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1060 期 2011-11-10
回忆我的大学一年级
□ 金瑾乐 点击:2783
【字号 】 【 关闭
  1951年,我毕业于江苏省立苏州中学,同年以第一志愿考入南京大学地理系。我的祖父金鉽是清光绪二十一年翰林院编修,历任清末江苏省最高学府———江阴南菁书院的监督(校长)(南菁书院建于1882年),《江苏省通志》常务编纂、主编,国史馆特约纂修等职,一生著书立说,其中有不少是与地理有关的著作,如《江苏地理沿革考》以及一些州县的地方志等。我从小耳濡目染,对地理产生了一些兴趣。在苏中求学时,地理课是单树模老师教的,单老师1941年毕业于中央大学地理系,听他的课,既增长知识,又是一种乐趣。毕业前夕,我面临报考高校如何填写志愿的问题,虽然对地理的兴趣日增,但对大学地理系并不了解,单老师鼓励我报考南京大学地理系,他说,这个系是1920年由竺可桢教授创办的,在全国同类系科中,历史久,师资强,名气大,培养了很多知名学者。在单老师的热情鼓动下,我以第一志愿报考南大地理系。发榜那天,在苏州观前,买了一份刊登高校录取名单的《解放日报》,在南京大学地理系一栏中,果然见到了自己的名字,位列第二,那份高兴劲,就不用提了。
  当时,南京大学的校址在四牌楼(今东南大学现址),学生宿舍则在附近的文昌桥。在马蹄得得声中,我贪婪地张望着沿途街景,宽阔的马路,高大的行道树,南京真美!而四牌楼校园中的穹顶大礼堂、图书馆、科学馆、体育馆等一批1923年建成的建筑以及千年六朝松也很美!相比之下,地理系所在的A平房就差多了,它局促于校园最北面,很不起眼,只有五六间房,相当陈旧,但系图书室却占了其中最大的一间,阳光充足,也很安静。当时系里老师不多,只有李旭旦、任美锷、李海晨三位教授以及金祖孟、杨纫章、宋家泰、刘振中等几位老师,职工有许培生、孟朝周二位,就这么儿位教职工,系里的教学秩序运转得相当顺利。
  入学后,我接触到的第一位老师是系主任李旭旦教授,那时,新生入学都要接受面试,我很紧张,不知道老师要问什么,进入他的办公室后,李先生很随和的叫我坐下,问我是哪里人,什么中学毕业的,多大年龄等等,最后才切入正题,问我有关琉球群岛的一些问题,我一一作答,他满意地点点头,并勉励我入学后好好学习。李先生是我国地理学界人文地理学大师,中等身材,架一副黑边眼镜,说话不紧不慢,待人和蔼,典型的学者风范。1952年院系调整时,他到南京师范学院创建地理系。
  一年级我们上这几门课:政治、微积分、普通物理、数理地理、气象气候学、普通地质学、体育。政治课每月在大礼堂听一次政治报告,由孙叔平副校长主讲“社会发展史”。孙副校长以他丰富的革命阅历,深厚的理论功底,高超的讲课艺术,作起报告来,内容丰富,条理分明,逻辑严密。普通地质学由地质系张祖还教授主讲,刘元常老师带实习,刘老师刚毕业留系任助教,带实习时很紧张,他一口四川话,讲两句总要停顿一下,看看张祖还老师,得到他的认同后,才继续讲下去。数理地理又名地球概论,由金祖孟老师讲授,主要讲有关太阳系及地球经纬线、经纬度及其运算等问题。金老师是浙江人,1941年毕业于中央大学地理系,他讲课非常认真,凡是疑难问题,他总是讲得非常透彻,务必使同学弄懂为止;他特别善于运用“题海战术”,每堂课总有大量作业让我们做,以求加深对问题的理解,收效很好。1952年院系调整时,他随李旭旦老师同去创建南师地理系:后来又调到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地理系。气象气候学由杨纫章老师讲授,杨老师安徽人,也是1941年中央大学地理系毕业,和单树模、金祖孟老师同班同学,杨老师授课时思路清晰、内容丰富、条理清楚、循循善诱,深受学生欢迎。杨老师不仅教学好,科研能力也很强,在五六十年代的治沙科研项目中,作出了杰出贡献,被竺可桢教授誉为“治沙穆桂英”。可惜在“文革”中,她过早地离开了她热爱的地理事业。肖翔云是我们的体育课老师,中央大学体育系毕业,年青英俊,体操是他的拿手项目,体育课有游泳的内容,就在校体育馆游泳池内进行,这时是我们学生最最开心的时刻。
  一年级时,由于有许多作业,学习并不轻松,但课余生活却丰富多彩,学校有很多业余社团,凭各人爱好自由参加,我参加了美术社团,活动了儿次,为首的是美术系的喻继高,如今已是我国著名工笔花鸟画画家。各院系都有自己的球队,相互间经常进行友谊比赛。比我高一级的杨戊同学,爱好打棒球,组织我班几位同学从基本要领学起到组成球队像模像样的进行比赛,其热烈场面,至今难忘。四牌楼紧邻北极阁玄武湖,游山玩水似乎是学地理的一种业余爱好,每逢星期天或节假日,三两同学登上台城,尽情欣赏湖光山色,其乐无穷。这其中承继成同学是最积极的一位,常常早晨出去直到晚上才兴尽归来。
  南京大学在四牌楼校区拥有文、理、工、法、师范五个学院(农、医学院在丁家桥校区)数千学生,课外生活丰富多彩,井井有序,主要应归功于学生会强有力的领导。1951年寒假在即,数千同学要回家过春节,校学生会干部和铁路局联系,竟然争取到铁路局将一列火车直接开到文昌桥(那时南京市内有铁路穿过),作为南大学生的专列。记得那天清晨,无数同学顶着寒风在文昌桥宿舍外的月台上,有序登上车厢,随着汽笛一声长鸣,在一片欢呼声中,列车喀嚓喀嚓地经鼓楼、下关直奔上海方向。
  我在南大四牌楼校区学习生活了一年,第二年(1952年)院系调整,文、理、法学院迁到现鼓楼校区与金陵大学有关院系合并组成新的南京大学,此后半个世纪,我的学生、教师生涯一直在这里度过。南大百年华诞前夕,我和生物系桂薰同学、我班周定一同学先后两次同去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旧地重游,除了新增几座大楼外,大部分风貌未变,面对此情此景,陡然勾起对往事的同忆,想起了许多许多……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