在不断喝酒,为了更好地进入状态,群众演员也都喝了酒。“更甚的是,女主为了进入癫狂的那种状态甚至现场跳了一段gaga的《poker face》”,大家的奉献敬业精神让团队里的六个人都十分感动。而MV最后男主角在路上狂奔呐喊那一段极具爆发性的戏份让不少同学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据导演刘栩嘉透露,此段“每一个景别每一组镜头全都是一遍过的”,表情和肢体语言都十分到位,嘶吼的声音为原片增添了不少意想不到的效果。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刘栩嘉在阐述MV主题时说道,“也希望以此向观众说明,感情没有对错,过于在乎得失计较回报的感情不会单纯不会有好结果,既然不是认真相爱,就要“趁早”醒悟。” 
  这个年轻的制作团队有的因自身经历对影视有着执着的激情,有的因学习兴趣对广电行业有着更大的目标,在通往梦想的道路上,他们已经为自己树立起一座里程碑。“趁着年轻多努力一些,多自信一点,多执着一把,如果还没有踏上社会就消磨了理想,那么永远都没有一个认识自己的机会!”电影人要想别人不敢想的、去做别人不敢做的,“恋爱要趁早,追梦要趁早,出名要趁早,结束不适合自己的一切也要趁早!”

行李里装着你,装着命运:《红河与白沙》by黄玉啸
  “难能可贵!”,文学院吕效平教授一直对《红河与白沙》这部07级戏文专业的学生拍摄的DV剧赞叹有加。到目前,这部电影已经在南京大学两个校区公映了四场,最近一次就在上个周。
  “鹏是一个五流大学的学生,但他一直相信自己是有追求的人。经历学校的暴力事件后他决定退学复读,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在这里,丰富的生活使他迷茫,不知道自己该追求什么。在对欲望的思考中鹏被分裂成两个人,一个人抽烟只抽红河,另一个只抽白沙。鹏A排斥欲望,但为欲望所恼,他躲避在诗歌和戏剧里。鹏B却丝毫不掩饰,他如痴如醉的追求所有,爱情,事业,健康。两人说好互不干涉,但他们却都爱上了一个叫智的清纯女孩……”
  和所有一流的文艺片一样,《红河与白沙》的剧情在非专业的同学们看来总是似懂非懂,导演黄玉啸和主要演员冶晓鹏、曾智都是戏文专业的学生,专业的学习和训练让他们对文艺电影赏析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而团队成员对文艺学、诗学著作的深入阅读和对文艺电影的海量观影也给拍摄制作带来得天独厚的优势。
  但谈到制作短片的初衷,黄玉啸却出人意料地表示,他们本来仅仅是为了完成一项课程作业。“当时杨抒老师为我们开设《影视制作》课程,要求同学们个人或团队完成一个作品。男生们为了偷懒,决心通力合作,一起完成这个作业”,黄玉啸毫不掩饰当初的小小“秘密”。虽然黄玉啸之前的作品《苗》等已经多次在省、校比赛中拿到一等奖,但都是数周之内很快制作完成的作品,而这部为应付课业的短剧的剧本和拍摄却花费了团队整整一个学期的时间,而剪辑工作则是假期用了大半个月完成的。在南大所有公映过的学生电影中,这是最长的一部,83分钟的文艺剧情,一直在挑战着观众的耐心,但是似乎每次都挑战成功。
  电影的主题,或许引用其预告片中的一首诗,会更准确地表达:“飞机像一颗果实从枝头滴落,抵达幻想的泥土,一只天鹅,努力向外出离家园。水尚未醒来,河的面容沉静而忧伤。售票窗口在天上,云是水上的浮草。一只神秘的雪豹走过渡口,秋天安静,芦花如雪。我的行李里装着你,装着命运。”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