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1202 期 2017-04-30
手把青秧插满田
李晓琦 点击:994
【字号 】 【 关闭
走在农田边,看到育好的秧苗整片整片绿得欣喜。大田已经深犁过,铺洒了农家肥,耙平整后,只等着灌满水,再重新抄整,就可以插秧了。
  刚毕业的那个暑假,干旱了一个多月,头天晚上下了一夜雨,第二天六点多,妈妈就催我和妹妹起床,邀上小姨,去帮外婆插秧。
  坐公汽到镇上,因为农忙,所有的中巴车都停运了。从镇上到外婆的乡村还有二十多公里的路程,妈妈说,别迟疑了,走吧。
  开始我们边走边说边笑,猜想外公外婆看到我们的惊喜。走了一大半后,又下雨了,而且越下越大,我们带的雨伞完全是摆设,裤腿湿了半截,为了早点到,索性不打伞,快步前行。路边的农人问我们怎么不穿雨衣,下大雨还赶路。
  终于在十二点半到了外婆家,当时我们全都淋成了落汤鸡。外婆见到我们欣喜多于惊讶,是谁给你们打电话了吗?太好了,这下秧可算有人插了。她赶紧找衣服让我们换上,吃了饭,我们披着雨布去大田插秧。
  由于我和妹妹从未插过秧,外公特意找出久不用的线绳拉好,让我们插的秧在一条直线上,不至于不成形。我们二人一组,从田的中间向两边插,插完一排,绳子往后移一排。
  第一棵秧还没插进泥里,我握秧苗的手势就被小姨笑话,她说我拿倒了,怎么把秧苗的尖对着手心,应该将秧苗的根捏在手心,这样容易分苗。
  看来插秧并不如我想象的那般容易,第一步就错了。我仔细留心小姨插秧的动作,握秧的姿势,总算插了几根,但一挪脚,才插好的秧立刻东倒西歪了,完全像不听话的孩子,要浮在水面玩耍一番。
  妈妈说,你插秧要深入泥土,然后用手拢一下四周的土,脚往后退的时候轻一点,不要带动大片的水波。
  又学了一招,再插的秧稳多了,也不浮起来了,可脚底是啥,硌脚。用手费力地拨出,好大一块牛粪,高声地叫起来:“外公,怎么这么大一块牛粪,快把它扔了吧!”
  噗嗤一通大笑,上下左右农田里的人都笑了,笑我不把农家肥当宝,笑我小题大作,我自己也不好意思地跟着笑。
  “快些插秧,就剩你跟前的地方了,要往后移绳子了。”妹妹在一旁提醒。
  她学的似乎比我快,插秧的手扑通扑通地溅起一片水花。要加油啊,不能让妹妹小瞧。我也赶紧拿起身边的一捆秧苗,依着前排的间距插好了。
  一排一排往后移,我们的速度提高了,插的秧虽然存在间距不均匀的问题,但外公在田边已经点头认可了,并悠然地抽起了烟,有时见空隙太大,他便当个技术指导,亲自补上秧苗。
  腰直起又弯下,手落入泥中又拿起,手中的秧苗翻飞,田中渐渐被绿意铺满。
  雨已经停了,太阳从云层后露了脸,水田中倒映着整个蓝天。空气中弥漫着青草和秧苗的香气,解下紧裹的雨布,顿觉轻松无比,动作也越来越熟练,大田已经剩下四分之一,不知谁提议,我们来比赛吧,看哪一组先插完秧苗。
  我和小姨二话不说,手中的动作越发快了。妈妈和妹妹也不甘示弱,听水声已知又插完一排,又往后挪了一排。这时,我们已不用依赖线绳了,依着前排的距离,左右开工。小姨以前是生产队的插秧好手,虽然多年未做农活,但当年的利落依然可见。不一会儿,我们就将妈妈一组抛在身前,再接着往后排移,一回头,似乎田埂就在眼前,加油,加油!
  不知是受了感染还是大家都想一较高低,邻近田地里插秧的人们也加快了速度,完全是插秧比赛啊!
  快啊,就剩一点了,小姨已经退到田埂上,将手中的秧插入田边,而我也快退上田埂了。妈妈说,老了,比不过你们!
  外婆来送水,瞅着大田插好了,开心地说:“这下你外公再不用犯愁了。”
  喝了水,再转战另一块稻田,天黑透了才回家,坐在椅子上,才发觉浑身酸疼,一双脚泡起了好多褶皱,累却有成就。想起林清玄写的禅诗: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