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20日出版  总第 1284 

国内统一刊号CN32-0801/(G)  中共南京大学委员会主办 编辑部地址:鼓楼校园小白楼二楼 
】  第
1268 期 2019-10-20
洋姜花
点击:69
【字号 】 【 关闭

早晨的风湿冷薄凉,阳光下的露珠寒光四射,老屋园子里的一片洋姜花却开得一年比一年繁盛,一朵一朵温暖的小太阳似的,热情地点亮了深秋的寂寞。

比洋姜花矮了足足一大截的我,总是傻傻地想象着洋姜花会和向日葵一样,结满香喷喷的葵花籽。每年洋姜花开的时候,我总是在地里找来找去,满身裹着甜蜜的清香忙碌。直到白色的霜花覆满了绿叶凋落了花朵,我盼望的葵花籽一粒也没有看到的时候,我就会非常失望地跺脚,把洋姜棵跺得东倒西歪。慈爱的母亲笑着我的幼稚,拿了铁锹把洋姜棵连根刨出。一嘟噜一串的洋姜堆在深褐色的土地上,在阳光下闪着白亮亮的光芒,唤醒了我朦胧的记忆。满脸的沮丧被眼前的惊喜取代,我忙不迭地捡拾着洋姜,开心的笑声随风飞上高高的树梢,那些枯黄或者半绿的叶片也瞬间变得生动了起来。

新鲜的洋姜,母亲洗净切丝,粗粗的大盐粒用大擀面杖压碎,均匀地洒进洋姜丝里搅拌,脆生生甜丝丝的,是吃玉米饼子最好的下饭菜。如果碰巧哪个孩子感冒发烧不爱吃饭了,母亲就切两个洋姜,偷偷地磕一个鸡蛋炒熟,藏在里屋吃个碗底朝天后,钻到被窝里睡上一觉,香甜的梦境里常常开满了金黄的洋姜花,暖暖的馨香四处弥漫。

剩余的洋姜,母亲洗净晾干后放进咸菜缸,码厚厚的一层洋姜撒上薄薄的一层粗盐,再码厚厚的一层洋姜撒上薄薄的一层粗盐,直到缸满为止。等到屋檐上悬挂着的几根喇叭花茎冻得硬邦邦的,洋姜就开始入味了。母亲蒸玉米饼子烀地瓜的时候,我们就去缸里捞出几块洗净,在满屋的热气里一口玉米饼子一口咸洋姜,咯咯吱吱吃得满头冒汗。母亲开心地看着她的孩子们,再次拖了铁锹去刨剩下的洋姜了。

霜下得越来越厚,地皮已经开始上冻,母亲的脚下就得用了十二分的力气。好不容易刨到地块最中间的洋姜,母亲却不刨了。她用铁锹把周围的土块往中间扒拉平整,再用脚踩实。我曾经很是疑惑地问过母亲,那些洋姜长得也很好的,为什么不要了。母亲说不是不要了,是留作种子。

绵绵的秋雨飘过几场,聒噪的蝉鸣渐渐远了。一些高高低低的雁声排过高远的天空,脚下的落叶无奈地蜷曲着堆积成离别的姿势。我在园子里种下的洋姜花热烈地盛开了,一片一片细长的花瓣上,点点露珠晶莹着耀眼染心的金黄。在这湛蓝如洗的天空下,我痴痴地想着,这些透明的心里包裹着的,应该都是一粒一粒浓得化不开的乡愁吧。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19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