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20日出版  总第 1284 

国内统一刊号CN32-0801/(G)  中共南京大学委员会主办 编辑部地址:鼓楼校园小白楼二楼 
】  第
1265 期 2019-09-20
月饼飘香
点击:19
【字号 】 【 关闭

秋风一起,又到了一年八月中秋节了。

犹记儿时,一进八月,东北乡下老家就陆续开始抢收庄稼。秋忙时节,中秋节就算不上节了。买上一包老家那手工打的五仁月饼,煮上几个咸鸭蛋,便算过中秋节了。

月亮才爬上山窝窝里的柳梢,堆满玉米的庄稼小院里便铺满了银白的月光。我火急火燎地翻出了那包五仁月饼。母亲说她牙口不好,咬不动月饼了。父亲说他从小就不喜欢吃甜的。我缠着他们不依不饶,硬往他们嘴里都塞上半块,算是尝了鲜,剩下的月饼便统统的都归了我。

我悠然地坐在泻满月光的玉米堆上,静静地倾听庄稼院中的草虫们浅吟低唱,捧着一个香甜的五仁月饼,美美地细品。那一口口的月饼香啊,至今似乎都还萦绕在嘴边……

后来,我走出了那个山窝窝,上学工作结婚生子,老父亲过世后,老母亲因为故土难离,在城里也住不习惯,便一个人在东北乡下老家生活。一年又一年,来了又过去,不知不觉已经在外漂泊了二十几年,当年那个曾经坐在玉米堆上吃月饼的懵懂孩童,早已经两鬓斑白,人近中年了。

半个月前,老母亲打来电话,她说买了几斤老家那里手工打的五仁月饼,用快递给我们寄过来了。可快递中间出了点状况,几经交涉,老母亲的月饼在国内转了近半个多月,终于邮到了。

我迫不及待地拆开层层包装,密封在塑料袋里的月饼竟然早已经长了一层白毛。白白地又荒费了老母亲一片苦心,我摇着头无奈地苦笑着。可又怕母亲心疼,我把长了毛的月饼像小时候那样捧在手里,坐在沙发上,摆出了个夸张的造型,让女儿拍一张照片给老母亲发了过去。

老母亲在手机里看到我们吃上了家乡的月饼特别激动,她兴奋地说等明年一定早点让我们吃上老家的五仁月饼!唉,就是邮费比月饼都贵!

看着视频里早已满头银发风烛残年的老母亲,我的心里竟一阵酸楚。手中那跋涉千里的月饼,还残留着一缕老家谙熟的清香,一时竟感觉儿时还恍如昨日。中秋节一过,一年的岁尾又在望了。那缕渐行渐远的月饼香啊,可能就是我这个漂泊在外的中年男人一缕剪不断的乡愁吧!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19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