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第 1210 期 2017-09-10
崇高的师德 ——追忆导师仲崇信先生
钦 佩 点击:331
【字号 】 【 关闭
上世纪60-70年代,我校有5项重大科技成果被誉为南京大学的“五朵金花”,其中有朵绽放的金花,就是著名生态学家仲崇信教授领导的米草研究项目,因该草形成的滩涂植被保滩护岸、促淤造陆等巨大生态功效获得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1996年还获得国际生态工程杰出贡献奖。仲崇信先生是我的导师,10年前先生百岁,中国生态学会在主办的一个国际湿地生态学大会的分会上为他庆寿,庆贺他的百岁寿诞,也充分肯定他引种米草,为我国海滨湿地生态和生态工程所做出的巨大贡献。百岁科学家不多,而像仲先生那样知识渊博、功成名就、谦虚谨慎、与世无争的科学人瑞,实在是旷世瑰宝。正如陈骏校长当年在校报特刊上撰文称颂他的:“我们尤其要颂扬的是他的严谨治学和十分敬业的精神。前两年他老人家还亲自撰写了两篇论文发表在SCI刊物Eco-logical Engineering上。我们要学习、传承和发扬他的不畏艰辛、勇于攀登、求真务实、谦虚谨慎的美德,将我校的生态学科建设、湿地生态学与海滨湿地生态工程等特色研究推向纵深,瞄准国际前沿,加强国内外合作,繁荣海滨湿地保护与恢复的宏大事业”。 
  我初次认识仲先生是在1965年,在教学楼的一楼阶梯教室,听他的大米草引种报告。时为生物系植物专业二年级的学生,坐得很靠前,大米草的神奇作用和先生的炯炯目光,乃至他动听的北方普通话都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1979年,我正式投入仲先生的师门,成为文革后他的第一个研究生。两年半后,我取得南京大学理学硕士学位。想起仲先生当年通过努力,将我留在母校工作,他是多么高兴!那天他在校园见到我,快步走到我面前告诉我这一消息:“钦佩同志,学校同意让你留校工作了”!我感受到先生的兴奋和激动,他考虑的是事业需要后继有人啊!此后有幸在仲先生身边工作,请教学问,听从教诲,研讨问题,将近四十余年过去了,我也从一个青年学子,成为一个年逾古稀的老者了。回顾师从仲先生的人生历程,感慨万千,先生的师德是我最推崇的,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我要继承过来,传承下去。
事业为上
  引种大米草和互花米草是仲先生倾心关注的事业,他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都投身其中,凝结了他太多的心血。上世纪30年代在国外留学期间,他就注意到米草在海滨潮间带抗风防浪、保滩护岸的作用,当时就考虑引种该植物为国家效力、保护海防的事。回国后连年的战乱和一系列阴差阳错将这一事情耽搁下来。直至1963年春,周恩来总理主持召开“全国海涂工作会议”,仲崇信教授代表南京大学正式提出引种大米草保滩护堤的建议,终获批准。于是,我国主要出于保滩护堤和促淤造陆的目的,于1963年引种大米草,并在1979年引种高秆的互花米草。米草属(Spartina)又称为绳草属,属于禾本科虎尾草族。大米草地理分布仅限于欧、澳、美、亚四洲的温带地区。互花米草原产北美大西洋沿岸,从加拿大的纽芬兰到美国的佛罗里达州,以及墨西哥沿岸。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大米草的发展面积曾达50万亩左右,互花米草面积曾达30万亩以上(现在,大米草已全面退化,或被互花米草所替代,互花米草发展面积在50万亩左右)。引种后,我国大米草和互花米草人工植被发挥了很好的保滩护堤、促淤造陆的生态功效。据苏北射阳水利局的资料,射阳北部沿海互花米草保滩护岸生态工程9年(1986年—1995年)来,在射阳河以北的侵蚀性潮滩上,互花米草占滩面积达1610hm2,受益海岸线共22.47km,取代了块石护岸设施,节省护岸工程投资、防汛修理费和人工等共计320余万元。浙江温岭等地在沿海种植互花米草保护塘堤收效很大,据调查,1994年的17号台风和1997年的11号台风肆虐浙江沿岸时, 凡种植互花米草的岸段, 塘堤完好无损或损失很小。
  我国国家领导人及有关方面负责人周恩来、邓小平、聂荣臻、蒋南翔等同志都非常关心涉及我国沿海滩堤保护、可持续发展的具战略意义的米草引种工作。1979年,在邓小平同志亲自过问下,蒋南翔同志直接抓办,成立了我国唯一的米草研究机构-南京大学大米草及海滩开发研究所(现名南京大学生物技术研究所)。该所的第一任所长就是蒋南翔同志和匡亚明老校长共同提名的仲崇信教授。
  在仲先生的带领和指导下,南京大学大米草及海滩开发研究所除了引种扩种、保滩护堤、促淤造陆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之外,在米草的饲用、野生动物栖息地的培育、污染物控制以及绿色食品和保健品等米草生态工程的研究利用方面也做出有益的贡献,在国内外赢得较高的影响和声誉。仲先生本人被授予1984年国家两委两部先进个人奖,南京市劳模;1996年获美国湿地科学家协会“终身成就奖”,1999年3月荣获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名誉博士”称号。
励学敦行
  “励学敦行”是南京大学的校训,作为南京大学教师队伍中的一员,仲崇信教授是最好的实践者之一。仲先生留学美国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的是植物生理,他的博士论文做的就是“植物蒸腾作用的机理”,其中“植物蒸腾作用随温度变化的曲线”还曾经被潘瑞炽、董愚得《植物生理学》教材引用过。所以仲先生非常重视实验室的工作。71岁的他收了我这个学生后,亲自为我选题,做“大米草吸收汞和净化环境的研究”,安排我到环境化学实验室去学习冷原子荧光分析,还经常关注试验研究的进展。关于米草的研究,他更重视的是野外工作,他明确指出“米草盐沼没有长期原位研究是不行的”,于是,大米草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轮番被派往野外实验基地,一去就是3个月。我刚留下工作,就经常到福建罗源参加互花米草引种的生态学研究。当时一些老师有这样那样的困难,上有老下有小的,对一出差就是3个月,颇有微辞。但一听说仲先生当年到滩涂种大米草已是60岁左右的年纪,身先士卒扑到第一线,常常在基地一蹲就是半年以上;有时还真正是“风餐露宿”,和卓荣宗老师一起夜里睡在大堤上;还有一次双腿陷在淤泥中还不顾自己的安危;如此等等,实在令人感动。于是,全所在仲先生扎实研风的影响下,奔赴野外研究工作热情高涨,不断取得可喜的研究成果。
  仲先生严谨和认真的研风在论文撰写中表现突出。我参加了米草研究两本论文集的撰稿工作,记忆非常深刻的是,当时80岁左右的仲先生对自己已完稿的论文还一遍又一遍地修改,直至论文收齐即将付排了,他还会找到我或其他老师,要求作出最后的修改。仲先生非常重视收集第一线的研究资料,在82岁时还要亲自陪同特拉华大学的两位美国专家到射阳海滨去考察米草群落。因为年事太高,不能亲临一线了,还不断与各地的研究者联系,了解情况,收集实际数据,以利于对米草在中国发展的全局作出科学评估。就在2004年和2006年,仲先生还在与原课题组卓荣宗、徐国万老师合作研究的基础上,总结补充资料,亲自撰写了两篇有关米草研究的论文,发表在SCI 刊物Ecological Engineering上,当手捧年届百岁的先生发表的大作时,我真是十分汗颜呐!
逆境奋斗
  在一般人的眼中,米草的引种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不就是种种草吗?有什么难的”。理论上,外来种的引种工作必须要过两关:生理学关和生态学关。也就是说,首先要在引种地的实验室或实验园内测试被引种植物生长发育的一系列指标,掌握其生理状况,判定该物种被引种到本地区的可行性;然后参照该外来种的原生生境,引种到野外生境中去,观测其生长发育和繁殖发展状况,分析其对所在生态系统的影响,评估该项引种的生态安全和生态经济价值。实际上,仲先生领导的大米草引种项目真可以说“过五关斩六将”,风风雨雨十多载,方成正果。譬如突破“引种成活关”,1963-1964年,先后从英国、丹麦引进四批大米草苗和种子,仲先生、仲师母和生物系花房工人一道,没日没夜地伺候那批种苗,终于在1964年内育成壮苗44株,取得引种育苗初步成功。又如“滩涂种植关”,经过在潮涌、盐渍、低温等多种逆境胁迫因子下的多点多次滩涂原位试验,1966年仲先生领导的课题组终于和合作单位盐城农科所一道,在盐城滩涂建立了我国第一个大米草人工湿地(500亩)。接下来就是“文革风暴关”,文革的疾风暴雨乃国家的政治灾难,抗逆的先锋植物大米草也好,仲先生这样与世无争的“好好先生”也好,统统不能幸免。其间仲先生被无端隔离审查,后来被打发到溧阳分校养鸡。大米草试验只得被迫中断。在全国许多引种单位的急迫要求和多次联系后,在课题组其他老师的努力下,研究工作才得以不断恢复,到1979年,江苏盐城大米草发展面积近12万亩,截至1981年底,北起辽宁盘锦,南抵广东电白,全国大米草面积发展达50万亩左右。
  而互花米草的引种,有了前期大米草的引种经验,总体比较顺利,从1979年引回国内到在福建、苏北滩涂初步推开,大约5个年头。虽说互花米草由于比大米草茎秆高、生物量大,取得的保滩护岸、促淤造陆等生态效益更大;但由于生长势、繁殖力也更强、占滩面积也越来越大,对引种分布区域的贝类养殖造成严重的影响,甚至危害,米草的负面影响在全国沿海地区逐步凸显出来。一段时间以来,对米草引种的负面评价充斥许多媒体,“入侵种”、“害草”、“毒草”、甚至“杀人草”,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些过分的批评和指责一度让仲先生有些困惑,很快他就调整过来,采取积极的态度,用科学发展观告诉我们的读者,如何正确评估互花米草的正负生态效应。自古以来,每个国家、地区的经济生活,特别是农、林、牧、渔业,都需要引进一些物种,许多优良物种的引进给引种者和该地区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当然,也有引种不当,给某些局部甚至全局带来不利后果的。对待互花米草应该一分为二,兴利除弊,在有些地区要对它实现生态控制,促使生态系统综合效益的提高,并实现可持续发展。
  仲先生倡导的对互花米草两分法的思想得到全国许多学者的呼应。例如华师大河口海岸研究所老所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吉余教授为首的团队在距浦东新机场较远处的九段沙设计并实施的“种青引鸟生态工程”与“米草生态工程”就具有异曲同工之妙。该生态工程引种芦苇和互花米草,为水鸟培育了新的栖息地,将浦东新机场附近芦苇荡中的水鸟引开,确保了浦东机场的安全。
师德传承
  虚怀若谷是仲先生突出的美德。大凡谈及他的贡献时,他都很不以为然,或自谦地说“没做什么”,或寥寥数语,谈不了几句。他常常会谈得“走题”,话锋一转,大谈他的师长和前辈们的治学和为人。他总是怀着崇敬的心情,和我们娓娓道来那逝去岁月中的动人篇章,如植物学大家钱崇澍先生、著名气象学家竺可桢先生、两弹一星的元勋王淦昌先生等。仲先生谈及他们彪炳千秋的功绩和人品,常常嗟叹不已,每每让晚辈受益匪浅。仲先生最推崇的是他的老师钱崇澍老先生。钱老在植物生理学、植物分类学和植物生态学等植物学很多领域所做工作都是开创性的,并做出了国内外公认的卓越贡献。作为钱老的弟子仲先生常常引以为荣,他回忆刚从美国留学归来,就听从老师的召唤,于1936年赴四川大学任教。当时讲授植物学的最重要内容就是教学生认识峨眉山植物。而峨眉山的植物种属齐全,区系复杂,没有钱老前期建立的大量标本和精细的鉴定资料,这项工作是无法胜任的,他十分感慨地说,只有深入其中才能真正认识到钱老的学问、品格和博大精深。
  先生在世时,我是他家的常客,去向他汇报米草和耐盐植物的研究进展,是他最爱听的话题;同时,我也从先生那儿获得多多教益。每每从仲先生家出来,我的心情总是特别舒畅,好像眼睛亮亮的,心头暖暖的,看什么事总能比较“超脱”。仔细揣摩一下,这大概是在超强的“师德场”中接受“感悟”了吧!感受大家的情操,体验人瑞的品德,晚辈岂有不被陶冶之理?在先生仙逝10年之后追忆他,我不仅怀着一种“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崇敬心情,而且深感有一种责任,那就是唐代文豪韩愈《师说》所云:“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从钱崇澍老,到仲先生,师德之传承,使吾辈深受其益;从仲先生到吾辈,再到如今的莘莘学子,如何让他们也能从中受益呢?我当作为一个身体力行者,为师德传承,继续奔跑。仲先生曾将自身与米草联系在一起,说自己是“Spartina Man”(米草之人),如今我已将自己打造成第二个米草之人,带领一批年轻人开发利用米草,将其有益之内涵奉献给后人,是我传承先生师德之责任。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大党委常委会专题学习习总书记“... 818 次
“两岸暨香港绿色大学联盟——2017... 617 次
第五届中国江苏创新创业大赛南大获佳绩 606 次
第十八届全国科学哲学学术会议在我... 603 次
第三届江苏省“互联网+”大学生创... 602 次
南大支教团带23名山里娃看南京 600 次
我校专题研讨推进大类招生培养联动改革 588 次
妙趣横生尊师联 472 次
崇高的师德 ——追忆导师仲崇信先生 331 次
遇见·南大——南京大学喜迎2017级... 303 次
2017自然指数排行榜公布 南京大学... 299 次
从绿色校园到绿色大学 ——在2017... 287 次
张异宾书记为2017级本科新生上“开... 283 次
我校举行2017级新生开学典礼 267 次
笑着落泪 ——读《目送》 266 次
黎书华教授当选国际量子分子科学院院士 261 次
Nature Communications发表李涛/祝... 255 次
南大与香港城大合作开展新媒体艺术... 253 次
南大智慧助力江苏田园乡村建设 251 次
南大社与德古意特出版社签订战略框... 251 次
我校举行基层党(工)委巡视专项整... 250 次
院士咨询考察组调研南大昆山创新研究院 249 次
我校举办哲学社会科学骨干教师培训班 248 次
南大社十种图书入选“国家社科基金... 248 次
我校与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签署学生交... 248 次
阿尔泰考古实习助力南大本科生“顶... 247 次
陶壶白露菊花茶 246 次
周志华教授担任IJCAI程序委员会主席 246 次
陈洪渊院士当选美国化学会会士 246 次
“凤凰—南大”国家出版融合发展重... 245 次
徐新国际交流奖学金颁奖 244 次
粒栗香 134 次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