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1月09日出版  总第 1276 

国内统一刊号CN32-0801/(G)  中共南京大学委员会主办 编辑部地址:鼓楼校园小白楼二楼 
】  第
1275 期 2019-12-30
2019 的回望——南大记忆
点击:10
【字号 】 【 关闭

12 30 日,正值己亥年腊月初五。在回望 2019 的这个时间点,本报特辟 67 两版刊登我校 2019 届本科 毕业生的一组文字,和读者分享有关在南京大学成长、奋斗和陪伴的温暖记忆。 

仙林食堂 王心钇

民以食为天。在仙林,这个词还特指食堂,又根据食堂方位的不同,划分为四五六食九食十食十一食四食,就是学生第四食堂的意思。教工食堂另算,通常也不称为 食而称教工 一教工二,好像格外强调它与学生食堂的不同似的。其实除了碗筷上印的小字,教工食堂与其他食堂没 什么不同。 我曾在十食看到鬓发斑白的几位教授边吃边聊;在他们身后,一个男生小心翼翼地把篮球揣在怀里,过了一 会,想想还是用一只脚踩在座位底下比较舒服,正好可以把脸凑过去和同桌的朋友和看一场比赛直播;篮球轱 辘辘悄悄滚到过道的另一边去,那里一位阿婆正笑眯眯地侧身坐着,看小孙女把小胳膊贴在玻璃窗上玩。阳光 从那里照进来,被栏杆拆碎了,正好有一小束照在我的烤肉饭上,像溏心蛋黄在流动。 刚入学的时候,去 食三个字往往说的很轻快,好像一场探险。食堂在这个时候仅仅与脑海中一个大致的 位置相联。上午第四节课,下午第八节课的最后十几分钟,心思差不多已经飘到了窗外,沿着一条模模糊糊的 道路从仙二(仙林人的词汇。与仙一相对,分别代指两座教学楼);三楼飞奔下来,绕过半个操场,一脚 踏上电梯,长舒了一口气似的站定,是去六食;在电梯平台上拐个弯,到小店里买个冰淇淋后再不紧不慢地去 掀门帘,是去五食;沿着阶梯往下走到地下一层,是去四食;径直往宿舍的方向走,只是在一个常年飘着梧桐 叶的路口拐弯,是去九食;至于十食,则是每逢周五下午下了课才有闲情绕过图书馆犒劳自己的地方。 在仙林,在指食堂的时候,含义是很广泛的,不仅指食堂所在地,高高低低的那几座楼,也包含食堂周 围相当范围的一片空间。仙林人在形容这些区域的时候,往往是从食堂出发的。四五六食前,是指体育馆 到四五六食堂之间的一段距离,甚至包含一条小马路;把海报贴到十食那里,是指把海报贴在是十食堂到 第十三、十四栋学生公寓附近,便于住在那里的学生也能看见;对一个人说今天我可能要去十一食了,他/ 她一定会惊讶地对你说:真远呀!你是正好有什么事情要去哪里吗?凡此种种,对甫至仙林的人来说不免 有点匪夷所思,对仙林人自己则倍感亲切,好像这些食堂也会认识人,与它相熟了,便自来亲人。 我在仙林与五食、九食最熟,与其他食堂则生分些。偶尔走进这些生分的食堂,不独对窗口的菜色,碗筷的摆 放位置都不甚熟悉,对那一排排的桌椅有时居然也会感到彼此充满警惕似的,只得胡乱指了几个菜,匆匆忙忙 地吃完就溜之大吉。与五食、九食相熟,主要是因为羊肉面。 记得考完最后一门专业课的那天上午,十点多钟我就走进了食堂。食堂里安安静静的,空无一人,窗玻璃的角 落还些微可见早上没有化尽的霜。我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一个人吃羊肉面。我很慢很慢地咀嚼着,好像试 图通过一份食物回到初至南大的那段时光。

大学心电图陈依琳

大学四年,大概就像一幅心电图,乍一看,在平稳之中缓慢前进;仔仔细细看两眼,能看到欢欣鼓舞或者失落 低沉。但这些情绪的激烈起伏在不久之后就都过去了,因此当我想要写下我的南大故事时,就面临着类似  笔忘字的尴尬处境:有太多人与事,满怀展示欲地在我脑海中雀跃。 梅贻琦先生说,大学之大在于大师。我的南大,正是与大师接触交流的故事,仰其风采,取其精华。南大的学 术风气之浓厚,使我得以安心在杜厦这座象牙塔里拜读学问,甚至连诺贝尔奖得主也成了近在咫尺的人。我记 得刚入学那会儿,学长特意 醒我们,吃饱喝足回到宿舍的时候,要往告示牌上花花绿绿的海报多看上两眼, 那里藏着一堆大师,而其中很多人,兴许这辈子就只有这一次见面的机会。我想,南大给予我的大师资源不止 于珍贵,更在于这其中的真挚,从课堂到课外,所得到的有关于导师和前辈给予的关怀与帮助的记忆,历久弥 新。从大师们身上获得的知识或许不能永久地留存,但这份亦师亦友的情感,以及习得的关于如何做人的学 问,却在今后的日子里留下了烙印。 我与四年的同学伙伴朋友们共享了许多意义非凡的重要回忆,其中不乏放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也会显得格外 高大上的事情。但还有一些,譬如避开了宿管阿姨的巡视,偷偷摸摸跑到附近宿舍,几个人用功率不能再 低的小锅子煮了像是火锅一样的东西,然后怀着激动而且心虚的心情分了杯羹——最后发现并没有熟透。诸如 此类放不上台面的事,印象之深刻清晰,实在使我没有办法忽略不计。

几天前遇到大三的学妹,她对我说,当年接他们入学的这一届学长学姐要离校了,还多有不舍。似乎我们在大 三的时候,面对即将离校的我们上一届,也多有眷恋。然而当我自己将要毕业时,在不舍之外,却有更多更复 杂的情感,交织糅合,五味杂陈。 总而言之,我的四年大学生涯能够在南大度过,是一件万分有幸的事情。固然,每一所高校都有她独特的底蕴 和风采,但是能够在这里,在仙林和鼓楼之间记录下我的南大故事,就足以使我怀念此生。 不懈奋斗中书写人生华章。这都是作为南大青年的一员的我应该谨记在心的。

关于自我的发现 陈雪倩

曾经我是狂热的文学少女,钟爱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却在各种因缘际会之下来到了社会学专业。 起初我并不满意这样的安排。所幸南大拥有最为自由开放的选课、听课制度和极其丰富多彩的学生社团活动, 这些已经足以填补我内心对于学科专业的些许失落和怅惘。 大一的时候由于自身兴趣比较广泛,也没有非常明确的学习目标,我选修了很多跨专业的课程,就像在狭长的 洞穴里探路一般,我在黑暗中经历了漫长的摸索后才逐渐领会到本专业的魅力。在大一下学期我参加了一项长 期志愿活动,主要工作内容是通过社会调查来记录一个即将消失的南京老镇的百年历史。在作为志愿者的一个 学期中,我逐渐开始意识到,知识与实践并不是相互隔绝的,我在学校中所习得的专业知识,完全能够被运用 到实践中去,更好地帮助我们加深对于这个社会的理解和认识。不知不觉地,我逐渐建立起对于本专业的学科 认同感。 在此之后,一个最为直观的改变是,我对专业课的学习越发上心。正因为开始意识到了专业知识的意义和价值 所在,我不再漫无目的地选课、串教室,而终于开始扎进一个学科体系中进行系统地训练和学习。 社会学的学习主要分成理论和方法两大块。前者注重抽象思考能力和逻辑思维的训练。由于社会学学科的去 中心化趋势,我们不仅需要阅读大量本专业的著作,还要结合其他专业的知识进行跨学科的探索。而后者则 囊括了许多实用性的信息收集方法,其中既有偏数理方向的统计、编程能力,也有更加接地气的沟通、访 谈和察言观色的技巧。 从前我不善于与形形色色的陌生人打交道,而社会学研究方法帮助我迈出了关键的一步。犹记得大三上学 期由于一项课程作业的需要,我和同组五个同学在新街口分发问卷,在多重现实性打击之下,我们仍然坚持完 成了预定的调研任务,从一开始逢人拒绝便恼羞成怒,到后来的不卑不亢、游刃有余,玻璃心终于进化成 了钢铁侠。包括后来在异国他乡开展的国际调研也是如此,从一开始跌跌撞撞地应付陌生环境所带来的不 适和尴尬,到后期逐渐放松乃至于开始享受这段并不轻松的行程,这亦不失为一种成长。 南大自由而严谨的学风不仅让我找回了读书学习和探索社会的热情,也让我有机会接受到完整的学科训练。在 这里,我学习到了全新的视角和科学的方法去认识和理解我们所在的这个社会,我也遇见了许多可敬的师长, 他们对于学生的关切不是简单的知识传授抑或是生活、学业上的具体指导,而是来自顶层的、对于个体生命价 值的激发,或许用唤醒来形容更为贴切。

排球生涯孙平

比分定格在 13:25,大比分 0:3,院系杯男排决赛我们再一次溃败给化学。当主裁吹响终场哨,我怔住了, 呆呆地站在那里,一时间没有任何思绪,只觉得心空落落的。
2019 年,我们搬到了鼓楼校区,这里位于市中心,烟火袅袅,车水马龙,竟让我忘记了自己只剩下一个月的 本科生活了。而这一场比赛,也是我们大四这一批白银一代的谢幕之战。 在南京大学的四年,排球一步步融入我的血液,而这四年的学习生活也和排球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反过来说, 四年的排球生涯也是我四年本科生活的一个侧影。 时间回到四年之前,我拎着行李箱走进仙林校区:这里绿树成荫,中央大道笔直而宽阔,处处写满了青春,写 满了活力。我懵懵懂懂的踏进南京大学,怀着憧憬,规划着大学四年丰富而充实的生活,我加入了学生会,加 入排球队,同时刻苦钻研着知识。而对于排球,由于我没有任何基础,故需要从头开始,就像我大一的生活一 样,第一次开始自我管理,第一次开始自主学习,一切都是崭新的,我除了学习书本知识,更要学习如何自主 生活。但幸运的是,我认识了一批耐心负责的老师,善良热心的学长,热情友爱的同学,在排球上,高年级的

学长学姐从最基本的垫球开始,从头开始教我排球技能;在生活上,我和同学们互相督促互相学习,抱着一颗 学习的心态摸索着大学生活。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再加上一起进队的队友们的共同学习,我们一点一点适应 着,进步着。 一年时间很快过去,我们也从最低年级的一批变成了学长学姐。在数学系学生会,我留在了学科部担任部长, 我开始统筹管理各项活动,开始学会协调人事安排。在排球队,我担任了队长,开始组织训练,开始和其他各 队协调比赛。面对一批学长们毕业大四学长也搬去了鼓楼,我们也不得不首发上场。但技术上我们是稚嫩的, 于是,在每一个临近黄昏的排球场,你总会看见我们几个在垫球,在扣球,一个季军一个亚军,我们无惧,因 为我们还年轻,场上首发的我们才大二大三。 大三,我来到了香港中文大学交换,我开始体验一种不一样的生活,冷却了一开始的激动,我缓过神来,为了 融入当地生活,我开始学习粤语,为了跟上全英文课程,我花更多的时间。一个人的生活总是落寞的,但又是 因为排球,我结识了在港中文打球的朋友,我尽力保持自己的状态。当我交换回来,正是淘汰赛八进四,面对 对面的小组第四,我们苦战五局最终输掉了比赛。这也成了大四学长们的最后一场比赛,赛前我们都没有料到 这个结局。带着遗憾与不舍他们也毕业了。 最后一年成了我们最后唯一的机会,我们把学弟们锻炼起来,从小组赛到淘汰赛我们没有轻视任何一个对手, 最终挺进决赛,再次面对化学。决赛现场,几个毕业的学长们也来给我们加油指挥。然而,结局却是惊人的相 似,对面的狂轰乱炸我们束手无策,几乎没有抵抗之力。 有人说遗憾有时也是一种美。但是,我从不曾觉得比赛输就是一种失败,就像我们更享受赛后一起合照,和来 给我们加油的学长打野球。 大雨终将停下,而我更青睐雨中奔跑的自己,就像即将毕业的我们,回首四年的点点滴滴,总会情不自禁的笑 起来。

我与南大 吴榕榕

记得大一的懵懂入校,一切都如此新鲜,每天都能认识新鲜有趣的人。也第一次有了小小对 自由 的体 悟。从当初两点一线的高三生活,每天沉浸在语数外物化里,一下子一个全新世界在面前展开。有了那么多的 选择,你可以去跳街舞,可以打篮球,可以演话剧,可以潜心科研,也可以拓展视野 ...你可以全心全意地做 自己。 数学系有很多让人敬佩的先生们。不论是一丝不苟、行云流水的课堂,又或是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小智慧,还有 闲谈时讲述的数学史上的奇闻逸事。上他们的课总是一种享受,行云流水般的感受,都让人体会到知识的美 妙。他们每个人都有很高的学术成就,但却无比的亲切,和学生的交谈中都会透露着一股谦逊。 到朋辈压 力,可能你会觉得是一个很伤脑筋的词。但是进入数学系让我把他看作是一件积极的事情。在数学系你会真正 见证各路大神,上课时脑筋永远转的比你快,题解永远有新思路,更神奇的是他们还比你努力。仿佛永远不缺 动力,不缺挑战,不缺竞争。我,四年来作为一个我系小透明,仍旧非常的感谢能够遇到这么好的和同学们, 在迷惑的时候给我解答,低落的时候给予陪伴。他们的真性情,有话直说,从不拐弯抹角,让我能够有想象 力,有热情的去面对生活。 在大一的戏剧鉴赏通识课上,老师带着我们读埃斯库罗斯,读莎士比亚,读契诃夫 ......让我们懂得什么是自由 的灵魂,什么是戏剧之美。 后来,我陆陆续续看过许多话剧,比如让你懂得仁慈而坦然的接受每一个人的残 缺与卑微的《我是月亮》:我们每一个灵魂都会被生活中的各种不幸撞击得坑坑洼洼,就像被无数陨石撞击过 的月球一样,但是月球自有它存在的理由,它有它美好的故事与神秘,或许,换一个方式观望 ,我们便会 发现它其实很美。 我没有选择我的欲望,但我试着去理解它们,这让我很幸福 , 可爱的诗人的果实的 《安 戈涅》。我觉得是戏剧,让我的人生更加丰富,也让我对南京大学有了更立体的感知。 课余生活,我还加入了南京大学数学系网球队。不得不说,网球带给了我很多:数学系网球队大家庭的学长学 姐都特别优秀,给了很多学习和生活上的建议。有幸在大三上学期加入南京大学代表队参加了南航组织的 太古杯 ,最终获得了团体冠军。面对赛点时的紧张心情,以及最终取胜的集体荣誉感,很好的锻炼了我的 抗压能力和意志力,我想我会珍藏这段回忆。同样的,我也有幸见证我的男朋友篮球院系杯夺冠,现场的激情 飞扬,攻防转换,全系球迷大喊:数学系,防守,数学系,攻一个!当每个人的欢呼凝聚在一起,场上的球员 也仿佛进入一种磁场。恍惚间觉得我们好像都置身于 部电影的现场,但这确实是真真正正存在着的,以我们 为主角的生活呀。

抬头一看日历,惊觉还有最后三十天可以维持南京大学本科生的身份。就要离开那条一排梧桐树的路,离开敬 重的老师,离开可爱的朋友们。好像还没有离开就开始想念。前方的路有无穷多的可能性,大家一定一定要记 得多回家看看哦。我们永远都是南大人。

四季回忆

黄博文

刚上大学时,宿舍的夜聊话题常常是关于高中的一些记忆,那时和舍友互相调侃说,喜欢回忆是开始衰老的象 征。后来从 个时间节点开始,大家的话题逐渐变成了关于未来和前途,生活的大部分精力留给了向前奔跑; 只有在 些瞬间,思绪无意中走上了分叉的时间线,那些过去的画面才会带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浮现,如同一场 记忆深刻的电影在脑海中重放一般,那耳边的声音,鼻中的气息,心中的感受是如此真实。 关于春天,银幕上的场景是清晨的仙林校区教学楼。春日的空气中还带着冬天残留的凛冽之风,但太阳已逐步 开始显现它的威力,透过思善堂的落地玻璃窗,在灰色的地砖上留下一层橙黄色的光。带着高考精英的光环, 开始学习托福,开始加入学生会,开始参加晨读等社团活动;随着春天一步步地前进。 关于夏天,时间节点却是在 1 月到 2 ——当时我通过学校的社团渠道,前往斯里兰卡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海 外志愿者之旅。那一个月的旅行有无数美好的回忆可以写:医疗机构中大眼睛的儿童,可以挂在门边享受海风 的海边火车,三教融合的科伦坡等等,以至于我至今还将其视为大学生涯中最愉快轻松的一段时间。在那些个 暑气渐消的傍晚,我都像是会坐在那个小厨房中,透过阳台望去,是科伦坡层层叠叠的民居以及天边玫瑰色的 晚霞,音乐从阳台飘出,逐渐消融在热带的空气中。那时就像是春天经过奋力生长的树木,尽情地享受着夏日 傍晚的宁静平和。

关于秋天,地点在大洋彼岸——17-18 学年第二学期我在美国交换,如今看来也是相当折腾了。在度过了大学 一半的时间之后才惊觉,自己离当初定下的目标却已渐行渐远。没有足够高的 gpa,也没有亮眼的科研经 历,我似乎已经预见到申请季的惨状,却碍于脸面仍不想放弃曾经定下的留学的目标。罗曼罗兰曾说过世界 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本质之后依然热爱生活。我还没有到如此深的境界,却也 逐渐接受自己只是一个资质平凡的人。当天气好时,在校园里就能眺望到 个著名地标,我会沿着路一直走, 直到它消失在地平线上。 关于冬天,回忆中是有温暖阳光的冬日午后,是透过鼓楼校区林荫大道的枝桠洒下的光斑,是夜晚汉口路冒着 热气的夜宵摊点。保研在经历波折后确定了去向,至此才发现之前都是被各种外力推搡着前进,却没有机会停 下来仔细思考过自己的职业规划,生活规划。通过这难得的无压力的闲暇时光,我确定了今后研究生阶段所攻 读的方向以及职业发展的道路,我会在每个周五下午去重学放弃了多年的画画,我会每天自娱自乐学习一会儿 电吉他......和普普通通的自己妥协,但仍保留了一丝小小的幻想。这样的想法就像是冬日里的暖阳,给叶 子凋零的树木以希望,毕竟冬天也快过去了,马上又要迎来下一个春天了呢! 南大四季的回忆里最温暖的其实是每一个过程中相遇相识人——例如军训时认识的昊霸;例如斯里兰卡之旅中 认识的 Jane 学姐和她男朋友;例如在美国时常与其探讨问题的翟兄;.还有很多,如辅导员,我的室友,同 学等等,在 NJU 的四年,我对每个和我的轨迹产生交集的相遇都心存感激。 电影终有散场之时,四季却是每年轮回永不停止。2019,在南京大学的这个四季篇章即将翻过,不论欢喜, 遗憾,我都十分感谢母校 供的舞台,而那些岁月经历也将化为墨水,让之后书写的一笔一划更坚实有力。

我的 NJU 伊修源

有些事在当年就刻骨铭心,有些事在当初不那么起眼,随着记忆渐渐了然于胸。 作为物理学院的本科生,仙林的两年和鼓楼的两年色彩大概都是不一样的。入学军训头几天,第一次离家躺在 宿舍床上时,有已经记不清的一瞬间想哭的感觉。那年杨振宁来南大讲座,我还翘了正课去看。那次物院百年 院庆,满足了一个新生极大的心理荣誉需求。 第一个冬天的第一场雪是晚上在宿舍的阳台上看到的,我听到宿舍楼上一片欢呼,推开玻璃门看到一层小雪落 在庭院植被上,记得雪后的空地有一只水灵水灵的眼睛红晶晶的小雪兔和遍地的 NJU 我爱你。在校会几年, 从干事到副部长,同学之间热乎热乎的活动让我看到南京大学让人喜悦的包容,年轻有为的希望。春节的时

候,我在家里给家人看着南大微信和网上的推送拜年,知道天南地北的同学在南大一起学习生活是多么温暖难 忘。我觉得南京大学的人就像一家人一样。 两个超市就在三栋楼下,打完球跑完步回来路上买一瓶冰镇的灌。那一阵子,课程设置的数学物理课程大都是 基础的,几百年前的经典。GPA 心心念念,为了多 0.01 个绩点就算跑一千跑吐了也是值得的,电磁学作业 改六遍也是要改的,否则会良心不安的,会在杜厦图书馆学习都时而纠结的。虽然是基础课,并不是轻松如 斯。好多同学纠结在老师所谓 Too Boring 的问题上,挣扎一阵子搞懂了,自嘲啊我终于听懂他在上课的开 头在说什么了,可后面呢?

图书馆总是温度舒服,学习舒服,小憩舒服。物院男女比 4:1,即便如此,到现在我也不认为自己认得出几 个本院的女生。暑假到北京和新街口准备 GT 考试,不管到哪也是挂着南京大学大一大二本科生的牌子,我认 为自己有本事做好,于是就做好了,虽然过程并非不坎坷。 在鼓楼校区这里,四大力学和统计物理渐渐上线,也有超导、非线性、金属与半导体这些上世纪以来的几个主 流方向。我接触到自成体系的、相对完善的理论实验体系,有些深入学习的热情动力。初学,掌握全面知识已 经应接不暇,也不会认真思考背后的框架本质问题。这些框架结构在日后的科研题目进程中一次次重复的想, 令人倍感愉快的是,毕业的时候也没有完全清晰。我想这也是此后的工作核心所在。 我的物理知识,阅历,情感,记忆,正承自 NJU,并将行之更远。

南大故事

黄瑜

站在 2019 年回首过去,刚进入南大的情景还是那么记忆犹新:我记得那个帮我拖着箱子去报到处的学姐,我 记得哥哥帮我铺床的背影,我记得看到新室友时的腼腆,我记得在方肇周体育馆听新生报告的兴奋。时间充满 魔力,它教会我成长、奋斗和陪伴的意义。
 我的南大故事和一门课有关。 我来自贵州的一个小县城,大一的时候我以
都已经上大学了不可以再读死书为借口,开始放松专业课程的 学习。这样的后果就是成绩几乎在七八十分徘徊,然后我也接受了这样的自己,直到有一门课改变了我。因为 曾经听学长学姐笑称过生理生化必有一挂”,修生物化学课时我有点暗自较劲,想着别人都说他难,那我偏要 学好。所以对于生化课,我认真听讲、课后认真整理、考试 前准备,结果意外地考到九十几,也收获了很多 的知识。我是从那门课开始有自己不应止步于此的感觉,人一旦有了信念,后面的学习也就渐入佳境了。 所以我的大学关于生化这门课,也关于自信,关于成长。

我的南大故事和一栋楼有关。 南大给我们 供了宽敞舒适的宿舍,可口平价的食堂,方便快捷的超市,清澈干净的泳池......但是我最爱的还 是那栋名叫杜厦的图书馆。有人说大学应该做的三件事是:读书,带着思考读书,带着思考读很多很多的书。 图书馆应该是每个南大青年四年大学时光中记忆最深刻的地方之一。我忘不了自己背着电脑去自习区温习专业 课 ppt 的紧张,忘不了坐在休闲区的沙发上读《了不起的盖茨比》的悠闲,忘不了和一群人挤在在门口背诵 近代史的嘈杂......所以我的大学关于图书馆这栋楼,关于思想,关于奋斗。
 我的南大故事和一群人有关。 大学时代的友情珍贵而纯粹,我感谢在这里遇到人们:和我一起在迎新晚会上表演的小品小分队,复习到凌晨 一点饿了一起吃泡面的室友,
......所以我的大学关于这群人,关于青春,关于陪伴。 这就是我的南大故事:关于成长、关于奋斗、关于陪伴。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19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