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893 期 2005-09-10
指 甲 花
东山 点击:2680
【字号 】 【 关闭
步行上班,经北极山,在靠近鼓楼广场的下坡处,我忽然发现数丛指甲花,在路旁的草丛里,沐浴着初秋的阳光,激情绽放。我停下脚步,伏身向前,要是不担心路人怪我“毁坏花草”,我一定会亲手摘下一朵花或一枚叶片,放在手心,细细玩味。

  指甲花又叫凤仙花。据清代《凤仙谱》记载,我国境内的凤仙花品种多达两百多个。指甲花的别名很多,有急性子、女儿花、金凤花等等,我最喜欢的名子是“指甲花”:花色有紫红、朱红、雪青、玫红、素白及杂色等,我最喜欢的是朱红色。

  朱红色的指甲花点缀过我快乐的童年。最有趣的事情当然是“焐指甲”。一天下午,我和哥哥随母亲到岐阳大姨家走亲戚,到了大姨家,大人们嘘寒问暖,大姨的女儿惠湘姐拖着由母亲过继给大姨的三弟永林,神秘地给我和哥哥说:“快来,给你们看样好东西。”我们随惠湘姐来到前院,发现那儿竟有几株美丽的指甲花!花色朱红,每朵盛开的花都是两片大花瓣交叠在下,上部的花瓣短小,不超过花蕊长度,花柄像有两只,一柄长在叶腋下的枝杆上,一柄并不长在枝杆上,调皮地向下弯着,好像刚从叶腋脱落,造成花朵就要跌落的样子,充满动感。结在杆上的籽尚青,大小不一。我忍不住用手触摸了最大的一颗,不想它竟像装了弹簧似的“啵”的爆裂开来,着实吓了我一跳。姐叫我不要乱碰,并告诉我花朵下的另一个下弯的叶柄是假的,只是为了好看,并不是要掉下来的意思。“你种的?”我问。姐说:“是姨夫为我们种的。”哥说:“枸树叶和明矾有吗?”然后我们就村前村后找枸树,采到不少枸树叶。最后为明矾发愁时,姨夫笑了:“花要我种,明矾也要我寻?”说着,竟从墙上装相片的镜框背后取出一个纸包,里面装的当然是明矾。于是我们兴奋地将已开放的朱红色的指甲花细心采下。由于我们四个孩子都想焐红指甲,怕花不够,母亲就说:“摘几片指甲花叶子也是可以的。”于是我们就将花、叶子和明矾放在碗里,用杵捣成泥浆,盖好放在一边等其发酵。晚饭以后,大姨和母亲便亲手为我们焐指甲:将花浆敷在指甲上,然后用枸叶包上,用线扎好。

  第二天一早,我们四个孩子醒得都很早,但醒后却没有一个人肯先将手上的枸叶去掉,尽管都很想看到自己的成果,又都希望自己能多焐一会儿,能比别人的更红。最后是哥哥先去掉枸叶的,十个指甲竟红若胭脂。我们于是很快去掉枸叶,八只小手比来比去,成为大人眼前最美丽的“花朵”。笑得最开心的,除我们四个孩子,就是大姨夫了。他将剩下的明矾包好又放回像架后面,说:“下次再用。”红指甲染成,居然一直不褪色,一直到长出新指甲。

  四十多年过去了,焐指甲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用枸叶。前几天我打电话问母亲,母亲说:“枸叶柔韧,不易破呗。”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