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第 1220 期 2017-12-20
长风几万里 吹度玉门关 ——援疆干部万朝林“非同寻常”的六年
点击:587
【字号 】 【 关闭
下午两点多,万朝林完成一项工作任务,拖着行李箱匆匆赶回位于南京大学历史学院的办公室。一盒泡面加火腿肠就是他迟到的午餐,然而援疆归来的他却笑称:“回到学校以后工作和饮食都规律了”。

援疆六年  载誉而归

“援疆六年,是我人生非同寻常的一段经历”,万朝林回忆说,“那是2011年8月,我正带着学生在四川调研,突然接到学校党委组织部的电话,问我愿不愿意去新疆支援建设发展。”他觉得自己研究边疆史和民族史,正是专业对口,且符合边疆需要。在领导的推荐和家人的支持下,万朝林正式成为中共中央组织部第七批援疆干部人才的一员,奔赴新疆。这一去,就是整整六年。 
作为带着国家使命的援疆干部,万朝林深知自己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南京大学和中央机关干部的形象。他不断加强学习,努力适应环境,以当地干部在艰苦的环境中无私奉献的精神为动力,注重民族团结,始终坚持廉洁自律,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维护母校南大和国家机关干部形象。由于他工作务实高效,为人友善无私,治学严谨勤勉,万朝林迅速融入到当地干部和师生的工作和生活中。
援疆六年,万朝林每个完整考核年度都被受援单位评为优秀,荣获“优秀共产党员”称号一次,两次被兵团党委评为“优秀援疆干部人才”,两次荣获兵团党委三等功。面对满箱的证书和奖章,万朝林笑笑说,“六年时间,我对家庭有亏欠,在个人学业上也有所荒废。”但是他自豪地说:“我完成了国家和学校的任务,不辱使命。南京大学在新疆的美誉度非常好!”他一再表示,通过援疆工作的锻炼,自己在个人能力、科研学业以及行政管理工作方面都得到长足的锻炼,收获很多助力,与国家部委很多优秀援疆人才结下深厚友情,积累了深厚的人脉关系。
引领科研理念  带动科研实力

刚赴任兵团广播电视大学教学科研处副处长后,万朝林的屋子很快就成了当地教职工的俱乐部——“我带了六个大箱子,里面全是书!”业余时间,学校老师和家属们常聚在一起,听万教授绘声绘色地讲述香妃的故事、维吾尔族的来源、新疆的历史……
“万教授为我们学校带来了科研新理念”,曾在该校担任英语教师的刘铭这样说,“以前学校的科研实力较弱,拿到的省级课题很少。2011年万教授一来,就为我们学校争取了两个兵团社科基金项目。在万教授的带领下,我们学校的科研氛围越来越好。”对此,万朝林笑着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我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培养他们的科研兴趣,选一些与当地文化相关的研究课题,教他们做研究的方法。”
万朝林在援疆工作中时常自问:“我带来了什么?带动了什么?带走了什么?”六年时间结出的累累成果就是他交上的答卷:
2013年3月,兵团党委组织部将万朝林被调到石河子大学任政法学院副院长,主持筹建“兵团屯垦戌边研究中心”。2014年,他为该研究中心争取了4个国家社科基金项目,3个兵团社科基金项目,1个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使中心研究员人手一个国家社科基金项目。
此后不久,万朝林又主持筹建了“中亚文明与西向开放协同创新中心”,同年,该中心被评为兵团级协同创新中心。由中心编辑出版的《中亚速递》(旬刊)、《丝绸之路经济带与中亚研究》(季刊)在国内相关学界和有关党政机构、科研单位产生了积极影响,广受好评。
万朝林参与调研并撰写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建立与发展白皮书》受到国务院新闻办嘉奖和央视连续报导。
他先后筹划主持“中亚文明与西向开放协同创新中心”和“兵团屯垦戌边研究中心”成立大会暨首届学术论坛;主持“天山?西湖论坛”、“深化改革与兵团跨越式发展论坛”;在哈萨克斯坦举办“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国与中亚共同发展”国际学术讨论会;开展各种学术讲座,分别在新疆师范大学、新疆农业大学、石河子大学、塔里木大学、兰州军区乌鲁木齐民族干部学院等高校和兵团组织部、劳动局、教育局等机关单位做关于新疆民族、宗教和钓鱼岛问题的学术讲座,提高南京大学和石河子大学在当地的美誉度和知名度。
2014年11月,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清代新疆满文档案研究》落户兵团屯垦戍边研究中心。“目前国内懂满文的专家只有不到20人,我们要培养一批土生土长的满文研究人员”,万朝林说,“对濒临灭绝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实现保护和复活,提升学校的科研实力。”
“我们的研究中心既有基础研究,也有对策研究。”万朝林谈起科研和学术时格外严谨认真。他逐一介绍了《习近平治疆方略与新疆长治久安研究》和《新疆兵团口述历史整理与研究》等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

大美新疆  割不断的边疆情

工作地点的科研氛围逐渐被带动起来,一批科研基地刚刚创建,学科建设也刚开始起步,万朝林作为中央组织部第七批援疆干部挂职锻炼的工作却即将期满。2014年4月,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教育局向南京大学发来函件,高度肯定万朝林同志在援疆工作中开拓性的工作和显著成绩,同时表达了需要万朝林同志援疆时间延长的殷切希望,并派一兵团教育局副局长、石河子大学一副校长前往南京大学协调。为了当地各项工作的顺利发展,万朝林又成了第八批援疆干部的一员。
援疆期间,万朝林平均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2017年1月,他被兵团党委调回兵团广播电视大学任副校长,这是对他援疆工作成绩的高度肯定。这时,一心扑在工作上的万朝林突然病倒了。那是在为申请项目的准备工作连续熬夜一个星期之后,又是一个通宵后的清晨,万朝林突然接到上级通知,让他准备好相关材料,接受组织谈话。顾不上休息的万朝林赶紧奔向谈话地点,迎接他的是新的任命通知,并且当天就要赴任。就在准备乘车前往下一个目的地时,万朝林突然“感到自己头颅内部涌出一股热流,脑袋晕乎乎的,脚下像踩在棉花上,软绵绵的,后来眼前一黑,迎面扑倒在领导怀里。”他谈笑着提起当时的情景,仿佛并不在意。兵团电大党委书记吴新平却十分后怕:“当时我们兵团电大的校长金勇钢在现场,发现万老师脚下不稳时,有熟悉情况的老师迅速给他吃了药,并及时把他送到了医院。”
再次醒来,万朝林已经躺在在兵团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在每天严控的探望时间里,万朝林见到了从南京连夜赶来的妻子乐琼华。“我差点连后事都没来得及跟你交代……”乐琼华回忆,“那是他见到我时说的第一句话。”
重症监护室里的病人们浑身插着管子,周围各种医疗器械,时不时突然响起的抢救警报声,让身处其中的万朝林寝食不安——躺了六天后,他已经瘦了好几圈。身为中学毕业班老师的乐琼华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后,决定提前将丈夫带回南京养病。乐琼华回忆说,由于太过冒险,当时机场方面不允许“重症病人”上飞机,她哭着求情,终于把万老师顺利带回南京。回到南京的万朝林终于能睡得安稳,然而他一直心心念念着新疆的工作。休养不到两个月,身体刚稍有好转,心急的万朝林又坚持回到了新疆,迅速梳理好各项工作。
三年之后又三年。“六年时间,他偶尔才回来,连换洗衣服都不带,在家待的时间非常短。”从四川跟随丈夫来到南京工作生活的乐琼华面临过很多困难,但提起丈夫万朝林的工作,她的话语满含骄傲:“万老师在新疆的工作对我而言更是一种教育,让我了解到边疆工作的重要意义和深远影响。”当初奔赴新疆时,万朝林的儿子还是高中二年级学生,如今已经本科毕业在国外修读研究生学位了。“他高考、大学毕业、申请出国时,我都不在……”提起家人,万朝林称自己亏欠很多,但妻子的理解支持和儿子的独立自主让他倍感欣慰和自豪。
“新疆真大!真美!”圆满完成两届援疆干部职责,刚回到南京大学的万朝林提起新疆仍然很激动。六年援疆,他完成了让派出单位放心、让新疆人民满意的工作目标。新疆的地理和历史数据他了然于心;沙漠、戈壁、湖泊、草原的自然之美他如数家珍;热情豪爽的新疆人民和五颜六色的民族之美让他感受到太多美好。
       (南京大学新闻中心   李凌霄)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