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20日出版  总第 1284 

国内统一刊号CN32-0801/(G)  中共南京大学委员会主办 编辑部地址:鼓楼校园小白楼二楼 
】  第
1277 期 2020-01-17
围炉煮雪夜读书
点击:10
【字号 】 【 关闭

横冲直撞的寒

风,带走了枝头的最

后几片枯叶。乡村的

屋檐冻矮了,溪水冻

瘦了,寒冷的长夜,

没有红泥小火炉可以

取暖,我们只能早早

地钻进被窝里睡觉。

飘雪的夜晚,

明亮的雪光透过古朴

的木格窗,耀得满屋

里亮堂堂的。翻来覆

去睡不着的时候,想

象着家里有火炉的同

学,一家人围坐在暖

烘烘的炉火边,烤着

花生、葵花籽,聊得

热闹,心里越发地渴

望拥有一台亲切的红

泥小火炉了。

哥哥升入初三那

年,功课有些紧了。他每天晚上都要

坐在三抽桌边,学习两个小时。父亲

母亲坐在温暖的火炕上,看着哥哥一

个人伏案读书,冻得通红的右手几乎

攥不住钢笔,写作业费时费力,很是

心疼。他们商量了好几天,终于从乡

里的铁匠铺买回来一台崭新的火炉。

父亲用早就剁碎的烂麻绳掺了些红

泥,把炉膛糊严实。抽开门框上塞着

的谷草,把铮亮的烟囱顺到门外。还

没有点火呢,我们就围着火炉吆喝起

来,这个要烤地瓜,那个要烤葵花籽,

同样开心的父亲母亲一一笑着答应。

煤炭太贵了,父亲只买了一小堆,

每天吃完晚饭,才会点起火炉。通红

的炉火舔着水壶,噼噼啪啪地炸响,

我们一家人团团围坐在火炉边,小声

地说话。哥哥坐在三抽桌边聚精会神

地学习,写出的字不再歪歪扭扭,非

常漂亮。赶上有雪的夜晚,院子里明

晃晃的,炉火也明晃晃的,兴致很高

的父亲和我们一起吟诵窗含西岭千

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大雪压

青松,青松挺且直。”“风雨送春归,

飞雪迎春到。”……我们诵读的声音

虽然很低,但是每一个字都冒着热气

似的,特别暖心。

过了腊八节,大雪一场接着一场。

一个周末的晚上,我们都写完了作业,

七手八脚地拿了几块紫红的地瓜,放

进红艳的炉底烤着,齐齐地围炉而坐,

听哥哥给我们读《江南的冬景》。

在北国过过冬天的人,总都道围炉煮

茗,或吃煊羊肉、剥花生米、饮白干

的滋味。而有地炉、暖炕等设备的人

家,不管它门外面是雪深几尺,或风

大若雷,而躲在屋里过活的两三个月

的生活,却是一年之中最有劲的一段

蛰居异境;老年人不必说,就是顶喜

欢活动的小孩子们,总也是个个在怀

恋的,因为当这中间,有的萝卜,雅

儿梨等水果的闲食,还有大年夜,正

月初一元宵等热闹的节期。

哥哥刚读完第一段,父亲来了兴

致。他去院子里挖了干净的积雪放进

小铁锅,在炉子上烧开。找出待客用

的茶壶,放进一点大叶子茶,用沸腾

的雪水泡出一屋子的清香。正在纳鞋

底的母亲也来凑热闹,把她藏着过年

的花生和葵花籽捧出来一些,放在炉

子上烤。吃着甜糯的烤地瓜、焦脆的

烤花生和葵花籽,品着雪水泡制的香

茶,听读着优美的诗文。

幸福的生活,过得飞快。2020

年的第一场雪,已经覆盖了我的城市。

窗外,雪花簌簌而落,室内,鲜花朵

朵盛开。头发落了雪一般的父亲,仔

细地泡了一壶上好的普洱茶,洗了一

盘我爱吃的水果,抱着他的《唐诗

三百首》,坐在落地窗前的茶桌边,

乐呵呵地邀我和母亲一起品茶赏雪。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19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