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20日出版  总第 1284 

国内统一刊号CN32-0801/(G)  中共南京大学委员会主办 编辑部地址:鼓楼校园小白楼二楼 
】  第
1284 期 2020-05-20
半亩方塘一鉴开 ——读《方延明文化三论》
点击:27
【字号 】 【 关闭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郭光华

 

2019年末的假期,在这己亥庚子交接点上,武汉突然爆发疫情。为响应号召,只能宅在家中,自我隔离。通过手机,有人关注事态,有人吐槽无奈,有冷玩笑说此时才明白孕妇坐月子为什么会得抑郁症。而我此时有幸读到方延明教授的大作《方延明文化三论》(中华书局,2019.12),真有如沐春风之感。

《方延明文化三论》(以下简称《三论》)精选了方教授40年学术研究成果40余篇,梳理成了三块:论新闻文化、论中国传统文化、论数学文化。是谓三论。看上去这三块的学术边界似乎不甚相邻,但在方教授的大文化视阈下,它们之间会有某种结缘,都在以相知的眼光打量着对方。这部多学科交融的著作,不仅在学术上就有着独特的品质,在治学精神与方法上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限于篇幅,本文仅就后者谈点体会。

首先是它的学科大视野。大视野当然得益于大文化。人类文明的所有成果都是文化的积淀。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说,视野越宽广,看问题就越有高度。比方说新闻这门学科,曾饱受有术无学之垢病,因此还有保卫新闻一说。但真正懂新闻的人,都会觉得新闻不可能没。然而新闻之学何在?被誉为新闻界少有的通才、曾任人民日报副总编辑的梁衡先生是这样表述的:新闻有学,学在有无中……它的学问被化掉了,化作似有似无,化在了政治、经济、文学、艺术、哲学、科学以及各种专业知识和生活知识之中,化在各行业、各种人身上。言之有理,但作为学科的阐释,还不能满足于这样一种诗性的表述。方延明在《三论》中有多篇文章对新闻学的学科体系、理论体系作了系统而深入的探讨。他提出新闻学的学科场域所谓新闻学的学科场域,无非是各种结缘于新闻学科的相关学科之间,所存在着的一个时空关系和网络环境。就新闻学来讲,在它的场域里,包括哲学社会科学方面如文学、历史学、哲学、政治学、社会学、文化学、心理学、美学、管理学、广告学、营销学等;理工方面如数理统计、概率论、信息科学、计算机科学等学科。这样一个新闻学的场域,每个相关学科在其中都是有明确内含和力量的,有生气,有潜力。这与梁衡关于新闻的本质是信息,但它又是文化的探索,可以说是殊途同归。然而方延明的探索不止于此,他提出了学科体系的概念,及它与多学科的联系中产生的衍生概念。这样既抓住了新闻的学科内核,又解释了它为什么又被在各专业、各行业之中了。在多学科的支撑中将新闻学科体系大厦的四梁八柱给架构了起来。

其次是它的研究多视角。多视角与大视野十分关联的。从思维方式来说,大视野是发散性的,由内向外探究,重点在于学科的外延性;多视角是聚敛性的,由外向内考察,侧重于解释学科内涵。比方说对数学学科内涵的考察,方延明梳理了历史上诸多关于数学的定义,从符号学、哲学、科学、逻辑等学科、以及集合、模型、结构、工具、审美等诸多学说的视角,全面考察了数学的学科内涵,提出:从学科结构看,数学是模型;从呈现形式看,它是符号;从其指导性看,它是方法;从使用价值看,它是工具……学术研究中的文化意识,就是要揭示学科之间的联系,并且从这种联系中去辨析某一学科的核心与边界。在《三论》中,多视角的学术考察作为一种习惯贯穿全书。如关于孔子思想研究,方延明通过多个角度梳爬出了四个来源,由此概括出孔子思想的四个组成部分:源于民本主义的的思想,源于宗法制的的思想;无过无不及的中庸思想;天下为公的大同思想。正如《三论》中引用了西方一位著名的数学家的话:没有数学,我们无法看透哲学的深度;没有哲学,人们也无法看透数学的深度;而没有两者,人们就什么也看不透。借助多个他学科的视角,如将来自不同学科的光源打在某一研究对象上,可以较全面地透析学术研究中的疑难问题。借助钱锺书先生谈博喻的说法,这算不算也是一种车轮战法

最后,从治学精神来看,《三论》紧密联系时代,敢于研究现实问题,在研究上有着强烈的问题意识。从实践中发现问题,将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是本书的又一特点。方延明说:我认为,治学还是要经世致用……一个学者要想做出一点点成绩,必须基于对时代大潮的思考,认识时代,理解时代,紧紧依附于时代,舍此别无他途。如《非均衡条件下的中国藏语媒体发展问题研究》,源于他在藏区基层媒体采风时的触动。他了解到我国藏语新闻媒体发展中的困难与问题,迫切需要提高其传播影响力,就成立课题组,直接向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写信反映情况,呼吁作为国家行为立项研究。又如《什么样的作品、怎样才能获得中国新闻奖》一文,就是作者参加中国新闻奖评审时,针对有些参评稿件质量问题的思考。他的见解得到时任中国记协主席田聪明的高度评价,还促成了中国记协专门建立了审核委员会的机制。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三论》的学术价值,得益于方延明教授本人的治学经历与知识结构。他毕业于南京大学数学专业,留校后从事宣传工作,后任校报主编。写了二千多篇新闻报道,不少上了《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大报的头版头条,采写南大校友吴健雄的报告文学还被《新华文摘》全文转载。他还先后策划报道过许多在全国有影响的新闻。获得过江苏省优秀新闻工作者”“戈公振新闻奖。此间还应南京大学老校长匡亚明之邀在中国思想家研究室工作过两年多时间,系统研究过孔子等人的思想,发表了20余篇有关中国传统思想研究的论文。此后又从事新闻教学与科研工作,担任南京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对新闻与传播学科建设和理论问题有了更为集中的思考。此外,在业余爱好方面,方教授在书法、绘画、奇石鉴赏等方面都有相当的水平。从学者的知识结构来看,方延明教授这一个案,尤其在新闻学研究领域中非常难得,又非常可贵。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19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