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1208 期 2017-06-30
半夏生
祝宝玉 点击:167
【字号 】 【 关闭
时已半夏,气氛渐趋于酷热,此处的“半夏”,是时间线度上的界定。在诗词的秘境里,“半夏”却是一种飘渺的镜像。
  《礼记》曰:“夏至到,鹿角解,蝉始鸣,半夏生,木槿荣。”半夏,与鹿角、蝉鸣、木槿一同被视为夏至的表象,在排比的气势里,赋予其文字的诗意,给人美丽的想象。于是,口诵于此,脑子里便有了一脉景象:荷花初绽、草木繁蕤、鸟啼悠悠、蝉鸣嘶嘶,鸡犬乡里,一派生平。
  唐代诗人张籍《答鄱阳客》中曰:“江皋岁暮相逢地,黄叶霜前半夏枝。子夜吟诗向松桂,心中万事岂君知。”时值半夏,诗人与友人相逢江皋,深夜无眠,共话松桂之下,满心的愁绪友人却并不知晓。这一番铺叙,又给半夏涂绘上一层淡淡的幽寂情调。
  从这首诗延伸开去,“半夏”从一个时间名词让渡为一种情致。“多希望时光逆转,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人潮拥挤的街头,我们匆匆擦身而过,再无交点。”这是我比较欣赏的一个女作家写的诗句,她名“苏半夏”。读她的诗,有一种在向日葵田里穿梭的感觉,恍然于现实与梦幻之间,充满了魔力。她的名、她的诗,恰如其分地释解了我对“半夏”的理解,如她所言:“这一刻,他下决心要保护她,保护这个心灵还纯净得像泉水一般的女孩。”这是半夏时光的青涩,也是半夏时光的动人之处。
  我的好友杨健有着家传的中医底蕴,他对各种中药材如数家珍,我和他探讨“半夏”,没等我叙述完,便打断我的话,“半夏其实是药材,经你们这些文人酸文假醋捣腾一番,怎么就多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意思。”我抿了一口茶,掩饰自己的尴尬。因为我不知半夏竟还是一味药。我静静地听他讲述。
  《医学启源》:“治寒痰及形寒钦冷伤肺而咳,大和胃气,除胃寒,进饮食。治太阳痰厥头痛,非此不能除。燥胃湿,化痰,益脾胃气,消肿散结,除胸中痰涎。”半夏是中药宝库里的奇葩,使用得当,它是药;使用不当,它是毒。历来医师们都是非常谨慎使用此药的。它又分为生半夏、清半夏、姜半夏、京半夏,说开来了,更为复杂。
  于是,杨健停住了话头,对我说药,如同对牛弹琴,让他白费口舌。但我与他交的是心,淡如水,并不会见怪彼此的拆台。炎炎夏日,共处凉室,他说他的理性,我讲我的感性,互不惊扰,相安无事,消磨一个下午。
  驰隙流年三十载,原本以为对夏的认知早已了然于胸,不再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太多的悸动。未曾想到,我还是薰薰然,醉在了这半夏的时光。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