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第 1064 期 2011-12-20
张翔:制造“隐身魔衣”的南大校友
(齐 琦) 点击:4409
【字号 】 【 关闭
人物链接
  张翔,1981年进入南京大学物理系学习,1989年毕业赴美留学,1996年获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学位,现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纳米级科学和工程中心主任。他主持研制的隐身衣技术被美国《时代》杂志列入2008年十大科学发现。2004年获得科学界最高奖项“世纪科技奖”,2010年,获得美国工程院院士。

  像哈利波特一样披上隐形斗篷,瞬间遁形的奇妙体验成为科幻作品中最让人心生羡慕的情节之一。魔幻能变成现实吗?南京大学杰出院友、美国工程院院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美国国家纳米科学与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张翔教授带领他的团队研制出隐形材料技术,将人类制做隐身衣实现隐身的梦想进一步推向可能,这项技术被美国《时代》杂志列入2008年十大科学发现。2009年,张翔率领研究团队研制出世界最小半导体激光器。这项被称为“表面等离子体激光技术”的研究在激光物理学界堪称里程碑,于2009年8月30日在《自然》杂志上刊登。
  “了解年轻人的想法对我也有一定的启发作用”、“我一直是个中等偏上的学生”、“我的爱好挺‘不务正业’”……眼前的“隐身魔衣”制造者低调朴素、谦和有礼又不失风趣幽默。那么,在他成功的“外衣”背后,有哪些别人“看不见的”的法宝呢?
  法宝一:保持“中等偏上”,不断更上一层楼
  按照常人的理解,在学术上能取得重大成就的学者在学生阶段的学习成绩往往是非常优异的。然而,张翔却坦言“我从来不是最优秀的,最多仅是中等偏上”。
  张翔当年上的小学和初中都不是现在所谓的“金牌”名校。1981年,张翔考入南京大学物理系,取得了物理学硕士学位,在南京大学7年的学习中,他的学习成绩并不突出。在美国求学期间,他依然徘徊在中等偏上水平。对此,张翔自我调侃道:“当年的老师也没想到我会有今天的成绩。”不是优等生的他却在今后的科研道路上取得了优异的成绩,那么秘诀在何处?
  张翔透露,自己始终保持着“中等偏上”的心态,那就是不一定做到第一,但在每个阶段都能够得到成长和提升,时刻站在新的高度和起点,不断面对新的挑战。他用一个生动的比喻形容:人生的每一个阶段就好比闯关游戏,一关接一关,下一关和前一关比,总有更大的挑战和困难,要时刻保持进取心,保持学习的兴趣,打好基础,机会随时都会出现,要时刻做好准备。
  2010年,美国国家工程院从世界顶尖科学家、工程师中评选出68位新增院士,张翔名列其中。在他看来,美国工程院院士的头衔或是获得科学界的最高奖项———世纪科技奖都只是前进道路中的一个段落,他自我调侃道:“我还是保持着中等偏上的成绩。”
  法宝二:提问,通向科学奥秘的最佳途径
  张翔在分享科研发现的成功经验时,提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提问”。他强调善于提问是激发好奇心、获取灵感的的最佳途径。
  张翔回忆在南京大学的求学经历时,坦言对他影响最大的人是南京大学原副校长、物理系退休教授冯致光老师。冯致光是南大最早一批出国访问的学者,回国后,他一改传统的授课方式,鼓励学生提问和质疑。“受冯老师的影响,我在后来的求学过程中,都要求自己每节课至少5个提问。虽然一开始提的问题有些傻,但逐渐就能找到窍门,提出有深度的问题”。张翔笑称自己在美国读书期间,曾因为上课连环式的追问,而“惹”的教授大发雷霆,原因是影响了教授的教学进度。
  “不能只像海绵一样吸取知识,要学会思考,想到别人所想不到的,才能看到别人所看不到的。”张翔说自己在求学阶段,最大的收获不是所学到的知识,而是在与导师主动交流切磋、在与同学们辩论质疑中形成思维火花的碰撞。他认为科学创新和发明的灵感是在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实现的,在科学研究中,要发扬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通过这种方式来培养创新思维。
  张翔还透露自己求学期间喜欢参与社会科学方面的探讨。在南大读书时,他和几个同学组织了社会科学研究会,一起探讨与学业无关的社会科学方面的论题。在伯克利读书期间,他经常去听流浪学者组织的各种思辨论坛。张翔说,科学家的研究工作到了一定高度,便会更多地受到哲学、艺术等学科的影响,人文科学的思辨性对激发质疑思维,培养提问和思考的习惯很有益处。
  法宝三:坚守,在科学崎岖的道路上披荆斩棘
  任何成功都不是一帆风顺的。
  张翔在攀登科学高峰的路途中,也曾经历过低谷、失败和迷茫,成功背后有别人“看不见”的心酸,但他凭着坚韧执着的个性,不断地调整方向,最终到达了别人难以企及的高峰。在他看来,“无论做人还是做事,态度很重要”。
  1991年,张翔去美国求学时将研究方向定为粒子物理,但是由于当时美国经济不景气,他参与的德克萨斯州粒子加速机项目由于得不到政府资金的支持而被迫中断,张翔不得不转变他的研究方向。他选择了明尼苏达大学的环境工程,由于英文水平的限制和对研究领域的不得要领,他被导师“开除”。被开除后,他失去了资金资助,不得不做宿管,做园丁,做保洁员来维持生计。“这两年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候”,痛定思痛,在认真的思考和反复权衡后,张翔确定了适合自己的研究方向。
  “遇到挫折,要沉下心来,不要浮躁,要耐得住寂寞”。张翔说自己小时候的脾气比较急躁,父亲让他学二胡,一天至少练习6小时,他很感谢年少时的这段经历,恰恰培养了坚韧的个性以及忍耐力和承受力。
  被问及如何看待所取得成绩,张翔淡然一笑,称这只是人生中的一段经历,他更看重的是对未知的探索。
  张翔这十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微纳结构的制备、表征和物理器件的设计,在超构材料、表面等离激光学、光频转换光学等领域做出了开创性的工作,率先研制出超透镜,首次将光学成像的分辩率超越了衍射极限,在微电子、光电子的微纳工程和微纳器件方面也做出突出贡献。对“表面等离子体激光技术”的研究,张翔表示,这项技术不仅在基础科学研究获得突破,对生物医学、通信和电脑等应用科学也将产生深远影响,可以帮助实现更高密度的光或磁信息储存。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我们可以看到一张光盘能够储存一个图书馆的藏书量。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