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第 1079 期 2012-06-20
祝福母校:永远的南大·2012
点击:2815
【字号 】 【 关闭
  编前:6月,又迎来了毕业季。一批青年学子即将作别母校,从南大启航,开始真切地面对现实的生存与责任。尽管毕业季年复一年,但对2012届毕业生,似乎又多了些意义———恰逢母校的百十华诞,是巧合,也是机缘。正如有同学在文中提到:“诚动天下,雄创未来”,是母校110周年校庆提出的口号,它既承载着南大人恪守诚朴坚毅,自强不息的精神追求,也彰显着南大人勇于肩负使命,开创新局面的勇气与毅力。本报选登一组稿件,饱含南大学子对母校的深情,祝福母校,祝福所有的毕业生。


祝福母校:永远的南大·2012


写给母校
□ 冯世超
  时光荏苒,蹁跹而过,四年的大学时光就要在这个夏天画上句号。南京的五月依旧是这样燥热,温煦的春天总是在人不经意间匆匆溜走,就仿佛这过去的一千多日日夜夜,如水般从指缝间滑过。年复一年的毕业季,不一样的笑脸,同样的心情,校园内拍毕业照的年轻男孩女孩们,来了又走,散了又聚,唯一不变的是背景中蓝天白云下,巍巍伫立静默不语的北大楼。谨以此文献给南京大学,四年来,学于斯,长于斯,根植于斯,情系于斯,漫漫人生长路,母校永远是我心底珍藏的诗。
  回溯历史长河,南京大学的诞生一开始就伴随着新思潮的洗礼,其前身是创建于1902年的三江师范学堂,随后经历两江师范学堂、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国立东南大学、第四中山大学、国立中央大学、国立南京大学等历史时期,在1950年更名为南京大学。一个多世纪的变迁,母校校址屡迁,校名也多次更改,但教育救国,科学救国的希望和理想从一开始就种植在南大精神里。百十年来,南京大学的兴衰始终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紧紧相连;百十年来,南京大学的发展,始终以民族振兴、科教兴国为己任。“嚼得菜根,做得大事”是南大校史上最早的校训,“诚朴雄伟,励学敦行”是当代南大人的座右铭。老校长曲钦岳教授曾在《光辉的历程,崇高的使命———庆祝南京大学建校90周年》一文中指出,南大的精神传统传承于爱国精神、科学精神、开放精神三个方面。迈入新世纪的大门,南大人的精神追求不因纷繁变化,日新月异的物质世界而动摇,“诚动天下,雄创未来”是南大110周年校庆提出的口号,它既承载着过去南大人恪守诚朴坚毅,自强不息的精神追求,又彰显着未来南大人勇于肩负使命,开创新局面的非凡勇气与毅力。大学的四年时光,我无时无刻不感受到母校的这种精神氛围对于学生的熏陶,也把它作为自己精神家园的明灯,于它的指引下,在工作生活中指导自我,监督自我,提升自我。
  大学之大,不在大楼,而在大师,在于明德育才,格物致知。南京大学,这里停驻过一位又一位德才兼备的大师:李叔同、刘伯明、陶行知、竺可桢、茅以升、童第周、徐悲鸿……南大的文化积淀与前辈们的传道授业,躬行实践密不可分。传承知识,追求真理,是每个时期南大人不懈的追求。在这里培养了6位“两弹一星”专家,多位中科院院士和工程院院士,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蒋树声,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外交部部长杨洁篪,商务部部长陈德铭……都是南京大学的校友。桃李芬芳,风华天下,前人的成就对于每一个南大学子而言既是激励又是责任,每思及此,我感受到的是骄傲自豪和沉甸甸的使命感。
  从这里离开不是终点,对于充满无限可能的未来,南京大学给予我的是一个起点,一个腾飞的平台,一个放飞梦想的可能。我爱南京大学,我爱这片蕴涵悠久历史又饱含生机孕育无限希望的土地。无论未来身在何方,去往何处,这里永远是我精神的家园,动力的源泉,魂之所牵,梦之所依。
  大哉一诚天下动,
  如鼎三足兮,曰知、曰仁、曰勇。
  千圣会归兮,集成于孔。
  下开万代旁万方兮,一趋兮同。
  踵海西上兮,江东;
  巍巍北极兮,金城之中。
  天开教泽兮,吾道无穷;
  吾愿无穷兮,如日方暾。
  母校的校歌,将铭记我心。


在这里,点亮心灯
□ 范文丽
  十八岁到二十五岁,人生中最鲜活的岁月,微若尘埃的我,是有多么幸运,能够在这座古老的学府中度过。
  这个年龄段对于我们这些求学在外的人来说,多数时候是困惑而漫无目的的。还好生在这样的环境中,有前贤可效仿,有同窗相指正,不至于一个人在云雾中四顾茫然。七年前那个经常在教学楼迷路的懵懂孩童,如何成长为一个胸中逐渐明朗的成年人,这一过程已是无法探究了,只依稀有一些片段,近日时时闪回,提醒着我,这里是我第二生命开始的地方。
  记得本科的西方哲学课堂上老师讲授柏拉图的“洞穴喻”,当时似乎是下午的第一堂课,颇有些睡眼惺忪,迷糊中突然听到老师说了一句,“理性如阳光般清澈”,抬眼正好触到窗外射进来的阳光,亮亮堂堂地停在那里。当时并不知晓其中的意味,纯粹是被这句话的美丽打动,但是后来的岁月里,读书读到心中明晰处,无数次地想到这句话以及那个午后亮堂堂的阳光。有时候,你进入一个思想,纯粹是靠感觉的,而培养这种感觉的环境,需要有经久的沉淀。
  还有一次课堂上,老师用低沉的声音介绍孟子,在提及孟子“三乐”的时候突然声音一振,昂然诵道:“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我们都小小震住,抬头看,老师的眼睛里似乎闪动光芒。育人,为师者之本职,亦是本能。我想,正是因为有这样一群会为“育天下英才”而眼睛发亮的人,才能撑起那个厚重的“诚”字吧。同是这一课堂上,讲到孟子荀子之差别时,老师不忘向我们细心叮咛:“将来走上社会,在高扬理想旗帜的时候,切勿忘了人性之曲末﹑人性之幽暗。要做脚踏实地的理想主义者。”这句话,点亮了一盏明灯,给我勇气去思考﹑直面内心和外界的真实,让我明白了要接受无法改变的有限性,同时也要尽力去创造和护持一切美好的事物。
  曾经很急切地想要“成长”,向老师请教怎样才能更迅速地变得“好”起来。老师未曾责怪我的急躁,而是因势利导地告知:要自身成长,就需要首先愿意帮助他人成长。顿时醍醐灌顶,对自己的狭隘和浅薄羞愧不已。同时,也真切地体会到,因为有大师相伴,这里成为一个能为问题寻找答案的地方,成为一个让生命逐渐清醒的地方,成为一个能够使心中之光明生发的地方。在这里,我逐渐感知到,世界原来这么大,草原外面还有高山,高山外面有大海,这一切的顶上,则是浩瀚无际的天空。所以,应该开放式地去体验生活,探求自己生命的更高峰,积蓄力量,让自己有能力为众人做事情。因为他人的意义,就是我的意义。
  在这个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里,你都能感受到代代相传的诚朴之风。虽然与南京的核心商圈毗邻而居,包围喧嚣之中,但只要你抬脚跨入校门,一切便安静下来,走上几步,就能看见古木新绿,闻到鸟鸣啾啾,白发的老教授蹒跚走在梧桐树下,清澈明亮的读书声响在每一片小树林里。一栋又一栋古老的灰色建筑,肃穆地站立在你的面前,无言诉说着这片土地的前世今生。
  有一首歌唱道,“人生本有尽,宇宙永无穷……种树为后人乘凉,要学我们老祖宗”。前贤说,人生之路,一会儿西,一会儿东。是的,再过两个月,等到北园中央道上浓荫蔽日的时候,就该走上新的一段路途了。但是,也许只要我们身上还带着这里烙下的印记,心中还亮着在这里点燃的灯火,我们就永远不会别离。


青春 理想 使命
□ 蔡陈梅宝
  如果你问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青春的意义是什么?他也许会说,青春是教授们精彩的讲座,是奋笔疾书的日日夜夜,是精彩纷呈的社团生活,是与恋人牵手漫步湖畔的花前月下。然而,我的回答是:青春是训练场上的嘹亮口号,是比武场上的奋力拼搏,是书桌前的笔耕不辍。
  2008年9月,我以一名普通生的身份考入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入学的第二年,我通过总参选培办的在校选拔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女国防生。
  如果说来到南京大学是我的幸运,那么成为一名国防生,则是一种使命的召唤。在这片校园,我时时刻刻都能感受百年南大深厚的文化底蕴,每分每秒都沉浸在诚朴雄伟、励学敦行的人文气息中。我是幸运的,因为在这里学到了受用一生的文化知识。我们属于南大,但同时也属于国家,党和人民。在选择国防生的那一刻起,我们就肩负了保家卫国的军人使命。
  这是菁菁校园中的绿色熔炉,是一个把普通大学生锤炼成合格后备军官的大熔炉。文武兼备是对国防生的基本要求,“双重身份”决定了我们不仅要掌握科学文化专业知识,还要具备军人素养。四年来,作为一名大学生,我在知识的海洋中畅游,尽情吮吸知识的甘露。图书馆前的参天大树,见证了我春夏秋冬求学苦读的身影;自习室里的明亮灯光,陪伴我走过多少个不眠之夜。作为一名国防生,我聆听军事专家教授讲座,学习军事理论知识,同时参加军政训练和日常体能训练。过硬的思想素质,严格的军政训练,使我们国防生群体朝气蓬勃、意气风发,成为校园中一道亮丽的风景。
  军训生活苦不苦,苦!军训生活累不累,累!但是我想告诉你,军训的生活,更美!10年夏天,我参加了在南京炮兵学院进行的国防生暑期基地化军事训练。嘹亮的歌声、整齐的方队、激昂的号角、火热的练兵场,让我们激情澎湃、热血沸腾。我扛起背包,走进班排,体验军营生活,体味战士责任。我们的教官大都是从部队基层选拔出来的精英,从他们身上,我不仅收获了当兵锻炼的真正意义,更深切地感悟到了当代革命军人的价值追求,他们把报国之情深深地融入血液,融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刻苦摔打磨砺、练就过硬本领之中,时时刻刻感染和激励着我不断战胜自我,扎实打牢部队任职需要的军事素质基础。在那些日子里,练习场挥洒的汗水是我们跳动的青春;队列中铿锵的脚步是我们坚定的信念;行进中宏亮的歌声是我们铮铮的誓言!
  很快就毕业了,意味着我就要离开这个美丽的校园,融入到绿色军营中去了。然而我不会忘记,是南大给了我力量,指引了我前进的方向,陪伴我度过四年最美丽的青春。放眼过去,南京大学俊彦云集,英才辈出,为民族复兴和社会进步作出了杰出贡献。展望未来,她必定还是滚滚长江畔的一颗明珠,如这一江春水一样孕育出一代又一代社会栋梁。我们国防生群体刚与南大携手走完十个春秋,我们还很年轻,我们正在成长。不久的将来,我们必将成为南大五彩斑斓的蓝图中最亮的那抹绿色!


我的青春  我的南大
□ 唐晓雨
  四年前,也是这样炎热的天气里,我拖着行李走进南大,现在我就要毕业了。南京的春天那么短,夏天已经来了,鸟叫声声催促着离开的脚步。
  大一的时候,我还在浦口。
  那里离新街口很远,那时的老师去上课还要跨过长江大桥,那时我们去学校还要坐拥挤的159和131。那里的教室各种各样,有时我们在神奇的八角楼里找着教室,不小心推错了门;有时我们在明亮的玉辉楼里吹着空调,下课了还能去门口的九食吃各种小吃;还有冬天里考试时图书馆外排的长长的队伍,一个个在寒风中跺着脚……因为,那一年我们还在浦口。我们的学弟学妹们并不知道浦口的日子,他们一入学就进入了新校区。他们住的是有空调有热水的宿舍,他们没有拎着洗澡篮爬过七食门口的坡去浴室门口排长长的队;他们坐的是D1和地铁,他们没有挤过罐头一样的159和131;他们没有见过星湖和明湖的荷花,他们没有在左涤江里面打过球,他们没有在大平台上留过影……
  后来,我们搬去了仙林,那个夏天,我们在南京长江大桥上排起长长的队伍,举校搬到了新校区。浦口的建校是在南大艰难的时候,很朴素;仙林校区就现代化多了,特别是我们的杜厦图书馆。图书馆里十分宽敞,各式沙发十分漂亮舒服,自动平台很是先进,是一个很好的学习场所。在这里,我们度过了两年。地铁的修建方便了我们的出行,我们的生活过得十分惬意。曾经以为会一直留在仙林,不料大三暑假我们又搬来了鼓楼。还记得当时百般的不情愿,对鼓楼的宿舍颇多抱怨。现在竟是特别庆幸。庆幸我们能在大学四年里两岸三地,庆幸我们在大四时能来到鼓楼校区领会另一种氛围。鼓楼的沉淀有一百多年了,若是没有亲自体验就从南大毕业岂不是一种遗憾。鼓楼不再仅仅是一个学习的场所,这里有各种机会,存在各种可能,它慢慢的引导着我们成长,去适应这个社会。在这里,你才能最真切的体会到一个大学的意义,你才能真切感受到“诚朴雄伟,励学敦行”。
  就这样的四年时光,有一群朋友和我一起走过。我们在球场在挥洒汗水,一起欢笑一起哭;我们在宿舍里夜话过去现在将来,一起思考一起感慨;我们在考试前一起焦虑一起熬夜,在假期里一起旅游一起逛街,我们的四年缠绕在一起。四年的时间,是我青春最灿烂的一段时光,能和你们一起在南大度过,我很开心。
  我的大学,就是点点滴滴的积累,写出来就是这样的流水帐一般,让人怀念、珍视。每一段剪影藏在记忆里,都能牵扯出一片感慨。回不去的旧时光,不回去的旧时光,我们就要毕业了,走出南大的校门,走向世界各地。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