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934 期 2006-11-20
给生命让路
刘兴华 点击:2667
【字号 】 【 关闭
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每当我听到救护车从街道上急驰而过的“救呀!救呀!!”的警铃声,我就会想到又有一个病危的生命正通过我原来那个家拆建而成的急救通道,而走向平安,内心除多了一份祝福之外,还有无限的安慰。

  我原来的家就在本地一家大型医院的东侧,由于这几年城建发展较快,医院周围也建满了高低不同的建筑,加之近年车流量增加,原来医院仅有的一个正门根本无法满足进出医院病人的需要,特别是救护车的进进出出。于是医院想再开一个专为救护车使用的安全通道。于是医院找到我,希望拆了我的房子,从这里建一条安全通道。

  说心里话,我原先住的地方虽然只有三间平房,但院子却不小,更重要的是,我在院子里种植了大量争奇斗艳的花草,简直就是一个小型花园。院墙上爬满了郁郁葱葱的爬山虎,另外还有几棵我刚结婚时栽下的果树,现在都已经到了盛果期,每到金秋,飘香的果实便缀满枝头,生活于此,每天都如同喝了美酒一般陶醉。期间,也有数位商人曾找到我,给我开出诱人的价格,希望买下我这块地方,但我觉得钱再多,也买不到生活在这里的美好记忆和深深的情感,所以我连考虑都没考虑,都一一回绝了。

  可这次医院找到我,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呀,一时间,我竟没了主意。

  由于就生活在医院附近,救护车的声音自然听多了,但很少想到这声音关乎一朵生命之花是开放还是凋谢。同时他们还告诉我这样一件事。有一天的上班高峰,医院进进出出的车辆特别多,不长时间便把院门口挤了个水泄不通,恰巧此时有一辆救护车要出去救一位被货车撞成重伤的女中学生,因车不能及时出去而耽搁了十多分钟,就是这宝贵的十多分钟,一个花季少女,因为脑休克时间过长,而造成了严重的脑损伤,现在的智力水平仅相当一个三岁儿童。说到这里,护士长从挎包里掏出一叠照片给我看,照片上的女孩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有的是参加学校舞蹈演出时的留影,有的是和爸爸妈妈一块春游时的纪念,最打动我的是她在学校文艺演出时拉二胡的照片,她的头紧紧贴在二胡的弓弦上,仿佛倾尽了全部的神情和力气,让整个生命化成音符一般,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律在耳畔回响。看到这里,我再也不忍心看下去了,我是怕看到她以后的样子,那样的残忍别说是她的亲人,就是我这和她陌不相识的人也会为她难过的落泪。“我明天就搬!”当时我连条件也没提,就答应了医院的要求。那位护士长紧紧握着我的手说, 

  “您没有条件吗?”我含着泪摇了摇头说,“生命是不能讲条件的!”

  第二天,医院就派出十多个身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来帮我搬家,当时的场面吸引了无数好奇的目光。仅过了七天时间,我的家就变成了一条宽敞的120急救中心专用通道。

  自此以后,我不仅学会了让路,更从让路中体会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悟。如主动给婚车让路,我觉得是让出了甜蜜,如主动给消防车让路,我觉得让出的则是平安。而主动给老年人让路,那让出的则是慈祥和关爱了。一天一天,虽然让路多了,但我没感到让路的枯燥,而是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宽容和幸福。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