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1233 期 2018-06-10
云中谁寄锦书来
一 心 点击:661
【字号 】 【 关闭
乐府诗《饮马长城窟行》中,有这么一段:“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梦见在我傍,忽觉在他乡。他乡各异县,展转不可见……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长跪读素书,书中意何如?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忆。”这首乐府的精华段,在后半阙。前半阙的诸多辗转,就是远方那个人写来一封信。他在信中切切叮咛:在家好好吃饭,我会时常想念你。
古代人够实诚的,千里远道送一封家书。信里没有洋洋万言,一尺写了字的白布装在鲤鱼肚里,托客带给她。那时的行程多艰难呵,山一程水一程,长亭更短亭。所谓家书抵万金,就是这般山南水北地珍重。于是,小娘子捧着锦书,涕泪长流。
看着这一段,我不由得怔怔地出神,我想到自己好久没有收到书信了。“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按古人云,月满西楼,正是云高雁飞的清秋。秋来问安,这是个易生出闲愁和牵念的好季节。山长水阔给一个人写信,抑或展卷阅信的喜悦,像云雁掠过天空的阵羽,优美,却痕迹难寻。
心血来潮,我忽然想写封信。想着平日里赠书和相悦的文友们,得她们的好书相赠,由着文字的共同喜爱而认识,默默的鼓励一直都在。给她们写一封亲笔的信笺,可好?
周六的下午,晴日朗照。坐在书桌前,猜想着文友们的音容笑貌,我开始写信了。信是收藏许久的粉色纸笺,摊开,有淡淡的馨香,如一声温馨的问候。初写时,我写一弦,见字如面……握笔的手竟写不下去了。仿佛想见的那个人此时就坐在对面,你看着她,紧张、欣喜和忐忑不安。
一封短笺写完,三五行墨迹氤氲在粉色的信笺上,像那些彼此记忆里的一年年日月,有种说不出的优美和贴心。信的最后一行,我这样写着:“只想你我暂从电脑前移开,对着一纸书页,得以人间平和贴心的安宁。《浮生六记》里,有美好的女子,植物般的幸福和生活,愿我们皆得之,看之,悦之。”
粉红信笺和《浮生六记》刚寄出去,我意外收到一封朋友的来信。她说,好久没有联系了,读着你的文字,就摊开纸笔给你写一封信。这么“老土”的信笺,愿带给你惊喜!
是在黄昏开启邮箱时,读到信的。站在楼下一口气读完,光影中有秋桂的暗香浮动,九重葛的花朵嫣然。纸笔相亲、见字如面的妥帖,让人生出踏实的信任和绵长的牵挂来。所谓灵犀相通,大概如一株植物在心里缓缓地长叶,开花,你会坚信她穿越年华和岁月,依然情意笃定,枝蔓葱茏。
正如乐府诗里,千里传信的尺素书和双鲤鱼,也只这般殷殷地说:“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忆。”勿需千言万语,就在那一书一鱼、山一程水一程的珍重里。在物质相对落后的时代,古人用一种朴素平凡的生活方式,演绎今天纸笔相见的古典。云中谁寄锦书来?这个秋日,若趁着月色正好写一封短笺,人间婵娟皆在那字迹墨香里了。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