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1207 期 2017-06-20
蛙声篱畔
路来森 点击:98
【字号 】 【 关闭
青蛙是益虫,青蛙的叫声,也叫人觉得欢喜、吉祥。
  我八九岁时,家里盖了新房。新房,位于村子的西头、南端。房前,是一条东西小路,小路的南边,就是一片麦田,漫延向南,与更南边的白浪河相连接。每年,小麦打苞的时节,白浪河的青蛙就叫了,我的母亲听到后,总会喃喃道:“蛤蟆打哇哇,再有四十天吃餶飵(水饺)。”那意思是说,青蛙叫了,小麦成熟的季节就快要到来了。母亲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堆着幽微的喜悦,那份喜悦,也感染了我们,内心里,便也充满了期盼。
  仿佛,青蛙一叫,这一年的丰收,就注定了。觉得:好吉祥,好吉祥。所以,那蛙声,听来,亦是觉得特别悦耳。
  日子,也确然是好。那段时光里,特别是晴朗的黄昏,我常常站在自家门口,看门前的景象,听远处的蛙鸣。眼前,是碧绿的麦田,煦暖的风,轻轻地吹着,麦浪荡漾,涌动;涩涩的麦草香,散溢开,空气里满是温馨的意绪。黄昏时分,青蛙的叫声,就从远处的白浪河传来了。蛙声,掠过麦田,在麦尖上跳跃,一波一波的,似跃动的音乐的旋律,曼妙动听得不得了;麦色青青,蛙声里,仿佛也有了一份清脆澄碧的味道。
  多少年后,我都一直认为:初夏的蛙鸣,是一年里最清脆,最响亮的蛙鸣。
  不过,蛙声最烈,最具有震撼力的季节,还是炎夏时节。炎夏时节,雨水丰沛,乡村,大湾小湾都积满了水,于是,青蛙满湾,蛙声遍地。
  白天里,也许是天气炎热的缘故,青蛙,叫得还不怎么响亮,疏疏落落,有气无力的,仿佛是半睡眠着;可是,一进入黄昏,情况就不同了。一蛙鸣起,众蛙齐应,于是,蛙声弥耳。也许是,青蛙太多了,蛙声已然失去了它的节奏感,叫声不绝,只是让人觉得无处不蛙。“黄昏烟雨乱蛙声”,那一个“乱”字,说的真是好,满河湾里,都是蛙声,咕咕哇哇,你辨别不清那声音,究竟来自何方;只觉得,蛙声,是从四面八方拥挤而来;声音,时大时小,时疏时密,时远时近,时高时低,时清时浊,那些个夏日的黄昏,因之而热闹,因之而繁富,更因之,而有了一种特别的音乐的感觉。
  有许多个乡村的夏夜,月朗星稀,我夜半醒来。室外的风,煦煦地吹进室内,月光照满床头,这时,我睡意全无。痴痴地望着眼前的月光,常常会因此陷入某种沉思之中。我想到很多,很多;但想到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此一刻,我拥有了一份难得的心灵的宁静,并欢喜地沉溺在这份宁静之中。可,正当我深深陷入的时候,远处,却骤然响起了蛙鸣声。一声声,清脆逼耳,敲打着那个夏夜的宁静。这个时侯,我总会禁不住抬起头,望着窗外;我觉得,蛙声,就是从那月光的银辉里倾泻下来的;于是,那蛙声,便也有了一份银白色的明亮。我在蛙声里,看到了远处的那条小河,看到了月光下,河流上漾着的清波,河岸边摇曳着的青草……那个夏夜,那条河,因了青蛙的鸣声,成就了一个童话的世界——那般明亮,那般纯净,那般幽美。
  然后,我枕着蛙声睡去,睡在一个童话的世界里。好美,好美……
  夏日的蛙声,亦时有幽微之处。
  连绵的阴雨,会使村野到处注满水。连村头篱笆边,浅浅的水沟里,也是水了。于是,浅浅的水沟里,也便有了青蛙。但不多,只有三两只。可三两只就很好,或许,还会有那么一只跑进菜地里,卧在菜畦中。依旧是叫,黄昏时分,或者夜朗星稀的夏夜;可叫声,疏落得很,似缓缓捶响的鼓。舒缓幽微地,传送出很远,很远……
  张籍说:“蛙声篱落下,草色户庭间。”
  那“蛙声篱落下”,大概就是此般况味了。真个叫好!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