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1220 期 2017-12-20
乡 愁
朱 凌 点击:290
【字号 】 【 关闭
天气很好,母亲将切好的红薯拿到太阳下烘晒,母亲喜欢做红薯干,那是因为小的时候,家里没有什么零食,而红薯干能够满意孩子对于零食的需求,吃着红薯干,让我感觉到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而它也伴随着我的整个童年,每到冬天,母亲势必会做一些红薯干,以便迎接新年。
母亲选红薯很是挑剔,她要选那种看起顺眼,拿在手上结实的。她说:“选东西也要图个眼缘,你看它顺眼了,就愿意把它买回来,反之,看着不顺眼的东西,多看一眼都不愿意。”母亲说这话的时候,我全然没有听进去,只是不停地问母亲,什么时候可以吃到可口的红薯干。
母亲总是笑我馋,她说,什么时候好,要由老天爷说得算,天气好,时间就短一些。如果天气不好,可能就要久一些。而则盼着天天都能出太阳,这样一来,红薯干就能够早一点吃到嘴里。母亲将手上的红薯洗净,而后,便开始蒸熟。蒸的时间不能太久,不然烂了,便不容易切成条,一定要掌握好它的火候。
当一根根红薯条整齐地摆放在簸箕里时,等待也由此开始了。母亲说在接近冬至的时间做红薯干是最好的,这种红薯干保留着自然的色泽和品质,颜色黄中透红,味道清香甜美,质地松软耐嚼。当晒成半干时,收藏在缸里捂着,捂过一段时间之后,红薯干的表面就会泛起一层白霜。这个时候,红薯干最好吃了,软硬适中,咬一口,里面的肉或红或黄,筋道、甘甜。
时间流逝,长大后,母亲便很少做红薯干,此时,见她再度制作,让我着实有些吃惊。一问才知,原来女儿的同学给女儿了一包红薯干,母亲尝了一口,觉得味道不对,便对女儿讲起以往做红薯干的事情。女儿得知后,非要让母亲做,于是,母亲便重操旧业。
那天阳光很好,母亲在阳台上和我讲了许多关于童年的事情,讲到童年住过的那个小镇,讲到家里的那个小院。一晃离开故乡已经二十多年,想再回去,已然是不可能。我还记得,自从来到城市之后,母亲便没有做过红薯干了。
一根根的红薯干,将我带回到了故乡,带回到了曾经居住过的小院。而母亲又何尝不怀念那的一切呢,这香脆可口的红薯干,就象是一道道的乡愁,缠绕在我和母亲的心头,让人一想,便很是怀念。
女儿吃过说,很好吃,远比超市的味道要好。身在城市的她,何尝体会到当年我所经历的一切,而对于幸福,她的理解与我又有所不同。正如同母亲所说,当年的你,吃着红薯干就觉得是最幸福的人了,可是对于她们来说,幸福却又是另一番含义了。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