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副刊】  第 942 期 2007-03-10
迎 春 花
孙江林 点击:5557
【字号 】 【 关闭
  刚交上二月,报纸说南京的“隆冬”提前结束。最怕寒冷的我,忽然为没有感受到刺骨的寒冷、没有看到满天飞雪而匆匆走过一个季节生出许多的遗憾。
还在年前,还在寒假期间。
  送孩子上雅思课,在学府路下车,儿子指着路边的围墙说:“爸爸,你看!”透过围墙栏杆,看到的是居民楼房和楼房上零散挂着的几件衣裳。看什么呢?
儿子走近围墙,他被墙头栏杆下不起眼的几朵小花吸引住了。
  是迎春花!枝条稀疏而凌乱,但枝条上有两朵美丽的花朵,还有三两粒金黄的花蕾!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迎春花开了,春天开始了!
  忽然想到鸡鸣寺中科院南京分院的围墙,紧靠丁字路口的那面围墙,高约两米,在迎路的围墙拐角处,由内而外自墙上,自围墙内的柏树上,瀑布一样泻下数米宽的迎春花枝条,枝端与地面保持有一米多高的距离,早春时节,枝条上金黄色的花朵潮水般汹涌出来,大气磅礴,灿烂而素雅,谦逊又高洁;清香幽微,不扰君子;行人过此,莫不心动。我在想,早春时节途经此处的行者,定然会由此生出许多春天的感动,引出无数花季的联想。这面迎春花墙,是南京报春的一面旗帜。
  想到我的老家关中平原,想到儿时见到的迎春花,不是点缀在小区内外,园林湖石间,而是生长在沟旁塄坎,田间地头。北方的节气稍晚于南方,就像南方已开镰收割小麦,北方的麦子才开始着黄一样,关中平原的迎春花多放花于春三月。上学的路上,我背着书包与小伙伴们追着、跳着、嬉闹着一路向学校走去,忽然我看到路旁塄坎上一丛迎春花开了,北方风尘大,但新开的迎春花,洁净得让人不忍用手去触摸,于是便招呼同伴一起观赏,希望大家信守秘密,共同保护,但事与愿违,爱花不折花,自有折花人,而且这些迎春花,本来就不是人工种植,折了也白折。让人奇怪的是,这些迎春花,无人护理,有人糟践,居然年年开放。
  关中平原与南京相隔上千公里,但两处的迎春花却毫无差异:都是落叶灌木,老枝都是灰褐色,新枝为绿色,都是四菱形,花为金黄色,花冠5裂,先叶开放,具清香。弄不清楚的是,相隔千里,是南方的迎春花落根北方,还是北方的迎春花远嫁南方?想到北方人能到南方落户,南方人能到北方工作,答案便不解自明,更何况煌煌五千年中华文明,人员的迁徙与流动,早就载诸史册,只是迎春花太谦逊了,她的迁徙无人关注,也无人记载。
  不管迎春花在哪里,迎春花开了,春天就来了,小鸟的鸣叫已多出浪漫的旋律,那么人呢?让我们一起莫负大好春光,昂首挺胸,像迎春花儿一样,早一点从冬天的慵懒中振作起来,为春天添彩吧?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您的留言:
内容:
验证码:
署 名: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00-2010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