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20日出版  总第 1284 

国内统一刊号CN32-0801/(G)  中共南京大学委员会主办 编辑部地址:鼓楼校园小白楼二楼 
】  第
1267 期 2019-10-10
浓浓韭花香
点击:20
【字号 】 【 关闭

中秋前夕,姐姐打来电话,问我过节回去不回去,说是给我准备了新腌的韭菜花。仲秋时节,正是韭菜花盛开的时候。洁白的韭花,夹带着黑色的韭菜籽,做成韭花酱用来佐餐,是种绝佳的美味。知道我从小爱吃韭花,所以每到这个季节,姐姐都要从自家地里韭菜地里揪一些最好的做成韭花酱,专等我回去时带走慢慢享用。

母亲在世时,韭花酱都是她老人家亲手腌制。如今,姐姐把这份情重如山的母爱承接下来,让我继续感受着母爱的温暖。姐姐腌韭菜花的手艺是跟母亲学的,味道自然如出一辙,不仅鲜香四溢,让我品尝到的更满满都是家的味道、亲情的滋味。

汪曾祺有篇名为《韭菜花》的散文,其中写道:曲靖韭菜花是白色的,乃以韭花和切得极细的、风干了的苤蓝丝同腌成,很香,味道不很咸而有一股说不出来淡淡的甜味。曲靖韭菜花装在一个浅白色的茶叶筒似的陶罐里。凡到曲靖的,都要带几罐送人。我常以为曲靖韭菜花是中国咸菜里的神品。而唐末杨凝式更是留有一副千古名帖《韭花帖》。杨凝式一日午睡醒来,恰逢有人馈赠韭花,非常可口,遂执笔以表谢意。该帖高26厘米,宽28厘米,共763字,字体介于行、楷之间,布白舒朗,清秀洒脱,被誉为天下第五行书。看来,韭菜花在我国不仅受用的范围极广,而且颇有食用的历史。

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们老家人做韭花酱的方法与配料,与汪曾祺写的略有不同。记得母亲腌韭菜花,总是要挑那些朵大、既有白花又有黑籽的来做,母亲说这种花腌出来味道才最足。母亲先是把白花边上的干花一点点择掉,然后洗净晾干。通常要晾上一宿,第二天韭菜花上挂着的水份都挥发完了,母亲变魔术般地不知从哪摸出几只大雪花梨,洗净去核,和韭花放在一起,剩下的梨核则成了我的牙祭。一切停当,母亲用竹篮提着韭菜花和梨,带上我和姐姐去推碾子。随着石碾的滚动,韭菜花的香味顿时四散开来,让人垂涎欲滴。几圈下来,韭菜花就碾好了,直接收到搪瓷盆里。回到家,在韭菜花中撒上大把的盐、倒上点白酒,当时就能吃了。到后来,村里的碾子没了,母亲专门买了一台手摇的绞肉机,用它来绞韭菜花。

我曾问过母亲,腌韭菜花为什么要放梨?母亲说,韭花加了梨就不那么辣了。后来我想,这可能只是原因之一。过去人们没有那么多韭菜花,加点梨会更出数。何况梨里的糖份,会为韭花提鲜。这种做法,似乎比汪曾祺所说的神品更神!

腌韭菜花不仅味道鲜美,而且耐存放。因此我高中住校时,便成了当家的菜肴。一个大棒子面饼子,稀稀抹上层腌韭花,吃得蜜甜蜜甜。如果再用麻油调一下,则吃出了神仙般的感觉。高中毕业后外出做小买卖,干粮换成了白面大饼,就得菜还是这韭菜花。不光清口、开胃,而且给老乡要碗开水,挑一筷子韭菜花放进去一搅和,便是一道口味极佳的

而如今,生活条件大大改善,天天鱼呀肉呀,更需要偶尔用腌韭花调节一下口腹。再说常人爱吃的涮羊肉,离了韭菜花这道佐料,那味道会大打折扣。更何况,韭菜花富含蛋白质、脂肪、糖类、矿物质和多种维生素以及食物纤维等,有助于疏调肝气、增进食欲、增强消化功能,有散瘀活血,行气导滞的作用,实为居家佐餐的神品。

韭菜花,是秋天送给我们的礼物。浓浓的韭花香,弥漫在金色的季节里,埋藏在时光的记忆里,飘散在美好的生活里。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19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