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1223 期 2018-01-20
忍 冬
一 心 点击:153
【字号 】 【 关闭
忍冬,两字的组合有种凛然正气,有种恒久无畏。
是谁给这种植物取了这样一个坚毅的名字,已经不得而知,或许是一种寄托,一种表白。忍冬,四季之中,唯冬日最为难熬,铅灰的天沉压着,冰封雪飘,风如刀割,寒气逼人,手足会因过低的温度而冻伤。
需要忍的,又何止是冬。人行于世,皆有困苦磨难,有肉体上的不适,有学业上的困扰,有子女培养方面的烦忧,有人际上的不顺,有情感上的纷争,就连佛也说,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人生之途,可谓是悲欣交际,喜忧参半。
时常,会陷入对命运不公的感慨,感叹平常的幸福难得,其实被伤害了,再次哀叹,无异于对自己的伤口撒盐,最终,使自己一败涂地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抱怨命运,是一种精神的泥淖,置身其中不能自拔。“就命运而言,休言公道”,说这句话的史铁生就像一株忍冬。
忍冬有诸多叫法,叫老翁须,有长者的儒雅,叫鸳鸯藤,则是恋人的情谊。最为熟悉的是金银花,俗气中有平民气,寻常人家庭院篱笆上的种植,除了它的易活,大概也有份吉利欢喜在里面。正如李时珍所言:三、四月开花,长寸许,一蒂两花二瓣,一大一小,如半边状。长蕊。花初开者,蕊瓣俱色白;经二、三日,则色变黄。新旧相参,黄白相映,故呼金银花,气甚芬芳。四月采花,阴干,藤叶不拘时采,阴干。
这段对金银花的叙述可以作为美文来读,简洁,清朗,似满目青葱的藤蔓纷披而下,这是本草在描述药性以外的一个美好的收获。文之熠熠,灿若星河,文之猗猗,幽然有香。有时候我在想,翻开李时珍记录整理的这些文字时,闻到的是药香、书香,很多方子早就被时光的尘埃湮没,可这种耗其一生的执着,耐住寂寞的奔波和沉静的书写,化作如蝶的书香,在我的眼前翩跹。
因为熟悉,小区里也可寻得好几处,在低矮的院墙,一楼的栅栏上,细藤攀缘上升,在春天里蓄积力量,到暮春,奔放地开出一对对花儿,众多草木气息也掩饰不了它们好闻的香气,经过时,不免深吸几口。忍冬的香是清冽的,月色下尤其是。这香是有节制的,不会让人有沉溺之感。
我喝过不多的几种花茶,其中就有金银花茶,将淡雅的香融进水里,缓解咽喉的不适。还将金银花露喷洒在孩子稚嫩的胳膊上,蚊虫绕飞。
其实能忍过冬寒的何止是金银花,草木看似不语,植根于大地,直面于风雨,能逾越冬天的简直举不胜举。它们应该懂得,不管冬多么漫长严峻,嫩芽总会在春天透出。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