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1220 期 2017-12-20
乡下草木
祝宝玉 点击:104
【字号 】 【 关闭
很多时候,我们反而能从一棵树、一朵花的身上,看到更多生命的光泽。
村里最古老的那棵柏树要七八个青壮年伸手才合围得住。浓密的树枝遮蔽了树下的山坡,树下一年四季都是干燥干净的,没有草木能在它的身下生长,粗大的树干也没有人能攀爬。老家的房屋后面有三棵古老的柏树。每天晚上,从远处的西河里劳作一天的白鹳回来后,都要在树上吵闹一会才肯睡觉,听着那些声音,我便会梦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村庄里的人或许讲不出什么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存,更不会很时髦地说低碳生活。但在他们的眼里只要有生命的东西就有灵性,就比如小草和大树。他们可以手握镰刀,弯腰“霍霍霍”地把旺长的小草割掉喂养牛马或羊,但他们绝对舍不得将小草连根拔掉,他们知道小草的根就是命脉,毁了命脉就等于没有了旺长的草,没有了草就没有了肥壮的牛马和羊,没有了牛羊村子里的人就会遭殃,简单的真理道出的却是伟大的自然法则,我说这是智慧,他们说,不,这是生存。
乡村的小道上,只要随便一抬眼,让人醉心的植物处处皆是。人家的房前屋后,一棵棵的果树丰腴着,青葱逼人。那些青青的、黄澄澄的果簇拥在青枝绿叶间,冲你喜笑颜开。我跑到近前,想伸出手去抚摸,却又顾忌着不远处农人的眼光。朋友说,如果喜欢,可以和人家说一下,乡下人朴实厚道,他们会摘一些给我们的。我摇头。其实,我只是喜欢看果实挂在枝头的样子,那样的喜庆而温暖,让你的内心生出满满的欢欣与感动。
草木人生,人生如草木。或许有人会反驳,人类会思维、会行走、会言语,会哭、会笑、会闹,大树没有双脚,不会奔跑。不要忘记它柔软的根须开石留印、抓地有声,身躯不论大小,足可站悬崖、迎寒风、顶雷霆,春来绿、夏来花、秋来果、冬来眠,它们不需要人来指挥,更不需要有谁发号施令,什么季节该有什么样的风情,它们在天地间挥洒自如地运用着每一个节令,谁能说它没有灵性?
乡下的草木们没有人类的功利世俗,它们不慕虚荣,没有矫饰,是洗尽铅华的自然之子。风从大地上吹过,它们只是弯一下腰,或者动一下翼翅,便又重新回归安静的生活,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