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第 1060 期 2011-11-10
滇西行纪实
□ 李庆余 点击:2204
【字号 】 【 关闭
  事隔四年,我应邀第二次来到昆明。在云南民族大学与昆明理工大学二位学者陪同下,沿着昆明—腾冲—瑞丽—畹町—芒市—龙陵一路进行考察与观光。而后从龙陵返程回到昆明,历时五天。这是一次难忘的旅行,也是我最愉快、最辛苦,也最有意义的旅行之一。

  8月27日上午9时,从昆明出发,开始我们的自驾游行程。除一、二次休息与用午餐外,车轮滚滚,直到晚上8时许到达腾冲。车程约800公里。办好旅馆的住房手续,这个白昼特长的省份,也已夜幕降临,小城的店铺都已打烊,好容易找到一家饭店,也忙着收拾店堂,我们就在其内厨房用餐,回到旅馆匆匆换洗入睡了。
  第二天一早用完早餐,我们即按计划去腾冲国殇墓园、李根源泉故居和顺镇参观与洲览。
  腾冲国殇墓园是我们这次滇西考察中的重点项目。国殇墓建于1944年,是为纪念抗日战争时期中国远征军第20集团军攻克腾冲战斗中阵亡将士而建的陵墓。经过半个多世纪,墓园基本保持原貌。
  珍珠港事变后,美国正式加入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亚洲太平洋战区成为二战中一个重要战区。开辟中缅英战场是这个战区的主要组成部份,它是中国抗日战争的战场之一,其战略意义是打通中国的国际交通线,以取得战略物资(主要来自美国的“租借”物资)支持中国内地的抗战。中国政府组成远征军,入缅作战。但第一次远征缅甸以失败告终,云南怒江以西大片土地沦陷。1943年,中美英三方共同决定反攻缅甸,中国政府一面重组远征军,一面准备反攻滇西,收复滇西失地。著称于二战史册的滇西战役开始了。1944年5月11日,中国远征军强渡怒江,第20集团军指向腾冲,第11集团攻击龙陵、芒市,经过9个月的激战,全歼日军21000人,收复滇西失地,于1945年1月27日同驻印军会师缅北。
  腾冲战役进行得那么残酷与悲壮,从7月2日持续至9月14日,第20集团军以伤亡5倍于敌军的代价,歼敌3000人。腾冲人民深深地为抗日战士的英勇与牺牲而感动,而骄傲,这个国殇墓园在他们心目中是圣地,是历史的见证。
  进入墓园大门后,我们在管理处购置了一个大花圈,摆在称为“忠烈祠”的大厅,大厅一侧高挂着国民党元老于右任书写的匾额与蒋介石的题词,显得十分肃然与庄重。
  国殇墓园建立在山坡上,拾级而上,一路上斜坡形的墓地,树立着阵亡将士墓碑。讲解员告诉我们,已经找到3000余名将士的名字,都已树碑,还有4000名阵亡将士,正在寻找他们的名字。政府将树立腾冲阵亡将士墙。把每一个名字镌刻在墙上。已经知道的几名美军阵亡将士也安息在墓园里。
  国殇墓园树立众多石碑中,有二块碑特别引起我们的注意。一块是时任腾冲县县长张问德的《答田岛书》石碑。田岛是日本驻腾冲行政班本部长,他致信张县长,威恩兼施,劝其降日。张问德临危不惧、大义凛然,在回信中正告田岛:“由于道德及正义之压力,将使阁下及其同僚终有一日屈服于余及我腾冲人民之前。”一块石碑上刻的是蒋介石的手书,在这个手书中,他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的名义宣称此方圆之地乃为专门纪念,腾冲抗日将士永久之用,今后有任何人侵占此地严惩不贷。
  这个山坡的最高处竖起一座高大的阵亡将士纪念塔。据说,当年设计墓园时有意仿照南京中山陵的设计理念,在通往纪念碑的路上,砌成100多层台阶,让瞻仰者一步一步的走上台阶,直至纪念碑前默然致敬。讲解员见我是一衰弱老翁,劝我不要登高前往,但我坚持要走完这层层台阶,不敢半途而废。我的老伴由这女讲解员扶着上去。我们从高地远眺,看到来夙山是国殇墓园之背景,山上郁郁葱葱、绿树成林,陪伴阵亡将士安息。
  讲解员特地告诉我们下山后,还有墓园左侧的小广场也需要看一看。下山后,我们来到了这个小广场,其实是一块修筑大体整齐的空旷地面。墓园左侧的小广场有陈纳德与史迪威的铜像,这二位中国人民的友人、滇西战役的忠诚战士早已载入中国抗战史册,种入滇西人民与中国人民的心田。史迪威孙子在滇西访问后深情地说:“爷爷生前常用在回忆过去。他说,驼峰飞行不需要探照灯,不需要雷达导航系统,飞行队员只看着地下累累白骨铺成的路就可飞行。”是的,在1942年5月至1945年8月期间,驼峰飞行的飞机损失609架,平均两天损失一架,牺牲飞行员1500人,平均每天牺牲1人。正是这些飞机的残骇与牺牲者的尸体铺成的路,为后继者导航。

  8月28下午,经过4小时的车程,到达瑞丽市。瑞丽原是一个美丽寂静的城镇,靠着翡翠玉石产业与中缅边境贸易而发展成为滇西最大的口岸城市。在这里我们品尝了傣族农家乐,傣族宴是一席原生态菜肴,不讲究加工与佐料,而要保持其原汁原味。这场宴席是由七八个农家菜与一锅土鸡汤组成。七八个家常菜中有二个是烤牛肉,是傣族传统中烧烤,其它则是刚刚从田里采摘的不同品种蔬菜,个个在烧成后仍保持碧绿生青,新鲜程度是任何城市所不能见到的。傣族爱吃的主食是大米饭,放在竹筒里煮熟,谓之竹筒饭。傣族的酒是竹筒酒,也是在竹筒中配制而成。
  瑞丽最热闹的街是木石街与玉器街。前者主要是出售大件木料与山石,最著名的是树化石;后者主要是经营玉器首饰、摆件,尤以珍贵的翡翠珠宝享誉国内,故有“中国翠玉之乡”的美称。我们进入玉石街,果然是一派繁华景象,晚上十点还是霓红照耀,人群穿梭。
  瑞丽的繁华是这个玉石市场给带来的。一条不算太长的街道上,玉石商铺熙熙攘攘,有好多家,都是有五六个门面,乃至九十个门面的大商店。店堂里布满玉石商品,以高达一米至二米的树化石最为招眼,令人叹为观止。树化石是数万年前的大树经过风化凝结而成。店员说,这些巨型树化石由十万株大树才能长出一支。我们看得目不暇接,赞口不绝,真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中国玉石之瑰宝。
  在这些店铺,除了树化石外,大型木雕与巨型贵重木材是另一个亮点。几乎每一家店都有木雕,多是用贵重木料雕成。一个长达16米的清明上河图木雕,把唐代画家张择端的作品用木刻展现出来,我们凑近去看,工艺不凡,人物、风景被刻得细致入微,栩栩如生。功夫之深,可想而知。另有一家店,一进门就摆放着一个长木条的坯料,原来是一块花梨木条,长达6米,厚度大半米,搁在一个木架上,供人观赏,也作买卖。老板自称,这是他的镇店之宝,他尚未见过比之更大的一整块红木料了。
  观赏玉石街店铺,没有想到开了这么大的眼界!那一棵棵树化石,那精美细琢的大型木雕,大自然留下的大树木,都是在任何大城市博物馆所不可能见到的。我们在这些店铺看得入神,留连忘返,引起了店主与员工的注意,他们看出我们是外地人。一位20来岁的姑娘迎上来,笑着对我与老伴说,看着你们说话的态度,是来旅游的吧。我们回以笑脸,连连称是,并与她拉起家常。原来这位白皙、短发、亭亭玉立的姑娘来自滇西一个小镇,到这里来打工,才进这个店不到一年,我们从她那里知道,瑞丽这个玉石产业已做大,以至瑞丽周围的城镇都有大量人口到这里来打工。次日上午,我们去参观珠宝街,特意去访问一个面积达上千平米大型交易市场,的确是人头攒动,也有上百个摊位,摆出各种珠宝物件。据王主任说,瑞丽珠宝业每年交易额达人民币四五百亿元,而当地政府从中的税收入只有四五百万元,毕竟这个市场开发时间不长,还不成熟,管理更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
  在匆匆参观了玉器市场后,我们驾车至瑞丽最大的边境口岸。边检站的前面是一个巨大的停车场,中缅二国过境的货运车就临时停车在这里,等待海关检查,办完出入境手续后各向中国或缅甸内地驶去。广场两边是一幢幢二层楼的建筑,其中不少融入了傣族建筑的元素,显得别致异样,很有生活气息。与傣族同胞载歌载舞、活泼奔放的性格颇为一致。
  瑞丽的陆上口岸前景无限。当地政府已在规划如何扩大这些口岸了。扩大瑞丽口岸的规划,其背景是作为中国政府“十二·五”规划一部分的“桥头堡计划”。中国政府有意扩大我国边疆诸省同其邻国的贸易来往,想在东北、华南、西南的边境地区,扩大贸易口岸,使之成为贸易桥头堡。瑞丽是云南与东南亚地区进行贸易的前沿地带,是我国与东南亚多国的贸易的通道。因此,扩大瑞丽口岸与瑞丽市的规模是实现“桥头堡计划”的重大部署之一。
  我们在瑞丽观察的最后一站是畹町。这个中国最小的市级建制,不是基于它的人口与民族,而是它的地位与重要性。它是中缅边境上一个通道,当年美国“租借”物资从缅甸运到史迪威公路的入口处。现在这个狭小的畹町桥面已经不用了,作为历史见证得到保护。在它旁边已建起了一座新的畹町桥。

  我们结束了瑞丽的观光,怀着满足的心情奔向芒市(即公潞西市),从瑞丽到芒市有2个钟点车程。下午,去芒市中缅边界游,在导游的带领下进入缅甸境内。我们在缅甸领土上呆了半个小时。这块土地上,缅人形成了一个买卖日常用品与小杂货的市场,市场上的商品是从附近的中国市场上贩来的,供应住在这里的缅人。据说,缅甸城市为仰光等地比较繁华与发达。但一部份缅人仍愿越界到中国开铺经商,他们羡慕中国社会稳定,管理有序,税收合理,觉得在云南经商与生活有保障。
  芒市是李强教授的故乡,承李强家的雅意,招待我们晚餐。这个傣族式的晚餐,已准备半天了。这一回,连镇支书的女儿也来帮助烹饪。
  至今,这个傣汉混居的林落仍保存着一个传统,一家设宴请客,邻居当出力协助之。饭后,趁着太阳未落山,我们进村探视,这个有200家居民的村子显得十分幽静与洁净。家家的院子都宽敞,但也贫富不等,有人家已建起三层楼新房;也有经济不济,任房舍日渐破旧凋落者。这个傣族村子还保存了一个傣族的民主议事传统。村子里有一个建筑,谓议事厅,厅前有一个很大的天井。傣族男女每逢有全村的大事就聚集在这里进行议论,作出民主决策。那一天,厅里厅外集中了二三十个村民,多是老者。我们一问才知道是一个庆丰年的集会,人们都喜气洋洋,笑逐颜开。我们一进去他们就伸手邀请我们共进丰收餐。傣族同胞心情豁达开朗,对待客人真心诚意,我们虽素不相识,临别时却也相互拥抱,像是亲人一般。
  回芒市市区的公路上,要路过村支书的宅第,我们在这里驻留片刻,去看这位村官的家。村支书是傣族人,五十来岁,有三个孩子,一男二女。一进门是一个天井,堆满了柴火,是供烧火用的。大女儿现在跟着在北京打工的丈夫一起生活;二女儿在昆明上大学,读影视与主持人专业,这位傣族姑娘美丽动人,说一口十分流利纯正的汉语。村支书的儿子随其妻子在外地过着城市生活。
  我们从这个村支书的家庭构成与变化,可以看出中国城市化过程的一角,即使是那个边陲村寨,城市化也已吸引了他们的年青一代,而他们的父辈仍然保持着农民的气息与生活方式。

  次日上午,我们启程完成滇西行的最后一程———考察中国抗日战争史上震憾世界的滇西战役松山战场。汽车直驶龙陵县大娅口村。
  据松山战场管理所陈皖峰副所长介绍:大娅口村是来自印缅的美国“租借”物资进入史迪威公路的咽喉,村子虽小,其战略意义却十分重要,所以日本侵略者第一步就要占领大娅口,当不能得逞时,便把这个村子炸成一片焦土。现在的大娅村是居民战后回村重建的。
  陈所长等于讲述了一个松山战役的背景:松山战役是保卫史迪威公路,保证中国抗战物资供应的大战役。我们登上此坡,在山上看到松山制高点全景。满目苍夷,弹痕累累。松山激战主要是在二个制高点上发生的。
  我们常说,一寸山河一寸血。松山战场岂止于此。从1944年6月初,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奉命反攻松山,到9月7日攻克松山,历时3个多月,历经大战10次,小战数十次。中国远征军投入兵力2万4千余人,歼灭日军1300人。而中国伤亡官兵7千7百多人。我们是以6倍的伤亡代价夺回松山及周围的这片山河的。陈所长说,这些数字表明了中国远征军为攻克松山,保证抗战全局的胜利作出了多么巨大的牺牲,中国军队的悲壮、英勇只有亲见松山战场的遗址才能真正懂得。这是烈火中的战斗。战场成了火海。山坡最终被炮火烧成灰烬,只剩下二棵大树,树皮树枝被烧焦,大树靠着根深蒂固存活了下来,成为松山战事的活的见证。现在,在这二棵树上,都佩上了纪念卡。被烧红的石头是另一个见证。在松山战事中,中国远征军使用了火焰喷雾器与火箭筒。这是美国刚刚发明的新武器,美国政府把它提供中国,用于激战中的松山战场。火焰扫射之处,令日军无处藏身。连石头也被烧得通红。这些石头仍歪斜地摆放于战地。松山战事的最后场景是62对中日战士的紧身肉博战。当双方都已弹尽援绝时,双方士兵用躯体与四肢展开拼搏。与日军肉搏的中国士兵中许多是第一次上战场,有的年仅十六七岁。他们全凭着爱国与还我河山的坚定信念视死如归,誓与日军抗争到底。这场战斗实在是太悲壮,亲临松山指挥的远征军司令官卫立煌将军目睹这个场面时,深被感动,掩面而泣。
  据陈所长说,滇西与松山战役的真实情况向世界披露后,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有历史学家与媒体称松山战役是二战中最英勇、最艰苦的战事之一,也有人把它与著称于世的诺曼底战役相提并论。日本人曾说过:在二战亚洲战场上有过三次“玉碎战”即日本军队遭全歼的战役。这三次发生在松山、腾冲与密支那,都是由中国远征军打下。随着意识形态偏见的淡化与历史本来面目的显现,对滇西抗战的纪念也在加紧进行。陈所长告诉我们,龙陵将建滇西抗战松山纪念碑。目前,最紧迫的事情是征集松山战役远征军将士名单。就在我们参观国殇墓园后几天,9月中旬,中国远征军纪念碑及“中国远征军”纪念雕塑揭幕仪式在国殇墓园举行。
  我们五天的滇西行紧凑而内容丰富,我的大学同学沈仪女士称我作了一次高品质、高效益,旅游学术双丰收的旅行,诚如斯言。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