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1220 期 2017-12-20
慢时光里
一 心 点击:166
【字号 】 【 关闭
第一次去皖南,是在二十多年前,从城里往外走出不远,就进到山区,瞬间被眼前那种停滞着的时光悠然的感觉所震憾,仿佛自己也回到了那慢而悠然的时光深处,成为一个让心灵住进慢慢时光里的人。
沿山的小村落里,泉水从山上流下来,经过村庄里石砌的水圳,绕过一户又一户的人家,慢慢流出村落,流到村外的溪流里,依然清澈,依然欢快,仿佛有着未经尘世羁绊的明快。也是,那粉墙黛瓦间的绿树,条石斑驳的村街里藏着磨蚀时光的慢。在这样悠然的村庄里,阳光的移动也是慢的,如村子里缓步而行的老人,有忘记岁月易逝的悠然。村子里也会有鸡鸣犬吠、人来车往的喧嚣,这些声音,有一种被笼罩村庄的静气所震慑似的短促,很快消失在那样的静里。
对于这样慢的生活,我是一见倾心的,有一种想要融入其中的冲动和亲切,仿佛前生有约,也如今世有缘。我喜欢被它瞬间震憾,又很快归于平静的心理体验,它让人心生踏实和熨帖。此后的很多年,只要有空,我总会找一些机会去皖南,寻古村、访山野、踏古道,在一次次的寻访中,我不能清楚地知道自己得到了什么,但我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内心从未失去那一份真实的安宁。安宁源于我在皖南遇到的一些人、一些物。
我在一个古村落里,曾看见一位饮者,如一尊雕塑深深地刻印在我的心里。那是一个午后,我和几个朋友一道,慕名去一处名气不太大的村落,想要有所遇见的兴奋写在我们的脸上,那样地有所期待,对于尚未谋面的一处村落心情是复杂的。进村,我看见一处方石上坐着一位上了年纪的人,旁边两碟小菜,左手一个酒瓶,装着小半瓶的酒,右手一双筷子,啜一口酒,滋滋有声,搛一点小菜,慢慢咂磨,老人偶尔看看远山近树,目光空远。午后的阳光斜洒在老人身上,镀了一层暖色,也如酒,为老人的脸颊镀上了一层红润的颜色,那样安祥而有远意,像眼前的村落,在温暖的阳光里,在我的眼中,安静而又透明。
在黟县宏村的南湖和月沼,我喜欢把南湖看成是村庄的外延,而月沼才是属于宏村的。彼时,南湖的热闹是外在的。而月沼,却是自家的温馨日子,缓慢却有滋味。从屋边水圳里流淌的喜怒哀乐汇聚在月沼,村庄就丰满而有生机了。流出南湖,就是流出村庄的日子了。水圳里的缓慢水流之声,像是时光的重塑,定要把日子拉扯得如树影,细长斑驳,才有深长的韵味。
和慢时光的相遇,仿佛一种触及心灵的碰撞,一如再读木心时的感觉,就会特别的喜欢木心先生的诗《从前慢》,是那样撞击你心灵中最深藏最隐秘的碰触。“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 是一句∥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喜欢木心的诗里有温暖的人情,有精致的日子,也有一些大家都懂得的小小心思和在慢慢的日子里流淌着的阳光和人情的暖色。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