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20日出版  总第 1284 

国内统一刊号CN32-0801/(G)  中共南京大学委员会主办 编辑部地址:鼓楼校园小白楼二楼 
】  第
1267 期 2019-10-10
红薯香里忆流年
点击:92
【字号 】 【 关闭

母亲托人给我捎来一大袋红薯。

我把红薯洗净,放进烤箱里,把温度调到250度,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满屋都是红薯香。因为有了这个味道,这个冬天,顿时感觉很温暖。

去年,红薯成熟的时候,妹妹来我家,给我捎来母亲种的红薯,我放烤箱里烤熟了,孩子们都说味道好。我尝了尝,可不是,味道比外面卖的烤红薯还要好。一连几天,我都做烤红薯给孩子们吃,一小袋红薯,没几天就吃完了。于是给母亲打电话,问家里还有没有,母亲遗憾地回答,说种得少,没有了,等明年多种一点。

没成想,今年母亲种了两亩地的红薯,全是我爱吃的那种又嫩又脆的。红薯成熟的第一时间,她就拖人捎了一大袋给我。

有了烤箱,吃上烤红薯极其方便。挑几个个头差不多的洗净,放烤盘里一溜儿排开,一次能烤七八个。这样烤出来的红薯,又香甜又卫生,很适合在冬天里当小吃。当手里拿着热气腾腾的红薯,整个身心都温暖了。满屋都飘着又香又浓的红薯味,那味道,幸福而甜蜜。

吃着香喷喷的红薯,很多关于红薯的往事,便一股脑儿地涌现在眼前。

记得儿时,到了冬天,每天做饭的时候,母亲必定在灶膛里丢几个小红薯,灶膛里的火大,不到半个小时,半斤重的红薯准能烤熟。但因为火大,很容易烧糊,隔一阵就要把会红薯从灶灰里拨出来看看,好在母亲时时惦记,我又贪吃,红薯刚熟的时候,我便守在灶膛门口了。烧好的红薯软软的,要小心翼翼地把它从灶膛里拨出来,撕去外面烧得黑乎乎的皮,便可以美美地吃上了。这时候,满屋都是红薯香,我一边吃,一边听母亲唠叨:好好学习,将来走出大山,吃上比红薯好吃百倍的东西。

在那个年代,没有什么零食,烤红薯就是我们的零食,红薯又易保存,能吃上一整个冬天,家家又都能烤红薯,烤红薯跟吃米饭一样普通。所以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野外,都能吃上香喷喷又饱腹的烤红薯。

那时候,在野外烤红薯,还别有一番情趣。我们在外面玩累了,便在红薯地里,扒拉几个红薯出来,再捡一些枯树枝,把红薯埋在里面烤。慢慢地边烤边玩耍,如果闻到了红薯香味,大家便停下来,围坐在火堆边,这时候,有人提议唱歌,有人提议讲故事,热闹一阵过去,用树枝把红薯扒拉出来,便可以美美地吃上一顿了。这时候烤出来的红薯,即使没太熟,也是相当抢手的。大家你一个,我一个,像吃山珍海味一样幸福。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但依旧满屋都是红薯香。那熟悉的红薯香味,不仅是家的味道,更是爱的味道。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19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