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第 1079 期 2012-06-20
苦难是心路的历程 责任是信念的支点
(本报通讯员 王桢楠) 点击:3391
【字号 】 【 关闭
  十年,因为责任,他将自己与软院紧紧连在一起,呕心沥血;
  十年,病魔曾让他的躯体倒下,却无法消减他的信念;
  十年,他与团队在一条光荣的荆棘路上奋勇前行,实现了软院的跨越式发展;
  十年,他与软院同风雨、共成长,用执着和坚持为中国软件教育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他,就是软件学院教授骆斌。
“我的兴趣在于做自己以前没有做过的事”
  2002年春的某一天,身处南京大学中山楼里一个仅9平米的写字间,面对一台电脑、一部电话和两张办公桌以及从学校暂借的30万筹办经费,年仅35岁的骆斌正一筹莫展。此时,骆斌的身份是刚成立的南京大学软件学院的副院长。
  2001年12月3日,为贯彻国务院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精神,教育部决定首批批准南京大学等35所国内著名高等学校建立示范性软件学院。初生的软件学院是一张充满了未知的白纸,办公经费、招生教学、教学场所设备、制度建设、企业合作等问题,在骆斌的脑海里形成连串问号和无形的压力。然而,正如骆斌自己所说,“我的兴趣在于做一些自己以前没有做过的事,做一些对社会真正有用的事”,他毅然决定,放弃过去在计算机系的任职,停下手中的科研,开始软院的“探路之旅”。他清醒地知道,那时的中国软件产业规模偏小,核心技术不多,优秀的工程型软件人才极端匮乏,在迅速膨胀的国际市场中,中国的软件产业正面临巨大的艰难和挑战;不仅如此,他还知道,中国未来软件教育的历史将由他们这群探路者来书写。
  骆斌和他的同仁们开始了艰难的软件学院创建历程,并且一干就是10年。“压力成为摆在我面前的首要问题,为了考虑有关问题,整整一年多,本来睡眠极好的我凌晨两三点钟就早早醒来,无法再次入睡,直到软件学院基本稳定。”
  一介书生的他开始习惯了在各个单位间往来周旋,不仅如此,他常常工作到深夜,更是没有了周末的概念。骆斌的爱人曾是一名军官,为了他心心念念的“软院事业”,牺牲了自己的事业,专心照顾家庭。
  辛苦的付出,很快得到了回报。骆斌参与策划实施了与南京市高新区的合作,高新区注资为软件学院修建了8800平方米的教学实验楼。软件学院也成为高新区招商引资的一块重量级“增值品牌”。这一做法,在后来教育部组织的软件学院评估中受到赞赏,被作为成功案例放在了教育部国家示范性软件学院建设工作办公室的网站上。在骆斌的奔走和感召下,软院很快有了自己的教师团队,他们或者已经有了高薪工作,或者刚从海外学成归来,不为荣誉的承诺,不为丰厚的报酬,只为了“软件学院的发展”这一个共同的旨趣走到了一起。
  2002年8月25日,软件学院迎来了建立以来的第一件大事———全新的院教学楼交付使用。而奇巧的是,骆斌的女儿小美也在这一天降临人世。“很多同事因此开玩笑说,我有一个儿子叫软院,有一个女儿叫小美。”
  “儿子”正处于牙牙学语的阶段,骆斌变得更加忙碌了,没日没夜地工作。骆斌的爱人经常因此抱怨骆斌“偏心”,说他“更疼儿子,不疼女儿”。尽管如此,人们却可以在很多地方读到他对小美的父爱。在软件学院的教师介绍中,只有骆斌的个人主页与众不同。在他的主页里有一个链接叫“骆文佳小朋友”。这里盛满了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爱———小美0-6岁的照片,这是他在生病期间为小美建立的成长档案,记录了小美成长的每一个脚步。显然,相比对“儿子”的热情,他选择了用更为深沉的方式去爱小美。
  10年过去了,骆斌终于看到自己的一双“儿女”慢慢长大。小美出落的越发美丽,而软院也茁壮成长。创办软件学院的初创过程是艰难、坎坷的,10年下来,基于成本运行的软件学院运作模式和管理制度确立了,完善的教学设施与教学实验室建立了,工程型软件人才的培养模式和教学体系也成熟了,工程型的师资队伍和新型的教学辅助队伍组建了,面向国际产业界的产学研合作办学思路形成了。2006年11月底教育部公布了对36所示范性软件学院的验收成果,南京大学软件学院成为9所验收评估合格的学院之一。自2006年起,软件学院连续6年被“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评为国内高校软件工程本科专业的前两名。
“我这个人的优点,是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2007年2月16日,农历除夕的前一天,由于特殊原因,我无奈地告别了南京大学软件学院的责任岗位。这一年我39岁,距离2002年2月16日,我开始筹建软件学院整整5年。我无怨无悔这五年的艰辛与付出,因为我深深地爱着南京大学软件学院。”2009年寒假,面临癌症大手术的骆斌曾在博客中这样深情地写道,对于2007年他暂时离开软院的原因,他却轻描淡写地用“特殊原因”一笔带过。
  然而软院人都记得。在骆斌的博文下方,满满都是软院人和网友的祝福。因为,2007年,就在软件学院获得了阶段性成功时,骆斌因长期过度劳累倒下了,迎接他的是数次手术和治疗。术后他身体急剧衰弱,体重骤降50斤,以前那个身体强壮面色红润的青年人,现在已经变得纤瘦虚弱,两鬓也有了华发。谈及自己的病情,骆斌依然乐观地笑道:“我经常开玩笑说,我的优点是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在我研究生毕业时,我就被查出是癌症。那年是92年,医生说五年成活率只有20%。但是我这个人闲不住,就跑出来读博士。对于我来说,既然直面了,我就活的很真实。”
  2007年,骆斌几乎是在医院里度过的,然而,病痛丝毫没有湮没他对软件学院建设的热情。他总是随身带着电脑,不仅将病房变成了自己的办公室,甚至还一度变成为软院教学会议的召开点。对于软件学院的教师丁二玉来说,和骆斌相识的11年,给他印象最深的就是骆斌“拼命工作”的态度,至今他还清晰地记得,08年底,身上依然插着引流管的骆斌回到院里工作的场景。“08年的寒假、09年的暑假,骆老师刚做完手术,身体状况很不好,但他工作一直没有停过。直到现在,周末加班对于他来说都是家常便饭。他太拼命了,但我们都劝不动他。”
  此时的骆斌顾不上休息,他正带着他的团队踏上新的征程:积极推广成熟的软件工程教育模式,软件人才培养方式在更大范围内成功转型,实用型软件人才培养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
  学生对骆斌的敬爱,恐怕也是骆斌坚持付出、始终饱含热情的重要因素了。02年入学软院,09年留任软院的教师黄蕾,可以说是软院10年征程的见证者。她至今还清晰地记得本科上操作系统课时,骆斌富有激情和感染力的上课方式,与他严谨求实的科学作风,“骆老师算是个很‘严厉’的老师了,但他对学生不是凶,而是用他严谨求实的态度去感染你,让你不自觉地要对自己要求严格”,“他对待工作非常认真负责,即使后来身体状况欠佳,有时候明显能够看出他的身体很虚弱了,他依然坚持上完课。我们全院人都很感动,也非常敬佩他”。很多已经毕业的软院人,则选择在骆斌的博文下留言,表达自己的敬意:“我想念骆院的笑声了”,“可惜没机会再听骆院的课”。 
  “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好,体重每年都在减。手术的后遗症很多,一个是让我插了5年的引流管,另一个是腹腔粘连,导致消化不良,别人一顿饭吃的东西,我一天都吃不下。差不多每三天中,有两天我都得坐着睡觉。”对于这些常人无法容忍的痛苦,骆斌如此从容,平和地像在谈论与自己不相关的事情。
  即便身体状况如此,骆斌依然坚持每周去仙林为本科生上核心课。在他看来,这不仅不是负担,相反,“对于我来说是个享受的过程”,“倒不是因为教学质量的缘故,说实话,我总觉得想见学生。和低年级的本科生相见是个很愉快的过程。”
  正如骆斌自己所说的,因为能够“直面”,他活的很真实,他对待自己的态度更是带着超然的真实。“对于我来说,现在主要的问题是精力不济,时间不够。我也很实在,现在我基本不会考虑三年之后,只会考虑到今年做什么。通过一年年的累加,得到我要的效果,我的大局感还是很强的。”
“一个人最重要的,是对社会做出贡献”
  “一个人最重要的,是对社会做出贡献。”这句话,可以视为骆斌的座右铭。“人在社会上,是要有社会责任感的。你到底在哪里做,能为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这是关键。对于我个人来说,做软院,能做出更大的贡献,能够对社会真正有用,这是我工作的态度和定位。”骆斌这样解释自己的选择,平实却真诚。
  他也的确做到了。十年来,他的“儿子”成绩斐然:南京大学软件学院软件工程专业建立了明显有别于计算机科学专业的成熟软件工程课程体系,出版了《南京大学软件工程专业本科教程》;在教育部“十一五”质量工程项目建设中取得骄人的成绩,自主项目数和自主项目金额在校内位居各院系前列,在国内位居各示范性软件学院榜首;学院还建设了一个国家级教学团队、一个国家级专业综合改革试点、一个国家级工程实践教育基地、三个国家级特色专业建设点、一个国家级人才培养模式创新实验区等;获得了第五届高等教育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第六届高等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江苏省高等教育教学成果特等奖等荣誉。
  正如他的老搭档、软件学院党委书记黄细良评价的那样,骆斌对工作“殚精竭虑”,除了学院的建设工作,骆斌还积极完善着自身价值:近年来,他先后从事操作系统、数据库与信息系统、软件工程方面的科学教研工作,主持或参加了20余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973、863和横向技术合作项目,发表论文50余篇;担任教育部软件工程教学指导分委员会委员、中国计算机学会理事、江苏省软件人才培养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江苏省计算机学会理事;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得2004年江苏省教学成果一等奖、2005年高等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2007年IBM中国教师奖、2009年江苏省教学成果特等奖、2009年宝钢教育基金优秀教师特等奖提名奖、2009年高等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2011年Google中国教师奖;作为主要完成人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
  “我的热情和执行力是非常强的,但是我从不给自己一个评价。我在做任何事情之前一定会有最高的期待,也有一个最低的期待,所谓‘求其上而得其中’。”
  骆斌在今年5月的一篇博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写道:“苦难是心路的历程,责任是信念的支点,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篇尾是古诗十九首《今日良宵会》中的一个片段:“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对于骆斌过去十年奋斗和磨难的心路历程,这首古代名篇所表达的意蕴或许是最婉曲也最贴切的写照了。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