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30日出版  总第 1272 

国内统一刊号CN32-0801/(G)  中共南京大学委员会主办 编辑部地址:鼓楼校园小白楼二楼 
】  第
1271 期 2019-11-20
秋风起白果香
点击:10
【字号 】 【 关闭

白果是银杏树的果实。在吾乡,银杏树,乡人谓之白果树,是现存种子植物中最古老的孓遗植物。白果除了入菜做羹汤,药用外,吾乡还有另一种吃法,就是将之炒熟了当零食吃。在我童年时,吾乡山坡沟渠里有片银杏林,原本在夏季滋润的丰腴碧绿的叶子,在秋风的吹拂下,白果树叶子变枯黄时,犹如片片的黄金叶挂在树梢,满眼的金黄。阵阵的秋风吹过,白果伴随着片片金叶飘落地面。

山里人家喜欢捡白果炒熟当零食吃,又香又脆。儿时,我总是站在深秋的银杏树下,捡拾白果。白果捡回来,倒在水桶里用水浸泡。经过浸泡的白果散发出一种臭味,用力在水中搓揉,使其肉、果分离,挤去包裹在白果外层的肉质种皮。然后把漂浮起来的白果捞起再清洗,心头洋溢着满满的收获感。捞起的白果倒进竹蓝,晾晒在院子里阳光下。白果肉中有种果酸的物质,具有一定腐蚀性,长时间接触会引起皮肤过敏。有时,没在意手指两侧和背面痒痒的,出现脱皮症状,过一两天就能自愈。晒干的白果,母亲背着去供销社换成钱币,为我们购买回学习用品。

冬天,经营炒白果的小贩,照例出现在村子里。在小巷的墙角处歇下担,而后一手拉着风箱,一手拿锅铲不紧不慢有节奏地炒起白果来。锅铲和锅底摩擦碰击的伴奏声,伴着炒熟的白果香,在村子中弥散开来。引得馋嘴的孩子,纷纷跑回家,央求父母炒白果。炒熟的白果,如碧玉般绮丽,通体碧绿透明。轻咬间,细腻柔软,糯中带香,微甜中带着些苦盈盈。然恰是这丝丝苦味,吃起来反倒有番别样的清味,是最原始的味道。

白果是我国唯一可以药食两用的上等坚果。《本草纲目》记载入肺经,益肺气,定喘嗽,缩小便,止白浊。的功效,现代医学确认有抗菌消炎杀虫、改善呼吸系统、改善循环系统、清除自由基、抵御衰老的作用。白果有这么好的药用价值和营养价值,喜欢它的人自然不少。饭店里,常被用作炒菜的点缀,颇能平添几分清素雅致。最普遍的烹饪方法是白果炖鸡和白果炒虾仁。历史上有名人雅土将它当作礼品馈赠。北宋诗人梅尧臣《答友人》中云曰:鸭脚类绿李,其名因叶高。南宋诗人杨万里也留有未必鸡头如鸭脚,不妨银杏伴金桃的佳句。诗中的鸭脚指的就是银杏。

白果,沾点苦味的清芬,更原始,更浓郁,更地道独特的味道,美了舌尖,美了生活,美了整个秋天。

 

 

 

 


本文最新10条评论: (以下留言仅表达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南京大学报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本期点击排行榜
总点击排行榜
南京市汉口路22号 邮政编码:210093 电话:025-83592727 
©2019 《南京大学报》版权所有  最佳显示效果1024*768