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1203 期 2017-05-10
理 发
钦 佩 点击:177
【字号 】 【 关闭
理发,这是每个人生活中的常事。只不过各人对理发的要求和审美取向不同,选择的理发店就不同。我对理发的要求很简单,每隔一段时间(通常1个多月)将我长长(zhang chang)的头发理理短,剪剪整齐就行了。所以,我就选择学校的理发店,这儿就可以满足我的简单要求了。说起华仔美发,前几年我也去过一次,那是因为儿子比较忙,要我带孙子去理的。他们认为华仔服务比较好,卫生条件也不错,就办了一张卡,一家三口都在那儿理。那年6岁的孙子理了个普通的发,就是剪剪,洗洗,推推,不到十分钟就50元,这可是如今我在学校理发店半年的理发资费。
  想想我从6岁开始,都是自己进理发店理发的,我大模大样往理发椅上一坐,就嚷着给我剃个“和尚头”(就是“平头”)。理发师傅笑着,给我内衬毛巾,外围白披单,一丝不苟地理起来;到了热天,还有专人坐在小板凳上,慢悠悠地拉动一个宽而短的布帘子,来回摆动,为理发的顾客扇风纳凉。每次理完发,理发师傅都要摸摸我的头,要我照照镜子,问我“好不好”?我都会答道“好”!递过去5分钱后,师傅都会说“下次再来”!那个小小的理发店,只有3-4张理发椅,收费不高,童叟无欺,服务一流。我在那儿理了五六年的头发,有些事儿到现在还记得清楚。那店里有个老师傅,不仅理发的手艺好,而且精于推拿按摩类的绝活,一些成人的肩周疼痛、腰椎疼痛、甚至小孩手臂脱臼,都来找他,他总是能手到病除。一次让我十分惊讶地是,一个成人乐极生悲,下巴笑掉下来了,托着下巴,疼痛难忍来找他,他在病人腮帮子上摸摸,喊了一声“上”!然后拍拍病人的脸说“好啦”!下巴复原的人朝他直作揖,周围的人无不啧啧称奇,鼓起掌来。
  我这一辈子最奢侈的一次理发是在香港。那是1998年去香港城市大学参加米埔红树林湿地的合作研究,为期三个月。过了两个月头发长得实在不舒服了,一定得理了,就在住处附近找小理发店,经“货比三家”,终于在深水埗的一条小街上物色了一家小店,门口明码标价,普通理发99元(当然是港币,当时1元港币值1.06元人民币),我硬着头皮走进去。这个小店也只有3-4张理发椅,那是一个周末的上午,店里生意不忙,一位师傅迎上来,招呼我坐下就问怎么理,我说普通理发。没想到这个普通理发还真不简单。光是推发、剪发就换了6道工具:大电推、小电推、粗手推、细手推、平剪刀和带齿剪;然后将座椅放平,让我躺下,小心摘去我的眼镜放好,拿一条浸了肥皂液的热水毛巾将我的络腮胡子部位擦揉了几遍,然后将我鼻子以下的脸部捂起来,约莫2-3分钟后又换一条热水毛巾,再过2-3分钟后用剃刀给我刮胡子,又利索,又干净,是我生平最舒服的一次修面;将椅子归位后引导我到洗发池给我洗发,洗完后再递一个热水毛巾让我自己擦头擦脸,请我坐上椅子后又仔细地将头发修理一遍,接着吹发定型;然后再将座椅放平,给我修剪鼻毛,还给我掏耳朵,我闭上眼睛,享受这从未有过的延伸服务;再将椅子归位后,除去裹在我身上的披单和脖项上的毛巾,用电吹风吹去碎头发,给我颈部拍些爽身粉,拍拍我的肩头,我站了起来,不料师傅却轻轻地将我按坐下去,在我肩头又拍又捏,一通舒服。理完发,我问师傅多少钱?他说“你要的普通理发99元”。这次普通理发真是物有所值,是我记忆深刻的一次享受。
  如今理发业也与时俱进,传统理发业的推拿按摩等延伸服务项目一般都剥离出去,进入了专业按摩店。由于电动剃须刀的普及,许多理发店也省略了修面项目,而各种发型和染发时兴和发达起来。作为年届七旬的我,头发稀疏,不可能做发型也对染发毫无兴趣,进入理发店,普通乃至简单的理发是我唯一的选择,还能有舒服,还能有享受?我不复所求。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