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1206 期 2017-06-10
母亲的夏至面
曹雪柏 点击:489
【字号 】 【 关闭
“冬至饺子夏至面”,按照家乡人的风俗习惯,每年一到夏至节气就可以大吃生菜、凉面了,因为这个时候气候炎热,吃些生冷之物可以降火开胃,又不至于因寒凉而损害健康,夏至这天,家家户户都忙活着做夏至面。
  夏至前后,新麦已经登场,所以夏至吃面也有尝新的意思,家乡人就是以吃新麦面来庆祝粮食的丰收,共贺生活的美满。田野里农人头戴草帽,挥动着镰刀,干得热火朝天。但无论再忙,农人的夏至面从不马虎。刚割回的麦子,在滚烫的太阳下碾打、晾晒、过筛,一切都显得紧锣密鼓,然后再拉到磨坊磨面,看着白花花的白面从磨粉机里缓缓出来,农人脸上绽放的全是喜悦,眸子里流露出的全是欣慰。
  夏至那天,也是母亲最忙的。母亲会早早起床,从家里那个三斗柜里取出白花花的新麦面来和面。和面最关键的就是要揉,一遍又一遍,和面盆在锅台上“咣当咣当”,那悠远的韵味,连同那绵亘的母爱也揉进了这面团中,沉稳而富有节奏的声音一直留在我的记忆深处。
  不一会儿,面团就揉好了。母亲把面团放在面板上准备擀面。母亲从小就练就了一手好厨艺,尤其擀面的技术在村子里无人能比,一根细细的擀面杖在母亲手里游刃有余。擀面杖来回滚动面团,只见面团由厚变薄,由小到大,很快就魔术般地成为薄厚均匀、又圆又大的薄面片。母亲把薄面片一折一叠,撒上一层玉米面,用刀切割成细面等待下锅。
  刚煮熟的面条冒着热气在锅里打着旋,母亲用笊篱捞出,用凉水一过,调上炸好的酱,拌上黄瓜丝、水萝卜丝、黄豆芽,浇上油泼辣子,再吃两瓣蒜,吃起来那叫一个香!
  炎炎夏日,吃一碗母亲的夏至面,夏日的燥热便荡然无存。母亲的一碗夏至面,犹如夏日的一股凉风,能让人感到一丝慰藉。母亲做好夏至面,不会忘记招呼左邻右舍来尝鲜,院子的核桃树下,三五成群,叽叽喳喳,议论着今年的好收成,憧憬着美好的生活。母亲的夏至面劲道耐煮,吃在嘴里爽滑无比,再加上新麦面的清香,每次都会忍不住多吃。
  “吃过夏至面,一天短一线”,但是母亲那浓浓的爱却是绵长的。自从我蜗居小城,每年夏至母亲都会给我磨好新麦面,擀好夏至面,电话中总会絮叨:“今年麦子熟了,收成好着呢!”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