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1230 期 2018-05-10
青蔬莴苣
宋伯航 点击:83
【字号 】 【 关闭
春天,山坡一派绿莹莹的盎然,早春的韭菜、香葱、蒜苗、菠菜、莴苣等青蔬,长得鲜嫩欲滴,接着茬儿上到饭桌上,而我却偏爱吃莴苣。
记忆中,在我家门前,有片空地。每到开春,母亲挥锹翻土,开出畦田,施肥浇水,撒上菜种,扎上刺槐篱笆,便成了家里的菜园。十多平米的菜畦,除土垄点种大葱、香菜等几样调味菜外,其余全都种上莴苣。开春下地的莴苣种,经半个多月后,一畦鹅黄的芽尖,争先恐后拱出地面。过不了几天,再看簇簇鹅黄色,变成绿油油的葱茏,窜出地面的莴苣,一棵挨一棵挤长,叶面相互交错,铺盖一地翡翠。母亲趁收工或饭后歇晌,走进菜地剔菜间苗,需三五次才能定好。在数次间苗后,一棵棵间距适当的莴苣,蓬松匐地旺长,锨把粗的茎上,伸展宽厚硕叶,叶心光滑翠韵,肥得起皱,片围绿透紫红,清络通亮,水灵剔透,无比鲜嫩,便到吃头茬儿莴苣的时候了。
母亲提着竹筐,细心地从莴苣底部剥叶,采到每片苣叶,婴儿般可爱地躺在筐里,叶脚部冒出乳白菜津,形如奶液,微微发苦,若沾到手上,凝固后会变黑。采回家的莴苣,经母亲用井水洗净后,或爆炒、凉拌、做馅,或烧煮、炖汤、生食,或窝鲜、晒干,能做出各种各样的菜肴。
我最喜欢吃凉拌莴苣。母亲用开水焯过,捞进木盆里,叶片色泽透明,碧玉晶莹,用盐稍渍,淋上香油,端上桌子,一家人吃得开心。莴苣嚼在嘴里,甜香爽脆,一种田园的清新,春天的新鲜,洋溢着清爽、平淡的恬适,眼前闪过春漫清脆的宁静时光。莴苣腌浸成酸菜,从瓦缸捞出晒成干菜,做成酸菜面,不仅有嚼头,而且酸香爽口。尤其在寒冷冬日里,吃上一碗一清二白的酸辣面,香味无穷,通身冒汗,温暖驱寒。《饮膳正要》说:莴苣性冷,久食轻身少睡,可调十二经脉,利五脏、开胸隔、通血脉,有消食积和通二便之功效。现代中医研究表明,莴苣有去斑功能,尤其对面部皮肤润滑,可起到良好健美效果,也有减肥效用。
前天,我下班回家,走进农贸市场,一位农民在拐角处叫卖莴苣,忙上前问价,一块钱一小把。我二话没说,就买了两把,拿回家一顿清炒,素莴苣配米饭,既新鲜可口,又弥漫清香,饕餮久违淡淡苦味,传递着岁月别样馨香。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